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未来

《这就是芬兰》杂志 2016

阅读文章

活力四射的芬兰新生代设计师正在吸引着顶尖时尚品牌、国际媒体和星探们的关注。许多冉冉升起的新星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深受阿尔托大学教授Pirjo Hirvonen前卫作品的影响。

《Vogue》杂志意大利版人才总监Sara Maino参加Pre Helsinki赫尔辛基时装周之后,这位资深时尚杂志编辑兼设计师星探对芬兰《赫尔辛基日报》记者说她感到“十分惊讶”。

除了新人辈出之外,让Maino深感惊讶的还有阿尔托大学艺术、设计与建筑学院时装设计课程的优异质量。过去五年来,阿尔托大学的毕业生们成为各大时尚品牌——从Lanvin 和 Maison Margiela 到 Marimekko 和 Balenciaga等——争抢的对象,多次赢得业界重要奖项,并且引起了《W》、《Wallpaper》、《Vogue Paris》等时尚刊物的关注。

然而十年以前,除了少数设计师之外,芬兰时装在国际设计媒体上极少登上头版。这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是从我们这里开始的。”阿尔托大学时装设计专业教授Pirjo Hirvonen说道。“我们创造了大胆创新的新文化,在思维方式和运作理念上不断推陈出新。”Hirvonen 2008年至2015年担任阿尔托大学设计系的系主任,2003年至2008年间是该系时装与纺织品设计课程的负责人。

除了校友会的强大关系网资源(这些校友们分别在世界各地担任时尚行业的重要职务,且与学校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对“在实践中学习”的重视亦令阿尔托大学在同类型高级别时尚专业学院(如纽约的帕森斯、伦敦的圣马丁等)中独树一帜。

“我们的学生自己设计和制作面料,无论是用于某一个系列的印花面料还是别的。”Hirvonen介绍说。“学生知道如果缺什么就自己做出来。这种模式非常有价值:不仅对于时尚行业,而且对于任何领域寻求解决问题之道都有启发。”她总结道。

需要是创新之母

Hirvonen的洞见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她作为年轻设计师的亲身经历。Hirvonen毕业于阿尔托大学的前身——艺术与设计大学,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间曾担任某品牌的专职女装设计师。

“当时,我们受到的教育就是要为芬兰服装产业设计衣服。”

在全球化浪潮的席卷之下,芬兰国内的纺织业几乎全部消失了。Hirvonen说,这种塞翁失马的变化其实反而是一件幸事。

“这让我们所有人开始以新思维看问题,理解了如今必须闯荡国际舞台,仅仅满足芬兰市场已经不够了。” Hirvonen说。

身为一名年轻的设计师,Hirvonen对于走向国际市场有着各种憧憬,然而她却被告知:想法不错,但却不是国内顾客需要的。“这种反应极端狭隘,完全是在泼冷水。”Hirvonen说道。然而她打破这种陈旧思维方式的决心却反而更坚定了。

“在开设时装课程的时候,我的核心目标是改革旧的思维方式和教学方式。天马行空不受拘束的创造性和想象力应当受到鼓励。”她表示。

学会销售之道

光有好的创意是不够的。深刻理解全球市场的商业规律至关重要。为此,Hirvonen倡导引入了商务管理课程,将其作为时装专业的课目,并与其他设计院校合作参与重大欧盟项目,在设计系内启动多学科研究,为新的可持续性硕士课程奠定了基础。

“我们的学生自己设计和制作面料,无论是用于某一个系列的印花面料还是别的。” Pirjo Hirvonen介绍说。图: Mirva Kakko/Otavamedia

“我们有许多蜚声国际时装界的客座讲师。我们的全部工作必须具有战略眼光,同时切实可行。” Hirvonen表示。“而且,必须牢记不只有学生是人才,教师也是。理解时尚产业的、有才华的教师是不可或缺的人才。”

这一专业对教师的遴选程序十分严格,要求在校内实地试授课一周,在此期间应聘者必须完成一系列任务。

“察言观色是一种技巧——学生在课堂上可能会疲惫或紧张——但有大局观也很重要。”Hirvonen说。“从事这一行要求真诚的态度和对事业的热情,要有干劲,才华横溢——少了任何一条都不可能成功。”她说道。

敢于独创

宽泛而言,芬兰时装常被认为具有如下特征:设计大胆、感性、尊崇极简主义、可持续、环保、讲求社会责任。

Hirvonen说这些看法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更重要的是贯穿于其中的魄力:“芬兰时装的特点是大胆的原创精神,人人独树一帜。”

“与过去的几代人相比,如今的年轻一代设计师生活大都不那么艰辛了。不过他们也看到了消费主义的危险性,环保意识很强,对政治很敏感,喜欢思考那些大问题。这些都表现在了他们的设计作品中。他们的作品不是穿了一次就扔的衣服,而是能够经久不衰的创意,并非昙花一现的时髦。”Hirvonen说道。

当被问到哪些名字可能成为下一波涌现的新星,Hirvonen立即表现出一副典型的“妈妈”模样:“我对自己的学生总是一视同仁,从不偏心。他们就像是烤箱中的甜面团:总会有美味的面包出炉的。”

Katja Pantzar
 撰写,2016年4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