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时装为旧织物注入新生命

芬兰公司用旧衣物制造新纤维、新面料和新时装。废弃纺织品变成了新衣服、配饰甚至地板材料,重获新生。

阅读文章

芬兰人和全世界人民一样,也十分重视环境保护。大部分芬兰居民都对垃圾作分类处理,将硬纸板、纸张、玻璃、金属、塑料等从其他日常垃圾中分离出来。若干芬兰公司正在研究回收利用旧织物的方法。

2003年,在时装界工作了十三年的设计师赛亚·卢卡拉(Seija Lukkala)对纺织行业的现象感到很失望。她看到被丢弃的织物边角料堆积如山,而大型纺织厂内雇员的工作条件则十分恶劣。

有历史的衣料

“赛亚决定用旧衣服和旧面料制作新的衣物和配饰,于是创立了Globe Hope(地球希望)公司。”这家芬兰公司负责国际销售的米萨·阿斯凯宁(Miisa Asikainen)介绍说。“赛亚意识到自然资源在不断枯竭,工作节奏越来越快,而时装行业的‘用完就扔’文化造成的破坏越来越严重。”

Muka Va(这家公司的名字与芬兰语中“令人愉快” 这一单词谐音)全部用天然纤维制作可持续服装。图片:Samuel Loueranta/Muka Va

今天,Globe Hope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世界闻名的企业,公司网站上宣称其注重的是生态、伦理与美学的价值观。Globe Hope的时装系列全都是用二手材料制作的,以五花八门的面料组合起来。包袋、帽子、首饰、钱包,还有吊带衫、毛衣、裙子、裤子、夹克、外套、雨衣等各式男女服装都以这种方式重获新生。破旧外衣上的口袋剪下来,缝到其他面料上,就成了时尚新包袋的组成部分。

Globe Hope设计的产品往往有意保留旧衣物的原始品牌标识和穿旧的样子,留下最初的制作年代和地方的线索。比如说,有一个系列使用的原料是一款瑞典军装,上面保留的制造戳记是1932年的。

纺织品废物利用

衣物再生降低了环境负担。图片: Tarja Repo / Lehtikuva

芬兰设计师纷纷加入到了方兴未艾的潮流之中:穿着用废弃纺织品制作的服装如今已经备受推崇。这与全世界日益关心环保的趋势是合拍的。

除了Globe Hope之外,在斯堪的纳维亚和欧洲大陆以及更多地方,还有许多其他品牌在纷纷进入到这一行列中来。每个品牌都给出了自己应对可持续发展挑战的答案。Muka Va公司(这家公司的名字与芬兰语中“令人愉快”这一单词谐音)全部用天然纤维制作女装和童装。他们的服装已经获准参加以可持续为导向的柏林伦理时装展(Ethical Fashion Show Berlin)。另一个芬兰品牌Papu(意思是“豆子”)制作全棉婴儿服装系列,所用的棉面料经过全球有机面料标准认证,这意味着公司的整条面料供应链均符合环保要求和社会责任标准。

芬兰公司Pure Waste(废物利用)有意摒弃一切染料,他们按颜色和质量将纺织废料归类,然后制作成只有白、黑、灰三色的男女T恤和运动衫。据公司自己的计算,Pure Waste自成立至今已经节省了2亿升水——农场种植每公斤棉花平均需用水11000升。

旧衣物重获新生

Pure Waste根据种植每公斤棉花所需的水量,计算出公司迄今已经节省了2亿升水。图片:Pure Waste

2016年夏,12吨二手纺织品从芬兰西南部城市图尔库(Turku)启程,被运往荷兰。这一批织物是一个名为“纺织品2.0”(Textile 2.0)的试点项目的组成部分,旧衣物和其他面料的收集工作从2016年初就开始了。这批旧织物将在荷兰再生之后用作欧盟工业原料,尤其是用于汽车产业。

另一家设在南芬兰的公司Dafecor使用来自服装店的废旧纺织品制造其他产品,减轻环境负担。Dafecor公司CEO瑞斯托·萨哈(Risto Saha)表示:“我们收集原本只能送进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厂的多余纺织品,再生变成纤维,让这些产品进入新的生命周期。”

Dafecor公司生产地板底垫、家具装饰,以及用于技术设施的可吸水、吸燃料、吸油和吸附化学品的特殊地毯。市场上对这家公司产品的需求在不断增长。

“生态本身不是唯一目的。”萨哈说道。“在芬兰,它是更大的社会、经济和环境可持续目标的一部分。”

Anna Liukko撰写,2016年10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