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欧洲歌唱大赛

芬兰组合PKN冲击朋克音乐的最终前沿

我们采访了芬兰朋克组合PKN,请他们谈谈参加一年一度、以媚俗著称的欧洲歌唱大赛的感受。

阅读文章

我们采访了芬兰朋克组合PKN(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请他们谈谈代表芬兰赴奥地利维也纳参加2015欧洲歌唱大赛(于5月19-23日举办)的感受。

朋克摇滚自上世纪七十年代问世以来,已经以各种形式渗透到了流行文化的诸多领域,从儿童音乐,到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都能见到朋克的影子。

欧洲歌唱大赛是一直以来都在苦苦抵抗朋克逆袭的少数舞台之一。从巴尔干说唱乐(Balkan rap),到欧陆舞曲(Eurodance)歌剧,但凡江湖上有名号的流派,全都曾经在欧洲歌唱大赛上各领风骚过一阵,然而这项赛事媚俗的固有倾向和对“货物崇拜”式美学全心全意的推崇,却构成了抵制朋克摇滚的坚强壁垒,因为后者是以街头文化质朴而真实的元素作为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

2015年之前,朋克与欧洲歌唱大赛一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直到2015年2月28日,芬兰海选的结果出炉,从此改变了历史。在进入欧洲大赛环节之前,各国都要先进行国内海选。

聚光灯下的荣耀时刻

E与欧洲歌唱大赛的其他参赛选手相比,PKN的乐风“很特别,当然是从好的角度而言”,贝斯手萨米·海勒(后排右)如是说。

E与欧洲歌唱大赛的其他参赛选手相比,PKN的乐风“很特别,当然是从好的角度而言”,贝斯手萨米·海勒(后排右)如是说。摄影: Sony Music

PKN(Pertti Kurikan Nimipäivät)是首支在欧洲歌唱大赛上登台亮相的朋克组合。该组合的成员是首批登上欧洲歌唱大赛舞台的有学习障碍的表演者。他们的主打曲目《Aina mun pitää》(大意为“我总是必须”)时长1分25秒,也是欧洲歌唱大赛举办以来长度最短的一首参赛歌曲。

现如今,这支中年大叔四人组早已对蜂拥而至的国际关注习以为常了。关于这支组合的纪录影片《朋克综合症》上映几年以来已经成为国际粉丝心中的神作,而PKN组合本身巡演的足迹也已经走遍了欧陆和英国。

然而,所有这些还是不能和欧洲歌唱大赛为这支组合带去的关注度相提并论。在接受了整整一天的连番采访之后,轮到我们的访谈时,原本非常健谈的主唱卡里·阿尔托(Kari Aalto)已经显出疲态。在我们开始采访时,他走出房间抽烟去了。于是这一次基本上是贝斯手萨米·海勒(Sami Helle)在回答我们的问题。

宣传任务让这几位大叔忙得不亦乐乎,他们几乎都没时间准备在维也纳举办的歌唱大赛了。

海勒说道:“我没时间做任何别的事情了。有时间的话,我很想看看其他选手的演出,看看谁是我们最强的对手,因为我们是如此特别,当然是从好的角度而言。我猜想来自英国、荷兰,还有西班牙的选手应该是相当难对付的。这几个国家的足球也都很强。”

我问起他们各自对欧洲歌唱大赛留下的记忆。

“看过这套演出之后,我得出的结论是:如今这比赛已经太商业化了。”海勒表示。“这原本是一场纯粹的音乐比赛,但现在舞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

芬兰摇滚后继有人

“参加比赛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有机会见到我的偶像之一弗雷迪。”海勒说道。

“参加比赛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有机会见到我的偶像之一弗雷迪。”海勒说道。摄影:Antti Aimo-Koivisto/Lehtikuva

其他人也都纷纷表示赞同,认为这些年来比赛的焦点已经从音乐转向了别处。在历届欧洲歌唱大赛单曲中,海勒和吉他手佩尔蒂·库里卡(Pertti Kurikka)两人最喜欢的是同一首歌:1976年芬兰选手弗雷迪(Fredi)的参赛歌曲《Pump Pump》。

“参加比赛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有机会见到我的偶像之一弗雷迪。”海勒说道。

“耶,弗雷迪太牛了。”库里卡附和道。“我小时候就有那届比赛的录音带,里面就有《Pump Pump》这首歌。我还见过他呢,当时他就在那。”

说起历年来个人最爱的单曲,鼓手托尼·瓦利塔罗(Toni Välitalo)选中的是PKN自己的作品《Aina mun pitää》。

“这不算是‘历年来’的作品啊,托尼!”海勒吼道。“你难道就没有最喜爱的老歌吗?”

瓦力塔罗承认说自己还是比较喜欢Lordi的《硬摇滚哈利路亚》(Hard Rock Hallelujah),那支乐队是2006年欧洲唱歌大赛的芬兰参赛组合,属于怪兽重金属。对瓦力塔罗而言,这至少是激发他参赛的部分原因。这个想法其实是曾经和组合合作过一段时间的卡勒·巴亚马(Kalle Pajamaa)和戴沃·湄基涅米(Teuvo Merkkiniemi)首先提出的。

海勒指着库里卡说道:“然后,就因为这家伙对欧洲歌唱大赛有点入迷了,于是我们全体都被卷了进去,尽管我一开始还是有所保留的。不过只要能以音乐为先,让歌曲本身来传达我们的讯息,那我就满足了。”

烟雾机也可以一用

吉他手、也是组合名称中“PK”缩写的由来佩尔蒂·库里卡,对自己的“明星”身份显得不为所动。

吉他手、也是组合名称中“PK”缩写的由来佩尔蒂·库里卡,对自己的“明星”身份显得不为所动。摄影: Susanna Alatalo

这么说,PKN没有伴舞、没有烟火特效什么的也行吗?

“噢,你做梦吧!”萨米大声说道。“不可能的!我们在欧洲歌唱大赛芬兰海选赛(UMK)上用了一架烟雾机,我希望在欧洲决赛上我们可以用上两到三台。我要很多很多的烟雾!观众看不到我们了才好!”

我问瓦力塔罗在大赛选拔流程中是否享受整个过程。“我们表现不错。”他说。“于是我们就赢了。获胜的感觉真的很好。”

海勒表示,对于他们现时的处境,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说:

“难以想象我要代表自己的祖国去参加一个已经连续举办了60年的大赛。而且今年刚好是60周年,我们代表的是芬兰。芬兰已经是第49次参加大赛了。假如我们赢得冠军的话,那么下一次参赛的芬兰选手就将是第50支/位芬兰代表,而明年【2016年】的决赛也将在赫尔辛基举行!”(欧洲歌唱大赛总是在上届冠军所来自的国家举办下届决赛。)

许多人问PKN,他们是否会是“Lordi第二”,指的是2006年参赛并赢得大奖的那支芬兰组合。

他们的回答是:“不会!我们就做PKN!”这支组合只按照自己的风格行事。

采访接近尾声了。主唱卡里·阿尔托回到室内合影,不过看上去还是很疲惫的样子。他说他的最爱还是那首《硬摇滚哈利路亚》。还有他想去卡里奥(Kallio)喝个痛快——这是赫尔辛基的一个街区,以乱糟糟闹哄哄而闻名,正是朋克摇滚乐手的好去处。

Arttu Tolonen撰写,2015年5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