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辛基设计周:全球聚焦芬兰

2017赫尔辛基设计周的主题是“问与答”(Q&A),因此我们采访了几位设计界的芬兰人,请他们讲讲设计究竟为何那么有意思。

阅读文章

北欧设计享誉世界,芬兰设计师们在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芬兰设计舞台上好戏不间断地上演,不过其中的高光时刻,是在每年的初秋时节。

北欧设计享誉世界,芬兰设计师们在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芬兰设计舞台上好戏不间断地上演,不过其中的高光时刻,是在每年的初秋时节。

芬兰是世界设计周联合组织的第一任主席国,该组织覆盖了世界各地50个设计周与城市节活动。在赫尔辛基设计周期间,来自这些国家的代表们将参加9月14日至15日举行的世界设计周峰会。峰会期间将举办多种活动,其中包括观众与国际设计大咖们当面互动的DesignCommons。

安娜·阿兰科(Anna Alanko):设计师、插图画家、色彩大师

设计横跨艺术与商业两个世界:安娜·阿兰科为冰激凌品牌哈根达斯创作了这一图案。
照片提供:安娜·阿兰科

问:你的原动力来自于哪里?推动你前行的是灵感还是纪律?

答:我觉得是两者的结合。我工作非常自律,但我也很容易生厌,所以为了保持既有动力又有灵感的状态,我在工作过程中就必须注入发现与游戏的成分。在与不熟悉的材料打交道或学习新技能时,我往往容易迸发灵感。

问:赫尔辛基设计周对芬兰艺术家和画廊拥有者有多重要?

答:作为北欧最大的设计盛会,赫尔辛基设计周无疑是芬兰最重要、最综合性的设计相关活动之一。芬兰设计师可借此机会获得国内和国际的更多关注,同时也能拉近设计师与客户之间的距离。这是一件大好事!

问:你的下一个设计项目是什么?

答:我正在为一个英国乐队做封面设计,还在为瑞典、美国和日本的客户设计表面图案。最近我还开始涉猎3D,这对我而言是全新的体验,让我大受启发。将来我希望能够在插图和图案中将3D元素与有机、梦幻风格的表面设计相融合。

马蒂·比谷亚姆萨(Matti Pikkujämsä):肖像画家、插图画家、画廊拥有者

芬兰设计师马蒂·比谷亚姆萨表示:创作依赖于“激情与好奇心”。
照片提供:马蒂·比谷亚姆萨

问:你是怎样创作艺术作品的?

答:我的创作依赖于激情与好奇心;我大部分的工作积累都在写生簿里,是只给我自己看的。我每时每刻都能见到激发灵感的元素,这会让我进入到良好的工作状态中。工作是一种享受。作为肖像画作者、插图画家兼图案设计师,我只是一名谦卑的仆人。我希望带给人们快乐,但不是以张扬直接的方式。

问:你对赫尔辛基设计周的未来发展有怎样的期待?

答:我希望设计周能够持续举办,并拓展到芬兰设计尚未涉足的、出人意料的领域。设计周不应仅限于设计工作室内,而应当渗透到各个角落。我希望人们开始将“设计”视为一种思维方式,而不仅仅是装点门面。设计师自己就首先要改变思路。

问:你目前正在忙些什么?

答:我正在做一本书和相关产品,叫做“治疗杯”(Cup of Therapy)。我和丈夫五月份注册了Instagram账号,发展得非常快。这本书今年十月份将由Otava出版社出版,T恤、马克杯等周边产品也将很快跟上。

卡里·考克曼(Kari Korkman):赫尔辛基设计周创始人兼CEO

DesignCommons大会上的演讲嘉宾有(左起):Sync Project的Marko Ahtisaari;MVRDV的Winy Maas;Studio Swine(全称Super Wide Interdisciplinary New Explorers,“超宽泛跨学科新兴探索者”)的 Alex Groves 与Azusa Murakami;以及LOLA 景观设计师事务所的Cees van der Veeken。
照片提供:世界设计周峰会

问:担任世界设计周联合组织主席国,对芬兰而言意味着什么?

答:我们对受到这种认可应当感到自豪,不过最根本的问题还在于芬兰设计师应如何学习善于利用国际网络。设计周活动将各个方面的人士聚集到一起:市政当局、高等院校、非政府组织、设计师、制造商、零售商、媒体、当地消费者等。世界设计周为芬兰设计师群体提供了高价值的联系网。

问:赫尔辛基设计周举办至今,你对所取得的成就有何感想?

答:我们不那么喜欢“向后看”。我们绘制了一幅大蓝图,将自己视为这个行业的伙伴,也是其他有关各方的合作伙伴。所有成就都是这种伙伴关系的成果。我们依赖于设计行业所创造出的内容,如新鲜的创意、新颖的产品等。

问:你对未来有何展望?

答:对于有一些趋势我是不以为然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正在抬头,比以往更甚。创意与创新与这些趋势格格不入。新思潮与新理念只能诞生在开放与合作的氛围中。

 

撰稿:David J. Cord,2017年8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