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礼仪指南

这份简短而全面的指南应该说是接触芬兰文化的启动工具包,通过它,你就能对芬兰人有所了解。

阅读文章

来芬兰访问很简单。芬兰的习俗和礼仪是非常欧洲式的,只有极少的当地变奏。芬兰人的态度也很开放。访客几乎不太可能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或者破坏礼仪,以至对与主人的关系造成致命伤害。即便外国客人在礼仪上有所错失,芬兰人也会表示理解并同时觉得挺有趣,就像他们会镇定地对待芬兰农村人犯的那些小小的失礼行为一样。芬兰的习俗规矩比较宽松,好或坏的声誉也是慢慢建立起来的,而且是个人行为的结果,而不是符合了某些标准或规范的结果。在芬兰,几乎不会因为社交上的一个无心之过而毁了名声。

芬兰是一个重视说出的言辞的国家。芬兰人谨慎地选择自己的词句,而且说的目的是为了传递信息。实际上,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其它旅游者需要特别注意的文化方面的特殊之处。芬兰人觉得说出的话是有重大意义的,因此他们说得很少,而且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闲聊。和中国人成语里的”惜言如金”和“言之有物”有某种相通之处。

身份特征

3990-customs2_b-jpg

芬兰人有很强的民族身份感。这一特点起源于芬兰的历史,特别是它值得称道的战争时期的成就和显著的体育功勋。如今芬兰在高科技方面的发展也是芬兰人津津乐道的。作为现实主义者,芬兰人并不指望外国人对过去或现今的芬兰和芬兰名人了解很多。如果外国人至少熟悉芬兰历史上的某些里程碑,或者帕沃•努勒米(Paavo Nurmi)和拉赛•维仁(Lasse Viren)的体育生涯,芬兰人就已经觉得很满意了。如果外国人了解一些关于芬兰的方程式赛车手和F1赛车明星的成就,或者知道足球运动员亚里•利特马宁(Jari Litmanen)和萨米•胡比亚(Sami Hyypiä)是芬兰人的话,芬兰人也会很高兴。文化修养高的芬兰人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访客们也和他们一样,不但熟悉西贝柳斯,也了解现代作曲家凯娅•萨利阿霍(Kaija Saariaho)和马格努斯•林德伯里(Magnus Lindberg),还有乐团指挥埃萨•佩卡•萨洛宁(Esa-Pekka Salonen),尤卡•佩卡•萨拉斯特(Jukka-Pekka Saraste),萨卡里•奥拉莫(Sakari Oramo)和奥斯莫•万斯卡(Osmo Vänskä)。芬兰人也知道,诺基亚常常被误认为是一家日本公司。对于这样的错误印象,芬兰人通常也是同情地予以谅解。他们非常自豪的是,Linux的创始人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就是芬兰人。

访客也应该做好遇到芬兰人民族特征的另一面的准备。那就是,对于外面世界究竟如何看待和认识自己这个北方国家的成就,芬兰人一直有着长期性的不安全感。芬兰人热爱阅读外国人写的关于自己国家的文章,当访客被反复问道“你觉得芬兰怎么样?”的时候,也不必觉得不自在。还有,虽然芬兰人自己可以批评自己的国家,他们可不希望听到游客们也这么说。

宗教

3990-customs3_b-jpg

在宗教方面,来芬兰的访客会遭遇到的风险很小,即便有些事宜在其它文化中可能是特别敏感的。大约83%的芬兰人都属于福音路德教堂,1.1%的芬兰人属于芬兰东正教堂。不过,一般人在宗教观点上都相当世俗。尽管如此,教堂和牧师都有很高的声望,个人的宗教观点也被尊重。在日常生活中,很难看出有信仰者和无信仰者的区别,除了前者可能过着更有节制的生活。

