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芬兰桑拿

桑拿对于芬兰人是一件大事,也是最受欢迎的谈资。一位旅居芬兰的美国人回忆起自己与桑拿的点滴故事。

阅读文章

芬兰有句古老的谚语,叫做“先建桑拿间,后造居家房”,芬兰人对这项全民休闲项目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正如我们这位美国记者所发现的,桑拿还是芬兰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

芬兰的桑拿传统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以桑拿为主题的各种研究项目、研讨会、期刊杂志和俱乐部多如牛毛。在过去,桑拿房的功能集沐浴、打理个人卫生、做饭烧菜、储藏东西、生孩子等等于一处。最重要的是,人们可以在这里稍稍躲避严寒的冬季。

如今,芬兰桑拿房多达二百万间,各家各户、公寓大楼、公司企业、政府办公楼、游泳池、夏季小屋、游艇和酒吧里都有。芬兰国会大厦里也有桑拿房,在比哈萨勒米(Pyhäsalmi)矿的底下有一个世界上最深的桑拿房,号称全世界最大的桑拿房则位于库奥皮奥(Kuopio)的亚德卡岗巴(Jätkänkämppä)。甚至还有可移动的桑拿房——巴士、房车、帐篷、电话亭、农业机械甚至自行车都被拿来改装成机动桑拿房,芬兰西部小城泰乌瓦(Teuva)还举办移动桑拿房节。

桑拿是王道

 

 桑拿对于芬兰人是一件大事,也是最受欢迎的谈资。一位旅居芬兰的美国人回忆起自己与桑拿的点滴故事。图: TimoOK/flickr, cc by-nc-nd 2.0

一到芬兰,我立即听闻对桑拿的种种赞誉之声。这是至高无上的保健手段,芬兰人告诉我说。我的桑拿初体验是在坦佩雷的一处公共游泳池。我听从了指点,时而坐在桑拿房里,时而到游泳池里游上一番,如此交替,在蒸桑拿的过程中还要拿束白桦树枝不断轻轻地敲打自己,以增进血循环。事后,我有焕然一新之感,精力充沛。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得了重感冒。

感冒很快就痊愈了,我对桑拿的兴趣也开始逐渐升温。我很高兴地发现在我居住的公寓楼里有一间桑拿房。邻居介绍说,这间桑拿房配备了一种罕见的天然气炉。你先得花两个小时时间加热石头,然后关掉炉子,让热量向各处传导30分钟。结果便是:天堂般的融融暖意。从技术层面而言,这或许是我所蒸过的最好的桑拿了。可惜的是,点燃这个炉子的时候会发出爆炸般的巨响,结果它被淘汰了,被电炉取而代之。永别了,完美的桑拿。

有一回,冬天里和朋友们一起去乡间蒸桑拿,他们建议我试试“雪中打滚”,说这很刺激、很舒服。雪看上去软软的、像面粉,好像很惬意的样子。但是一旦和皮肤接触,就感觉就好像是赤身裸体在一片仙人掌地里打滚一样。

“太爽了。”我骗他们说。朋友们说:“太好了!接下来你可以试试阿万多(avanto)了。”芬兰人还为avanto-uinti的神奇感受吟诗作赋,其实就是在冰冻的湖泊或海上挖个洞,下去游泳,然后立即去桑拿。

奇出怪样的桑拿

4109-vf_kilpisjarvi_2458_550px-jpg

冰泳可以与桑拿搭配享用。这位仁兄正在芬兰西北边界地带的吉勒比亚勒维(Kilpisjärvi)湖中尝试水温,湖的那边就是挪威和瑞典的国土。图:芬兰国家旅游局

还有一次,初秋时节,我下榻于芬兰东部的一栋古宅酒店里。白天我在迷人的森林里漫步,傍晚则大快朵颐。我是入住这家酒店的唯一的客人,于是决定要来一个午夜湖畔桑拿。蒸得满身是汗之后,我跳入湖中。

水温惊人地舒服,很容易便轻松地浮在水面上。但是天已经很黑了,我什么都看不见。我的脑子开始飞快地转动起来。万一头撞到码头怎么办?又或者万一脚陷入湖底的淤泥拔不出来怎么办?还有,不是说熊很擅长游泳的吗?

“您这么快就回来啦?”酒店经理问道。“是啊,”我说,“我想还是早点睡觉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这些年来,我曾在芬兰尝试热气好像丝般柔和的烟熏桑拿,景色壮观的屋顶桑拿,还有一次温度高达110摄氏度的桑拿。我竟然从这次桑拿中幸存了下来,自己也感到吃惊,因为一般来说,桑拿的温度近80摄氏度,那已经够热的了。

我曾经去过巨型桑拿房、单人桑拿室、健身后桑拿房等。我曾在野外一边蒸桑拿,一边高声畅谈,也曾在桑拿中静静地享受独处的放松。将所有这些有趣的经历收集起来,我得到的是难忘的回忆。最重要的是,现在和芬兰人聊天我找到完美的话题了。

卢赛尔·斯尼德(Russell Snyder)撰稿,2013年6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