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在芬兰人生活中无处不在

芬兰设计是面向所有人的。一户芬兰人家向我们展示了全球闻名的设计品是如何成为日常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的。

阅读文章

几乎每个芬兰人每天都在使用设计品——床上用品,家具,乃至咖啡杯和烛台。芬兰设计以实用为原则,并非只有少数精英人士才能负担得起,每个普罗大众都能享受。

有一则流传甚广的轶事,说的就是芬兰设计的中流砥柱——玛莉美歌(Marimekko)那深受大众欢迎的“罂粟花”(UNIKKO)花布诞生的故事:20世纪60年代初,玛莉美歌的创始人和富有远见的阿乐米·拉蒂亚(Armi Ratia)宣布,这家致力保持大胆现代形象的纺织品和服装设计公司将不再设计花卉图案,因为现实中的花才更为美丽。为了表示抗议,传奇性的设计师玛伊亚·伊索拉(Maija Isola)创造了活泼的罂粟花图案。后来,它成了世界上最经典的花布设计之一。

罂粟花出现在各式各样的用品上,从雨伞到裙装到餐具,无所不在。2014年,这款设计迎来了其50周年庆。如今,与其它日常设计必需品一样,它在芬兰人生活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典型的芬兰风格

2662-lysti-3349-550px-jpg

阿拉比亚出品的陶瓷餐具(尽管名称听上去有点异国情调,但其实它是芬兰的品牌)使餐桌布置变得色彩缤纷。图:阿拉比亚

米科宁-杨一家住在赫尔辛基。在他们家中可以见到一系列芬兰设计物品,其中包括阿尔泰克(Artek)厨房桌,阿拉比亚(Arabia)盘碟,伊塔拉(Iittala)水杯,菲斯卡斯(Fiskars)的刀和剪刀,穆拉梅(Muurame)儿童家具及伊塔拉“石头”(kivi)系列烛台。

当然还有一套深受喜爱的蓝色罂粟花图案的被套。

“在我看来,这一图案具有非常典型的芬兰风格——花朵,还有鲜艳的色彩。当我把它们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时候,都禁不住会微笑。”在多伦多长大的加拿大籍芬兰人布雷特·杨(Brett Young)说道。他和妻子莱娜·米科宁-杨(Leena Mikkonen-Young)有两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儿。

杨说,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些设计品有多种原因:

“首先,它们的制作非常精良,我们已经用了很多年了。比方说,我们的大女儿最先使用了穆拉梅床,现在她的妹妹在用。再有就是风格和设计——‘ 石头’烛台最适合在黑暗的冬夜使用。阿尔泰克桌子则是一款经典设计,莱娜从小就知道这张桌子。”

“诸多元素结合在一起,使我们对于这些品牌,以及芬兰品牌有了坚定的信念,”杨说道。他最早是在自己家乡初次见到芬兰设计的。 “在多伦多有家芬兰店(The Finnish Shop),我在那里看到了一些很棒的厨具设计,是由一家有着奇怪名字的公司设计的,叫什么伊塔拉(Iittala)?名字的开头有两个i?这让我对芬兰开始感兴趣,而且兴趣越来越浓了。”

设计民主

2662-arabia_kevat-550px-jpg

你认得出厨房桌面上的菲斯卡斯剪刀和刀具,伊塔拉玻璃制品,阿拉比亚杯子和碗吗?(点击放大)图:阿拉比亚

1998年,当杨抵达芬兰时,他已经对诸如玛莉美歌和诺基亚等品牌很熟悉了。事实上,在国际通讯社路透社担任了四年赫尔辛基分社社长之后,他转向加入诺基亚,从事企业公关工作。

“我的第一部手机是诺基亚6110。记得1999年报道芬兰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时,记者们得到了一个漂亮的玛莉美歌袋子,”他说。 “作为一名商业记者,玛莉美歌的崛起,衰落和再度腾跃的故事也是十分有吸引力的。”他指的是玛莉美歌多年来的沉浮经历,其中包括90年代初濒临破产的境地,之后非同寻常的复苏,一直到如今的国际扩张,在全球设计了108家门店的历程。

无论是玛莉美歌,还是其它芬兰设计,最为持久的元素之一仍然是民主的感觉。斯德哥尔摩大学的研究员和兼职教授安娜玛丽·万斯卡(Annamari Vänskä)是视觉文化,时尚和视觉艺术领域的专业人士。她最近在芬兰的一份主要日报——《赫尔辛基日报》上对芬兰设计做了一个很好的总结:

“芬兰人都习惯使用精心设计的杯子,餐具,盘子和家具。这几乎已经成了普遍标准;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象芬兰这样,设计已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并非象许多别的国家那样只为精英阶层服务。”

卡蒂亚·潘查(Katja Pantzar)撰写,2014年1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