来芬兰的移民的数量在增长当中,近年来与其它宗教的更多的接触也增加了芬兰人对于那些宗教的了解。虽然,芬兰人对于来自其它宗教和文化的人的宽容度还可以进一步改善。

性别

在芬兰,男女平等的程度非常高。从妇女在政治和社会其它领域内掌握的高等职位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在学术领域,也有无数妇女身兼要职。近些年,来芬兰的商人们发现,在谈判桌的对面“更公平的性别”的数量正在增长中。芬兰福音路德教堂可以给妇女授以牧师的神职。在许多教区内都有女性牧师。然而,目前为止还没有妇女被选为主教。

对女性采取沙文主义或施恩般的态度一般是不被接受的,虽然在实际生活中,这样的态度依然存在。女性的确也欣赏传统的礼仪,但是最终她们还是以男性是否以平等态度相待来评价一个男人。芬兰女性一般经济独立,比如,她们可能会提出负担餐厅账单上自己消费的那部分费用。男性可以礼貌地拒绝这一提议,但是也可以同样礼貌地予以接受。

在国际背景下,或者当用到外语,特别是英语的情况下,芬兰人已经习惯于政治上正确无误的语言,即传统的男性词被性别中性的词所取代。比如说,主席就用chairperson这个词。或者,第三人称单数代词同时被使用,比如,他/她(he/she)。在芬兰语中,后一个问题其实并不存在。第三人称单数在芬兰语里面只用一个简简单单的hän就同时概括了两种性别的他和她。然而,还是有不少职称是用–mies (男人)这一词根结尾的,但并不存在性别指向的问题。作为国外来的客人,应该遵循他们所使用的语言的特定惯例。

交谈

3990-customs4_b-jpg

关于芬兰人是保守的和沉默寡言的一族的观念已古老而过时了,而且特别不适用于年轻一代。然而,我们的确可以说,芬兰人对于话语和演讲抱有一种特殊的态度。他们把话语看得很重,并且言而有信。芬兰有句谚语,“看人看话,抓牛抓角”。芬兰人会谨慎地考虑他/她该说些什么,并期待别人也是如此。 他们觉得口头的协议和承诺是有约束力的,不仅对他/她自己,对另一方也是这样。他们认为,无论这些话是在何时何地说的,话语的价值是一样的。来芬兰的访客必须记得,即便是用一种轻松谈话的方式发出的邀请和希望也常常是被当真的。比如,“我们什么时候应该一起吃顿午饭”之类的提议。 如果你事后又将这种建议抛诸脑后的话,就会引起听者的担心。众所周知,礼节性的轻松交谈是芬兰人所缺乏的,也是被觉得靠不住和不十分被重视的。

芬兰人很少会和陌生人说话,除非有特殊的推动力促使他/她这么做。外国人常常注意到,芬兰人在地铁,公共汽车或电车上都令人好奇地沉默着。在电梯里,他们也象地球上的其他人一样,忍受着同样的缄默的难堪。 然而,一个握着地图的游客在街角或是任何其它公共场所总能得到帮助,因为芬兰人的好客会使他们轻易地克服习惯性的保守。

芬兰人更善于聆听,而不是谈话。打断别人的说话是不礼貌的。如果谈话有中断的话,芬兰人是不会觉得紧张的。沉默也被视作交流的一部分。芬兰人通常说话不慌不忙,即便是在说自己母语的时候。很多外国人都觉得芬兰电视中新闻阅读的速度很可笑。 虽然很多芬兰人精通好几种外语,但他们可能在说这些语言的时候会使用一种小心翼翼的语速。尽管如此,在合适的情况下,芬兰人也会变得激动和滔滔不绝。

一旦比较了解了一个陌生人之后,芬兰人就会挺愿意讨论任何话题。一般情况下,甚至宗教或者政治话题也不是禁忌。在书籍报纸阅读和图书馆的使用上,芬兰是世界领先的国家之一。普通的芬兰人对于芬兰和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也相当了解。作为欧盟成员,芬兰人对其它欧盟国家的兴趣也增加了。共同的货币,农业的状况和共同体立法的效应都是两三个欧盟公民相遇时合适的话题。虽然象其他人一样,芬兰人喜欢对布鲁塞尔的官僚们制订的繁琐规章发发牢骚,但总体来说,他们还是赞成自己的欧盟成员国地位,并且承认它所带来的好处的。

