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朋克PKN闯入欧洲歌唱大赛

今年代表芬兰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组合相当特别,已经引起了全球媒体的纷纷关注。

阅读文章

今年代表芬兰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选手相当特别,已经引起了全球媒体的纷纷关注。

欧洲歌唱大赛(ESC)举办至今已逾六十载,如今每届比赛都能吸引2亿观众观看,泡泡糖流行乐和甜腻腻的情歌历来最受青睐。2006年是一个例外,这一年芬兰怪兽重金属组合Lordi——首支获得参赛资格的硬摇滚组合——以ESC史上优势最大的得票数一举折桂。

截止撰稿时,在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排行榜上,今年参赛的芬兰选手在40位/队参赛选手中排名暂居第二,很有希望再创新纪录。

这支四个大男人的组合“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意思是“Pertti Kurikka的命名日”,方便点就叫“PKN”吧)凭单曲“Aina mun pitää”(差不多就是“我总是必须”的意思) 在芬兰国内选拔赛中胜出,获得了代表祖国参加五月下旬在维也纳举行的决赛的资格。

表达对社会的不满

观看描写PKN乐队征程的纪录影片《朋克综合症》预览。

PKN不仅是首支参赛的朋克摇滚组合——也不仅是他们表演的是欧洲歌唱大赛史上最短的参赛曲目——而且四位乐手全都有学习障碍或其它障碍,包括自闭症。这支组合是2009年在赫尔辛基的一家特殊需要训练中心内组建的。自那时起,PKN走遍了欧洲和美国,因2012年真实到赤裸裸的纪录影片《朋克综合症》一炮打响,在全世界声誉鹊起。这部纪录片还赢得了摆满一柜子的奖杯。

纪录片展示了利用朋克音乐表达对社会制度的不满情绪的一群人。主唱Kari Aalto吼着“我不要生活在体制中/我要活得有尊严”以及“我讨厌议会/我憎恶这世界”之类的歌词。

吉他手Pertti Kurikka有时候会有语言障碍,但他一弹起吉他便大放光芒,并且创作的歌词、写的诗和画的画全都直白露骨,有时会令人如坐针毡。他的一些作品已经在国际上发表,在摇滚和流行文化网站“The Quietus”等网站上都有他的专栏。

乐队组合的成员们坚持不因为参赛ESC而改变自己的风格。所以,到时候看到四个邋里邋遢的中年男人身穿皮夹克在ESC迪斯科舞厅般光彩陆离的场景中吼着七十年代风格的朋克,你千万别以为自己穿越了。

媒体捕捉到了PKN的真朋克精神

假如说欧洲电视网歌唱大赛的风格是软绵绵温吞吞的话,PKN就好比是一把手提钻机。

假如说欧洲电视网歌唱大赛的风格是软绵绵温吞吞的话,PKN就好比是一把手提钻机。摄影:Sony Music

偏离流行乐主流十万八千里的边缘组合,将要硬闯ESC温吞吞软绵绵的舞台,消息一出,媒体哗然。

早在PKN拿下芬兰冠军之前很久,美国朋克宗师级组合Dead Kennedys就曾向他们Facebook上的150万粉丝推荐了关于PKN的一个故事。发表在Death and Taxes网站上的一篇文章赞扬了PKN,不过作者错误地写道,这支“组合中的成员全都是唐氏综合症患者”。网友评论说这支组合彰显了原创朋克音乐真正的“人人都能行”和反权威主义的朋克精神。

新西兰3News称他们是“参加欧洲歌唱大赛的第一支纯朋克组合”,而多伦多《星报》则说“我觉得大家都会投芬兰一票。”热门美国网站Buzzfeed附和道:“他们真的很厉害。”阿拉巴马州伯明顿的Fox News电视台热烈推荐PKN的“一首神曲,长度只有1分25秒。”

罗马尼亚报纸《真理报》写道:“这支独一无二的组合的入围,可能将从此改变娱乐圈中残障人士的形象。”

一路走进芬兰议会

连芬兰议会似乎都感受到了PKN赢得ESC参赛资格后的“余震”。

连芬兰议会似乎都感受到了PKN赢得ESC参赛资格后的“余震”。摄影:Markku Ulander/Lehtikuva

与此同时,英国《独立报》的报道误导了读者,称PKN参加ESC大赛“是为了引起公众的关注”。在接受BBC的采访时,贝斯手Sami Helle对此不以为然。

“改变公众的态度不是我们的第一目标。”他说。“我们的第一目标是进入到决赛圈中,好好表演一番,把音乐弄好才是第一位的。因为音乐对于我们就是天下第一大事。”

不过,一直说自己想从政的Helle,最近访问了芬兰议会,和议员们大谈《联合国残障人士权利公约》。芬兰议会就是在这一天,经过了七年的耽搁,终于通过临时决议加入公约。

“在这个国家里我从来没感觉到平等,今天是我人生中重要的一天。”他说道。“我们一直在等待这一天。”

 

Wif Stenger撰写,2015年3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