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之夏怎能少得了露天戏剧

芬兰的夏季短暂而又精彩,芬兰人总想尽情品尝每一秒的滋味——这其中也包括对夏季剧场的钟爱。

阅读文章

夏季露天剧场的传统是点子层出不穷的芬兰人创造出来的典型“复合物”:结合了对文化的本能的热爱,以及充分利用每一秒难得的好天气的决心。户外几乎24小时日光不断,谁还愿意坐在漆黑一片、没有窗户的剧院里?而且谁说在户外就没有好戏可看了?

夏季露天剧场的亚文化可以形容为一系列令人愉悦的元素的结合——芬兰人的古怪精灵、“西苏”精神(芬兰民族特有的坚毅品格)、自力更生的草根文化,以及集体的怀旧。夏季露天剧场的项目人人参与其中,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或去当了志愿者,或至少是去捧了个场。无论天气如何,留下的记忆总是温暖和快乐的。

据2017年的估计,芬兰全国各地开设了约400个夏季露天剧场。其中有二三十个是瑞典语的,其中包括在各港口巡回演出的船上剧院(Teaterbåten)和南海岸附近拉塞博格(Raseborg)城堡里的演出,还有许多是百分百的业余“戏班子”。相当多的演出是业余爱好者与专业演员平分秋色的混搭阵容,整个项目从头到尾是真正的社区活动。

专业演员和业余票友合作搭戏,上演的往往是稀奇古怪的节目,而“票房”的多少往往取决于距离首都和其他城市的远近,一般离得越远收益越少。许多人愿意投入他们的业余时间,动辄几百个小时,参与夏季剧场的制作。而芬兰人的普遍想法是,尽管天公不见得总是作美,还是会纷纷买票去看露天戏剧,穿的不是高跟鞋就是橡胶雨靴。戏剧制作的整个过程本身就是艺术,与五一节(Vappu)庆祝野餐的组织筹备不相上下。

戏剧性的场地

夏季露天剧场的亚文化可以形容为一系列令人愉悦的元素的结合——芬兰人的古怪精灵、“西苏”精神(芬兰民族特有的坚毅品格)、自力更生的草根文化,以及集体的怀旧。尽管天公不见得总是作美,芬兰人仍纷纷买票去看露天戏剧,穿的不是高跟鞋就是橡胶雨靴。如上图坦佩雷的比尼奇夏季剧场。
摄影:Laura Vanzo / 坦佩雷旅游局

在夏季露天剧场(芬兰语为kesäteatteri)的体验中,场地往往是重要因素之一。芬兰最著名的露天剧场的地点,大概要数赫尔辛基南港外的芬兰堡海上要塞了,那里的环境营造出独有的历史氛围。2019年芬兰堡的夏季剧目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名作《东方快车谋杀案》,出演剧中大侦探波洛一角的是近年来在芬兰国家剧院舞台上几乎“常驻”的克里斯托·萨尔米宁(Kristo Salminen)。

“我自己、我的两个女儿和她们其中一人的教父一起去芬兰堡夏季露天剧场的开幕之夜,这已经成了我们的夏季传统了。”记者安娜·埃克霍尔姆(Anna Ekholm)说,“现在他们搭了个顶棚。不过以前不管天气怎样,我们一直都会去,无论下雨刮风还是天晴都没关系。而且我每年夏天享用的第一顿烤香肠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埃克霍尔姆在芬兰中部小镇海梅居洛(Hämeenkyrö)长大,去坦佩雷市内松林覆盖的比尼奇(Pyynikki)山下看一场独一无二的旋转剧场的演出,是她最珍贵的童年记忆之一 ——还没算上幕间休息时的热狗!

演员和观众一样乐此不疲

比尼奇夏季剧场的尤哈-马蒂·考斯凯拉(Juha-Matti Koskela,左)和伊莉娜·瓦尔迪亚(Irina Vartia)在排练一出新芬兰喜剧《不着调》。芬兰全国各地开设了约400个夏季露天剧场。相当多的演出是业余爱好者与专业演员平分秋色的混搭阵容,整个项目从头到尾是真正的社区活动。
摄影:Joonas Järventie / Pyynikki Summer Theatre

2019年比尼奇夏季剧场的剧目是一出芬兰新喜剧《不着调》(Nuotin vierestä)。“夏季剧场的剧目倾向于选择轻松的、娱乐性的,常常是闹剧,尽管有时候也排经典剧目或历史剧。”芬兰国家剧院的剧作家艾娃·布赫瓦尔德(Eva Buchwald)表示,“演员喜欢参与夏季剧场的演出。”

演员和观众都对夏季剧场乐此不疲。“这已经成了人们夏季活动安排的一部分。”在芬兰堡登台演出的赫尔辛基“团体剧院”(Ryhmäteatteri)的导演尤哈·库科宁(Juha Kukkonen)说道,“而且多数剧场都设在风光绝佳的地方。这完全不像是工作。你可以一边在开放的户外做着有趣的事情一边享受夏日。”

库科宁和他的同事们要上演一出好戏,压力还是有的。“在芬兰堡,标准是相当高的。这里与普通夏季剧场不同的是,并不是随便什么作品都适合拿到这里来演。人们期待与众不同的、有意思的作品。”

撰稿:Tim Bird,2019年7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