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设计在海外掀起新浪潮

在芬兰的众多设计师当中,我们随访了在世界各地声名日噪的几位。

阅读文章

在芬兰的众多设计师当中,我们随访了在世界各地声名日噪的几位。

玛莉美歌、阿尔托和阿勒尼奥这些经典长青、象征着芬兰设计的名字已经跨越了几十年的历史,而新兴设计师也层出不穷,并且赢得了国际声誉。几位最为成功的芬兰设计师将家园设在海外,展现芬兰设计在多元文化背景中的相辅相成。

插画师、平面设计师和艺术总监洛塔·涅米宁(Lotta Nieminen)是在去罗德岛设计学校的一次学期交流中才初次接触了美国,如今她已经在纽约布鲁克林工作了好几年。她目前在Studiomates工作,这是一家为设计师、插画家、作家和开发人员而设的协作工作室。尽管涅米宁的创作极具个人化,她认为和众人身处同一空间是很有必要的。

她目前的客户包括《纽约时报》,大众和爱马仕。涅米宁在全球范围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她采取跨学科的工作方式,将平面设计和插画项目“同时进行”。 ”

更广阔的成长经历

洛塔·涅米宁在纽约布鲁克林安了家。

洛塔·涅米宁在纽约布鲁克林安了家。照片:Lotta Nieminen

毕业于赫尔辛基阿尔托艺术与设计大学的涅米宁发现,平面设计提供了她“一直感兴趣要做”的那些事情的组合。这是在她偶然接触了大学里这一系科的时候才意识到的。

尽管她对于家庭背景中的艺术根源有着一些反叛,然而,那些想成为一名律师或医生的想法还是让位给了她的才华,比如目前的网页设计、摄影、排版,还有已在10个国家出版的儿童图书。

涅米宁不认为自己的创作是纯芬兰的,而是“一个更广阔的成长经历,不仅仅是文化传承的结果,”她说。 “我喜欢从那里汲取灵感,但我也经常受到其它美学的启发。我感觉我的北欧设计理念发生了变化,我会从外面观察它,而不是用身在其中的角度[当我住在芬兰的时候。] ”

在涅米宁眼中,北欧设计如此统一又与其它设计不同的原因与一种明显的忧郁和率直有关。她:“这种忧郁和率直和芬兰人的总体心态是一致的。 芬兰设计历史很短,因此也更容易推倒重来。我想这也是使芬兰设计如此有趣的原因吧。”

眼中的树木和森林

毕艾达利·波斯蒂作品中的芬兰元素是什么?“显而易见的大自然、树木和森林,”他说。

毕艾达利·波斯蒂作品中的芬兰元素是什么?“显而易见的大自然、树木和森林,”他说。插图: Pietari Posti

毕艾达利·波斯蒂(Pietari Posti),一位多产的芬兰平面设计师和插画师,目前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工作。波斯蒂毕业于拉赫蒂艺术与设计学院,之后便在国外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

他的简历包括杂志插图;为芬兰和国外出版社设计的书籍封面;伊塔拉的杯碗。波斯蒂和涅米宁一样,认为自己的作品是从一系列的文化影响中派生,主要受国外文化的影响。

“我受到的影响大部分来自国外,不论是青春期的漫画或是如今的平面设计,”波斯蒂说。

“然而,我一直很欣赏托芙·杨松[创造了姆明的作家和艺术家]和她创造这样一个奇幻世界的能力,它给世人带来了那么多。”

他称赞芬兰工业设计的极简元素。 “显而易见的大自然、树木和森林是我作品中重复出现的元素,”他说。 “也许这就是我从芬兰的成长经历中汲取的元素。”

世上无难事

当毕艾达利·波斯蒂启动一个项目时,通常只要在纸上或屏幕上描绘出第一根线条,灵感就开始流淌。

当毕艾达利·波斯蒂启动一个项目时,通常只要在纸上或屏幕上描绘出第一根线条,灵感就开始流淌。照片:Pietari Posti

波斯蒂欣喜地看到芬兰设计师在国外取得的卓越成就:“我在一定程度上关注现代平面设计,我不得不说,我很高兴看到芬兰设计师和插画师在世界各地得到了认可。”其中包括在伦敦的设计师和插画师克劳斯·哈巴聂米(Klaus Haapaniemi),在巴黎的平面设计师安娜·阿霍宁(Anna Ahonen)和卡达丽娜·兰博里(Katariina Lamberg);鞋类设计师明娜·巴丽卡(Minna Parikka),以及服装及配饰设计师宝拉·苏霍宁( Paula Suhonen)。

与设计五花八门的特性有关,涅米宁和波斯蒂在捕捉灵感和创作的流程上各有喜好。与客户协调工作时最重要的工具就是电子邮件。其它方面可能还涉及文化活动、展览或悠闲的自由时间,从而用来平衡和辅佐各种项目。

一些最简单的事情也可以激发设计师,比如对涅米宁来说,颜色组合就是一例。她可能从 “淡粉色盒子边上的一只墨绿色袜子,或是洋红色有领衬衫外面的一件红色夹克”获得灵感。

对波斯蒂而言,启动创作可能会有点难度,他说,但是一旦在纸上或屏幕上描绘出第一根线条,灵感就常常开始流淌:“世上无难事,真的。或者至少我不承认会有。”

安妮卡·劳塔考拉(Annika Rautakoura)撰写,2014年3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