生龙活虎的芬兰朋克摇滚

芬兰朋克摇滚从七十年代诞生到2015年杀入欧洲歌唱大赛,出人意料的精彩故事连连不断。我们不妨来回顾一下。

阅读文章

芬兰重金属组合享誉国外,粉丝无数,而最近几十年来芬兰朋克摇滚也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借芬兰朋克摇滚组合PKN(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参加欧洲歌唱大赛之机,我们不妨来回顾一下芬兰朋克摇滚出人意料的精彩故事。

语言是芬兰朋克最独树一帜的特征,大部分本地组合都只唱芬兰语歌曲。就节奏感而言,芬兰语非常适合朋克常有的强势风格。而芬兰朋克音乐本身则又往往旋律感极强,比欧洲其他各路朋克流派都要更胜一筹。 

许多芬兰原创朋克音乐的粗犷临场风格,令本地组合——尤其是硬核组合——在海外相似的文艺圈中找到了知音,影响力最远一直波及到南美洲。

芬兰朋克诞生于1977年左右,第一波黄金时代一直延续到1984年前后。如今的芬兰朋克正快速步入中年大叔的年龄,而且略有些出人意料地正在进入第二春,大有雄风重振之势。

示威与道德恐慌

硬核组合Terveet Kädet 1980年在芬兰拉普兰崛起,至今仍在不断巡演。

硬核组合Terveet Kädet 1980年在芬兰拉普兰崛起,至今仍在不断巡演。摄影:Terveet Kädet

和在其他许多国家中一样,“性手枪”(Sex Pistols)在芬兰朋克的早期阶段也产生过重大影响。这支英国组合原定于1978年1月18日在赫尔辛基演出,但是芬兰最大的报纸《赫尔辛基日报》上的一篇文章点燃了火药桶,再加上对朋克音乐有伤风化的成见,引发了各种青年组织发起抗议示威,其他社会团体也加入了进来。结果“性手枪”组合的工作许可在芬兰内务部部长本人的干预下被拒签,演出被迫取消。

这场道德恐慌不但让芬兰朋克们找到了公敌,而且反倒增加了曝光度。不过朋克运动的种子其实早已播下了。

芬兰第一张朋克专辑于1977年发行,名为 I Really Hate Ya (我真的恨死你了):组合叫做 Briard,由 Pete Malmi 和 Andy McCoy 两人组成。后者后来因成为 Hanoi Rocks 组合的主要歌曲作者和主吉他手而闻名遐迩。

在此后几年中成功发行专辑的其他组合还有:号称“芬兰朋克教父”的 Pelle Miljoona,朋克谐星 Eppu Normaali、Sehr Schnell、Sensuuri,以及芬兰第一波朋克组合中极少数以英语演唱的组合之一 Widows(“寡妇”)。

这一时期的风格十分多元。初期的音乐旋律就相当多姿多彩,歌词倾向于浪漫与诗意。芬兰朋克的初创阶段,反而是最为“后朋克”的。DIY先驱 Ypö-Viis 将粗犷的音效与Buzzcocks 的流行时尚风相结合。Sensuuri 在旋律感方面也已达到了相似的纯熟度。

芬兰朋克遍地开花

Teemu Bergman 领衔 Pää Kii 组合,而且还参与了许多其他朋克项目。

Teemu Bergman 领衔 Pää Kii 组合,而且还参与了许多其他朋克项目。摄影: Vesa Moilanen/Lehtikuva

第一代芬兰朋克中最伟大的组合或许要数Ratsia,这支组合一开始很明显秉承的是伦敦朋克的衣钵,但到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开始逐渐转向叙事诗(epic)风格。到最后,他们的曲风听上去就像是一支朋克组合徜徉在斯普林斯汀(Springsteen)式梦境里神秘的“雷霆之路”(Thunder Road)上。

早期芬兰朋克运动的丰富和活力匪夷所思,几乎每座乡镇都有一两支朋克组合涌现。芬兰流行音乐界下回见到这般场景要一直等到2000年代之初,那一次是说唱乐大红大紫的年代,而且后来也形成了一个以芬兰语演唱为主的流派。

到八十年代时,朋克开始朝硬核转型,而且齐齐转向更强势、更少旋律感的风格。芬兰硬核组合以重摇滚面目示人,非极端不走,这一波当中的许多组合如今仍然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来自拉普兰托尔尼奥(Tornio)的 Terveet Kädet 至今仍然活跃,曾经受其影响的组合数不胜数,其中也包括巴西的 Sepultura 在内。Rattus 独树一帜,全然特立独行,以略偏金属的音效为招牌,现在还在录制作品和演出。Kohu-63 组合若不是成员之一锒铛入狱,在国际舞台上的发展恐怕无可限量。Kaaos 也是八十年代初期最具传奇色彩的硬核组合之一。

Svart Records 唱片公司位于芬兰西南部城市图尔库,在时隔30年后,仍能靠重新发行朋克摇滚乐经典作品的乙烯基唱片赚钱,而且顾客遍布世界各地。

欧洲歌唱大赛及其他

PKN(Pertti Kurikka的名字日,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是一支全部由患有学习障碍或其他障碍的人士组成的朋克组合,他们赢得了代表芬兰参加2015年欧洲歌唱大赛的荣耀。

PKN(Pertti Kurikka的名字日,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是一支全部由患有学习障碍或其他障碍的人士组成的朋克组合,他们赢得了代表芬兰参加2015年欧洲歌唱大赛的荣耀。摄影: Susanna Alatalo

关于1985后朋克摇滚,大家所公认的真相是:他们的确有点江河日下了,尤其是整个九十年代,佳作寥寥。这种观点现在到了重新审视的时候了。

2005年前后,芬兰朋克摇滚开始复兴,呈现出风格百花齐放的局面。经大量创作歌曲的 Teemu Bergman(包括Pää Kii、Heartburns、Kytänsoittajat),Lähtevät Kaukojunat,以及为一家美国公司录制专辑的 The Splits 等的推动, 从不计其数的朋克音乐项目中涌现了充满魔力般诱惑的歌曲。硬核口味仍当仁不让,并出现了 Perikato 和 Maailmanloppu 等新组合。

2015年欧洲歌唱大赛的芬兰参赛组合 PKN 多年以前就已经开始向外界传递芬兰朋克复兴的信号。Seksihullut、Kivesveto Go Go、Nyrkkitappelu、The Achtungs、Maakuntaradio、Valehtelijat 等无数鲜为人知的组合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芬兰朋克依然健硕,这状态貌似还能保持相当长的时间。

           

Arttu Tolonen撰写,2015年4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