在芬兰和在其它地方一样,共同的兴趣爱好是谈话和交换观点的一个自然的话题。 和芬兰人谈论关于文化,艺术或者体育的话,很容易就能建立起一次有趣的谈话。体育是一个特别可行的话题,因为近年来,芬兰人在体育上获得不少成功。不光是在传统的长跑和冬季运动项目上,芬兰现在还有了世界级的足球运动员,赛车手和高山滑雪选手,并且也有了不少这些领域内的业余爱好者和狂热分子。高尔夫也是一项受欢迎的运动,特别是在城市居住的芬兰人当中,虽然在冬季岁月里他们不得不放弃这一业余爱好。对于熟悉球棒和轻击棒的访客来说,这一冬季匮缺无疑是个合适的话题。

信息技术

如今无处不在的手机给芬兰人的交流技巧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那些持续的,令人发笑的手机铃声显示了人们是多么热衷于和彼此交谈,尤其是不用面对面的时候。 一个国外记者描述了一幕他觉得非常典型的芬兰场景:一个孤独的男人坐在酒吧里,面前放着一杯啤酒,而他自己正对着手机讲话。这就是礼节性谈话的芬兰版本吗?一种无需亲密接触的交流?

在芬兰,以及在其它国家,手机的使用受到一些非严格定义的习俗的制约。在可能造成干扰和危险的情况下,比如在飞机和医院里禁止使用手机。在会议中打电话也是不妥当的。在酒吧和餐厅里打电话也会被好多人觉得很讨厌,但还是有人这么做。在音乐会,剧院和教堂内,打电话则会被认为是粗鲁的行为, 考虑周全的人会在这些场合关闭手机。

手机无疑改变了游客们对于芬兰的印象。几十年前,游客可能会告诉自己家乡的人芬兰是个不善交流的,寡言少语的和内向的北极部落。而今天的普遍印象则是一些超会交流的,并已经体验了未来生活的人。 这种未来是有些人害怕而有些人所期冀的。在那个未来的社会里,每个人都能找到任何人,无论何处,无论何时。

在世界各地,互联网和电邮已经彻底改变了人们寻找信息和互相交流的方式。芬兰也不例外。对年轻人来说,使用日益增加的信息技术应用是非常普遍的,而且也是塑造年轻人文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政客们和公司经理们也陆续建立了网站,并启用个人博客,发布有关他们生活和观点的评论。

语言

3990-customs5_b-jpg

芬兰人的母语是芬兰语或瑞典语(5.6%的人口是以瑞典语为母语的)或萨米语(约八千萨米语人口)。芬兰语属于小的芬匈语系。在芬兰之外的国家,仅有爱沙尼亚懂得芬兰语,爱沙尼亚人还能说上一些芬兰语。在瑞典也是如此。许多芬兰的移民都说芬兰语。 芬兰人在学校教程中保持了多种外语,以保持他们的语言交流能力。

英语在芬兰的普及率很高。在商业社会中,有些公司把英语作为公司的正式语言。许多五十来岁的芬兰人在学校里的第一外语是德语,不过现在德语教学已经不再那么广泛了。在学校和成人教育中,法语,西班牙语和俄语越来越受到欢迎。欧盟成员国的地位以及与之相关的实际和社会的需要也增加了学习欧洲语言的需求,至少是对于那些在欧洲出差或是在海外学习的芬兰人来说。

受过教育的芬兰人,特别是那些在公共部门工作的,都会说一些瑞典语。 而且几乎所有以瑞典语为母语的芬兰人都会说芬兰语。仅在一些沿海区域和奥兰岛自治省,瑞典语才是主要语言。事实上,在奥兰岛,瑞典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 作为芬兰大陆官方语言之一的瑞典语的地位表现在公共机构双语的名字,街道标识牌(取决于在这个特定的城市使用小语种居民的比例),以及电台和电视台瑞典语的节目上。以瑞典语为母语的芬兰人有独特的文化,和以芬兰语为母语的大众相比,他们的社交风俗更加受到斯堪的纳维亚传统的影响。

