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瓦•阿尔托

实用主义这一标签并不足于描述建筑师和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的艺术成就。

阅读文章
照片: 英格沃(Ingervo)/ 阿尔瓦•阿尔托基金会

建筑师

  • 1898年2月3日在古奥勒达内(Kuortane)出生,1976年5月11日在赫尔辛基去世
  • 1921年在赫尔辛基技术大学建筑系毕业
  • 1955年至1968年任芬兰科学院会员
  • 1924年,娶埃伊诺•马勒西奥(Aino Marsio)为妻 (埃伊诺1894年出生,1949年去世)。1952年,娶建筑师艾尔沙•凯伊莎•麦基聂米(Elsa Kaisa Mäkiniemi)为妻 (艾尔沙1922年出生,1994年去世)
  • 育有两个孩子:约翰娜(Johanna) (生于1925年)和 汉米尔卡(Hamilkar) (生于1928年)

雨果•阿拉瓦•亨利克•阿尔托(Hugo Alvar Henrik Aalto)(1898 – 1976)

如果我们赞同这样一个设计理论,就是说一样东西的形式是由其用途所决定的,那么我们就比较容易认同芬兰最著名的建筑师阿尔瓦阿尔托的作品。不过,这样简单的对于实用主义的定义并不能体现阿尔托艺术成就的深度。实用主义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个阶段,是他在表达人、自然和建筑物之间有机联系的道路上的一步。正是阿尔托协调这三个元素的能力展示出了他作品的魅力。阿尔托把他的建筑艺术称为具有物质形式的生活合成。

1898年,阿尔瓦•阿尔托出生于一个名叫古奥勒达内的村庄。它位于芬兰中部的湖区和西部省份奥斯特罗波特尼亚(Ostrobothnia)的平坦的农田之间。他来自一个公务员家庭,在三个孩子中他是最年长的一个。爸爸是个测量员。阿尔托五岁的时候,他们全家搬到了于威斯屈拉(Jyväskylä),这个城市的名字将来一便直和阿尔托的名字联系在了一起。他在那里住了24年,并为那个城市设计了比别处都多的建筑。他为于威斯屈拉市和周边地区设计了70幢建筑,其中37个设计被实施建造。上完中学,阿尔托继续来到赫尔辛基技术大学深造,并于1921年得到了建筑学的学位。1923年,他回到于威斯屈拉开了第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次年,他和建筑师埃伊诺•马勒西奥结婚。在意大利的蜜月让他与地中海地区的文化缔结了的纽带,并对他留下了重要的影响。

2300-alvar2_b-jpg

1927年,阿尔托一家搬到了芬兰的西南部城市图尔库,以便完成一些重要的工作。然后又于1933年搬到赫尔辛基。在图尔库期间,阿尔托最重要的设计是帕伊米奥 (Paimio)疗养院。这幢建筑的设计立刻奠定了他作为实用主义大师的地位。但事实上,他很快又从这一风格中走出来,通过围绕人、人居环境和人居建筑的协同作用来追求艺术上的和谐。到了上世界三十年代末期,他对人、自然和建筑的有机联系的感知更趋成熟。他设计的马依雷阿(Mairea)别墅是他最受大家喜爱的现代风格的私人住宅设计。阿尔托晚期的大师作品包括1952年设计的赛于那擦罗(Säynätsalo)市政厅和1959年设计的沃奥克森尼斯卡(Vuoksenniska)教堂。

阿尔瓦•阿尔托的设计范围及其广泛,从建筑到城市规划到家具、玻璃器皿、珠宝和其它艺术形式均有涉猎。他是一个世界主义者,通晓多种语言,因此周游列国和公开演讲对他来说不是一件难事。当他即将离家去赫尔辛基上大学前,他的父亲给了他一条很好的、但可能有些多余的建议: “阿尔瓦,要一直做个绅士。” 在他的孩子们的描述中,他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不会发怒。如果和客户有不同意见的话,他一般能够找出折衷的方案。他晚期的伟大建筑设计——位于赫尔辛基的芬兰(Finlandia)国际会议中心的大理石外表面在他去世后的二十年里引起了种种争议。无庸置疑,如果他还在世的话,他的机智和魅力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阿尔托的建筑设计中是否存在芬兰元素? 许多了解芬兰文化传承的人的确能够发现这一点。他们在他的作品中找到了同样的关于自然的暗喻,以及在西贝柳斯(Sibelius)的音乐中或者维卡拉(Wirkkala)、萨勒拔内瓦(Sarpaneva)和很多设计师的作品中能够体验到的芬兰元素。与所有的伟大艺术一样,他有能力唤起观众的感情,并在世界文化遗产中占有一席之地。

“建筑的精髓是对自然有机生活的多样而发展的回忆所组成的。这是建筑唯一真实的形式。” 高冉•希尔德(Göran Schildt) 在1986年由立索里(Rizzoli)出版社出版的《阿尔瓦•阿尔托; 决定性的岁月中》引用阿尔瓦•阿尔托的话。
西格弗雷德•基迪昂(Sigfried Giedion)写道,”无论阿尔托走到哪里,芬兰一直在他心中。芬兰给了他能量的内在源泉,而那种能量则自始自终贯穿在他的作品当中。这就象西班牙之于毕加索和爱尔兰之于詹姆斯•乔伊斯。 “
1957年,阿尔瓦•阿尔托说道,”艺术中只有两种情况,富有人性化和缺乏人性化。仅有形式,或者仅靠一些细节并不足以创造出人性化。现今,我们已经有了太多肤浅而糟糕的现代建筑。”
阿尔瓦•阿尔托说,”当然,你能够,也必须飞翔。但是,你的一只脚必须站在地上。或者说,至少有一只大脚趾必须在地上。”

链接 (英文):

by Alvar Aalto Foundation

乔伊•布莱迪(Joe Brady)撰稿, 2009年3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