名字和职称

芬兰人在进行自我介绍时,会先说名再说姓。女性如果同时用自己的娘家姓和丈夫的姓的话,便会先说自己的姓再说丈夫的姓。虽然芬兰人意识到,并也对自己的正式职称感到骄傲,但是他们很少会在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提到这些。然而,他们的确期待你用专业上或正式的职称来称呼他们。比如,维勒达能(Virtanen)博士, 萨沃莱能(Savolainen)总经理等等。不过,外国人并不一定要遵守这一习俗,除了如果你的确知道他们的职称是博士或者教授。 外国人可以安全地按照英语中的习俗,用先生,太太,小姐,女士或者夫人来称呼芬兰人。

芬兰人一般用第二人称单数sinä,也就是“你“来称呼对方,而不是用正式的第二人称复数“您”(te)。这不仅是在朋友和熟人之间,和陌生人也是如此。 如今,在工作场所大家也用“你“相互称呼,包括和高层领导。至少在较大的公司是这样的。在服务行业,称呼”你“也是很普遍的,虽然老年人可能不喜欢这种默示的熟悉程度。不过,年轻人仍然会用”您“来称呼那些不太熟悉的中年人或老年人。

虽然用熟悉的“你”很普遍,但是如果要以名字相互称呼的话,还是需要更亲近的关系的。相对而言,和一个芬兰人比较容易用名字相称,特别是如果双方会继续因为商务或者交往的原因而经常见面。不过,最好是双方对于用名字相称都达成了共识。一般来说,应该由年纪较长或者职位较高的那个先行提出。在年龄职位相当的情况下,则由女性向男性提议。 这类协议一般会通过握手,双目相视,每人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然后点点头而定下来。举起烈酒,葡萄酒或者香槟干杯则为这样的场合增添了节日的气氛。

除此之外,芬兰人不象很多其他地方的人那样,觉得记住名字是件必须的事情。不管和对方有多熟悉,致意的时候或者谈话当中称呼名字也不太常见。称呼名字是美国习俗对芬兰文化的慢慢渗透的结果。当然,听到别人叫自己的名字会感觉不错,但是芬兰人也不会因为你不叫他/她的名字而感到受到了冒犯。

商人和公共机构的工作人员一般会发自己的名片,便于对方记得他们的名字和职称。对于如何在芬兰交换名片倒没有什么特殊的程式。对一个访客来说,收到名片时,倒是提供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可以问一下对方的姓名是如何发音的,或者那神秘的职称是什么意思。

问候

3990-customs6_b-jpg

问候时,双方握手并对视。深鞠躬则表示了特别的敬意。在一般情况下,点头就够了。 芬兰式的握手简短而坚定,不附带其它象触碰肩膀或上臂的手势。当问候一对夫妇时,应当先向妻子致意。除了在非常正式的场合,接到邀请的夫妇则应先向主人致意。和孩子致意也是通过握手的方式。 问候时拥抱在芬兰是很少见的。 在街上遇到熟人时,男人一般要举起他的帽子。在非常寒冷的冬天,则只要用手在帽沿上碰一下就够了。

和别的国家的人一样,芬兰人也接吻,但是很少在问候的时候这么做。吻手礼也很少见。朋友和熟人在见面时可能会拥抱,吻脸颊也不是不可以,但在农村并没有这样的习俗。对于在脸颊上吻几次也没有特别的规定。不过,大多数芬兰人觉得三次有点太多了。男人之间问候的时候很少亲吻彼此,而且从来不会象我们东面的邻居那样亲吻嘴唇。

饮食

芬兰烹饪具有西欧,斯堪的纳维亚和俄罗斯的元素。餐桌礼仪是欧洲式的。早餐可以很丰盛。午餐时间一般是11点到下午1点之间。 工作时间的午餐一般不会超过一个小时。过去一度盛行的冗长的商务午餐现在也压缩到了90分钟或两个小时。家里的晚餐一般在晚上5点到6点之间进行。大多数餐厅从晚上6点开始供应晚餐。许多餐厅在营业时间结束前5分钟停止点菜,所以在订座之前最好先询问一下餐厅营业时间。 音乐会和戏剧表演通常在晚上7点开始,观众们会在散场后10点左右去用餐。

餐厅的菜单和家庭烹饪很少会有西方访客所不熟悉的食品。日益增加的对营养的意识已经让芬兰人的饮食从一度的量大油腻转向较为清淡的食品。较高档的餐厅也会提供适应不同需要的膳食。不断增加的各国风味餐厅也带来了更多的选择。晚餐时,啤酒和葡萄酒和菜肴搭配在一起,但午餐的时候则很少有人点酒喝。

在晚宴上,如果需要的话,主人会定好座位排序。主客会被安排在女主人的右边。如果那是一个仅有男人参加的晚宴的话,主客会坐在男主人右侧。这个座位是大多数芬兰人所害怕的,因为晚宴之后,主客需要对主人说几句感谢的话。只有等每位客人面前都端上了菜,客人们才可以开始用餐。通常,主人会在宴席开始的时候祝酒,祝愿他的客人们“hyvää ruokahalua”,也就是“胃口好”。客人们应该在主人祝酒之后再开始饮酒,唯有在晚宴迟迟没有开始的情况下才可以先喝起来。

芬兰人很少会在宴席进行的中途致辞,但在正式的场合则会这么做。在这种情况下,致辞经常会在两道菜上菜的间歇期进行。在宴会期间,主人会向每位客人敬酒,或者客人们可以举杯并注视对方,向彼此敬酒。当喝完杯中酒,把杯子放到桌上时,应该再度注视一下对方。

宴席通常以咖啡收尾。餐后酒也会和咖啡一同,或是紧接着咖啡之后被送上来。如果主人允许吸烟的话,这也是拿出香烟或雪茄烟的时机,除非主人已经之前就已经允许或者建议过了。离开餐桌的时候,无论主客是否已经致谢过,客人们也应该在合适的时候向主人表示简短的感谢。

饮料

3990-customs7_b-jpg

芬兰人每人每年消费约超过十升的纯酒精,相当于欧洲平均值。饮酒的习惯主要符合斯堪的纳维亚以及欧洲的习惯。因为芬兰人的确有饮酒的声誉,所有有人可能认为芬兰有自己当地的一些饮酒特色, 其实倒是没什么。的确,就象在北欧和英国的部分地区,狂饮在芬兰也相当普遍。

然而,相对烈酒而言,葡萄酒和啤酒的消费量近年来一直在增长。其结果就是更为端庄得体的饮酒习惯越来越普遍了。在商务活动中,午餐时饮酒已不多见。在公共部门则极其少见。

酒精消费根据社会经济背景的不同而发生变化。在某些情况下,也根据地域的不同而有变异。中欧和地中海的饮酒习惯影响到城市中产阶级的年轻人,以及受过高等教育的稍微年长些的芬兰人。

葡萄酒和其它酒精饮料的进口和销售基本都被国有的阿尔阔(Alko)集团所控制。个人只能够在阿尔阔商店里购买酒精饮料。酒精含量中等的啤酒和苹果酒则可以在其他食品店里购买。阿尔阔是葡萄酒的主要买家,储存了一系列广泛的,代表了各地风格和所有品质的酒,其中也包括最顶级的品牌。许多餐馆则直接从海外供货商那里进口自用的葡萄酒。

家中,葡萄酒一般是在周末的餐桌上饮用。不过在招待客人的家宴上或者餐馆内,也会预备葡萄酒。宴会经常会以小杯伏特加或白兰地等烈性酒开场。在以瑞典语为母语的芬兰人当中,这一习俗则几乎是必须的。这一程序是鱼类冷餐的组成部分,特别是在享用小龙虾时必须的搭配。以瑞典语为母语的芬兰人习惯在每次干烈性酒前唱一两句歌来让气氛活跃起来。大型晚宴上会有一位指定的司仪,他会决定干杯的间歇期,也会领歌。以芬兰语为母语的芬兰人的饮酒习俗则不那么复杂和结构化,虽然也有用芬兰语唱的祝酒歌。烈性酒一般会配上矿泉水,有时也可以是啤酒。啤酒也被用来解除桑拿引起的口渴。

访客们可以根据自己觉得合适的尺度来适应芬兰的饮酒文化。即使你的邻座一口把烈酒干了,你也不一定得照样做。 把酒杯举到唇边,不用咽下也是可以的。同样,你也可以在席间点矿泉水或是无酒精的葡萄酒。午餐一般都是配无酒精的饮料的。法规也支持节制。在芬兰,构成酒后驾车犯法的血液酒精浓度上限非常低,而处罚非常严厉。

小费

小费并不是芬兰生活的一部分,原因可能可以追溯到宗教传统较为看重节约这一事实。如今,一个不给小费的更为直言不讳的原因则是,顾客所付的费用里已经包括了不同寻常的服务或者客气的行为。也就是说,大家认为“服务已经包括在内”。小费在芬兰也是存在的,没有人会拒绝小费,但几乎没有人会为了没有收到小费而不满。

按照惯例,服务费包括在餐馆的账单内。然后,额外的服务费经常被加在那些由顾客的雇主买单的账单上。 那些自己用现钞付账的顾客一般会付一个较方便的最为接近的整数。这并不要求顾客掌握任何复杂的算术,没有人真会在乎小费到底是账单总额的10%还是15%。

在酒店给小费也不常见。如果你觉得自己给打扫房间的清洁工造成了额外的麻烦,不妨留些小费。 一般只有酒店的长期住客才给总台接待员小费。 如同世界其它地方的酒店行李员一样,芬兰酒店的行李员也会高兴地接受相当于一小瓶啤酒价格的小费。

出租司机不期待得到小费,但是顾客常常会付一个最为接近的整数给他。出租司机通常也接受用主要的信用卡付费的方式。在这种情况下,用现钞付小费就比较合适。

如果你是芬兰东道主的客人的话,小费一事就应尊重东道主的意见。

抽烟

抽烟在近年来已经减少,大家对于抽烟也更加持有否定态度。法律不允许在公共建筑和工作场所吸烟。芬兰人一向遵纪守法,对这项规定也不例外。然而,抽烟在各种年龄层次中仍非常常见。国际性的潮流已经增加了一小部分吸烟者对于雪茄的兴趣。

和很多其它国家一样,芬兰禁止在大多数餐厅和其它一切有执照的场所吸烟。

吸烟者应该懂得为他人着想。当客人应邀到主人家中作客,即使烟灰缸就摆在那里,客人也应该询问主人是否介意他抽烟。吸烟者可能会被带到阳台上,冷空气会让尼古丁的摄入量减少。

访问

在芬兰,家庭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交生活的中心,至少比起那些更加习惯和朋友在餐厅里见面的国家来说。 这当中既有文化的,又有经济的因素。 对于烹饪和葡萄酒日益浓厚的兴趣也增加了在家中宴请的频率。外国客人不用对被邀请至东道主的家中而感到不安。客人可以期待一种相当轻松和非正式的气氛。送束花或带瓶酒去主人家是比较合适的。

对于访客来说,较大的文化挑战是接受邀请,前往芬兰海边或湖边那无数幢夏季别墅中的一所。每四个芬兰人中就有一个拥有夏季别墅。对很多人来说,它被视作是第二个家。社会学家喜欢解释说,夏季别墅是芬兰人用来保持他们来自农村的过去的纽带。的确,许多芬兰人回到夏季别墅之后,会令人吃惊地变型为能干的渔夫,花匠,农夫,木匠或者林务工人。

客人不用参与这一角色转换,至少不用积极地参与其中。 从另一方面来说,主人会期待他接受夏季别墅的原始简单的生活条件,而不至于抱怨。不是所有的夏季别墅都会有电,自来水,抽水马桶或其它城市居民使用的便利设施。不少家庭甚至觉得电视机和一个真正的夏季小屋生活也是不相称的。

去夏季小屋时,客人可以穿得比较随便而实用。主人会预备雨鞋,雨衣和防风夹克,当气候变化或是外出钓鱼,采蘑菇,在林中散步时可以穿上。一位有经验的客人会了解到,在这种情况下,主人,特别是女主人为了给客人营造一个愉快的体验会费很多心思。如果能够帮助做些日常琐事的话,主人是会很感激的。比如说削土豆或者洋葱这类工作,客人可以尽管放心地要求。

对于主人最好的奖赏就是无论下雨还是阳光普照,客人们都觉得愉快。作为客人来说,礼貌地提出要离开的最好的时机是在第三天的早餐时分。唯有在主人特别挽留的情况下,才同意继续多呆几天 。

时间和季节

虽然季节更替各处都有,然而在芬兰,四季却是标志着一年中非常显著的变化。芬兰国土延伸到北极圈以北更远的地方,有着极端的气温和日照。毫不夸张地说,在芬兰存在两种文化,一是为几乎不落的夏季阳光和令人惊讶的高温所控制的,另一种文化则是以无情的寒冷冬季和北极那被日间微光偶尔穿透的阴暗为特征的。

虽然夏天每年都降临在芬兰,芬兰人仍然对它非常重视,以致在六月底的仲夏节之后,几乎整个国家都关闭五到六个星期。芬兰人大批去到在乡村的夏季别墅。没有夏季别墅的人们则在户外休闲,比如街头咖啡馆和酒吧,公园,海滩。人人都显得很友好,愿意交际,并且感觉很积极。公务和个人的通信可能会暂时被束之高阁,电邮系统”我不在办公室“之类快乐的自动回复会长达一个月之久,甚至更长。熟人之间的谈话也大多围绕鱼如何上钩,如何照管花园,而不是国际政治或经济这类重大事件。访客们会很容易发现,芬兰人在夏天都对住在芬兰感到特别自豪和愉快,而且也特别喜欢听到别人对此的称赞和附和。

随着冬季的来临,芬兰人关闭了他们的夏季别墅,把船停靠在干燥的船坞,为车辆换上冬季轮胎,把高尔夫器具藏在地下室,并且检查了一番滑雪用品。漫长的冬日里,芬兰人农村的老祖先们是靠制作和修补夏季使用的工具而度过的。他们的后代则在办公室里把国家建设成一个更加高效和现代的高科技奇迹。

芬兰人是很守时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简直是时间的囚犯。正如世界其它地方的人一样,身居要职的人每天的时间安排都很紧,错过一个会议约定会引起烦恼。约好的会议时间会被严格地遵守,而且尽可能地卡分扣秒。迟到15分钟会被认为是不礼貌的,需要道歉或者解释。音乐会,剧院演出和其它公共活动也都准时开始。国内铁路和汽车交通很少发生延迟。

总体来说,在芬兰,繁忙的生活方式已成为现状,一本记满了会议和谈判的日记本也是自豪和地位的象征,而不是日程杂乱的表现。在这样的环境中,为了宴请客人而特意留出的时间是体现这一场合价值的最重要的因素。当一个芬兰人不再看腕表,而是提议吃些或喝些什么,甚至去洗桑拿的时候,客人可以放心地相信,应该有望达成一种长久的商务关系或是友谊。

节庆

3990-customs8_b-jpg

芬兰人喜欢庆祝。芬兰的正式节庆日历和其它欧洲国家没有太大不同。一个主要的区别是新教路德教的日历上不包括天主教的所有传统节日。客人们可能会觉得奇怪,在欧洲大陆以喧闹欢乐的方式度过的节日在芬兰确是安静和严肃的。

在芬兰,圣诞节,特别圣诞夜是家庭的节日,人们通常在家里或和亲戚一起度过。圣诞习俗包括在故世亲人的坟墓旁点燃蜡烛。芬兰人祝愿彼此“圣诞快乐”,但是他们也常常说“祝你圣诞安宁”。圣诞日一般是安静的一天。圣诞节假期间的社交生活直到节礼日,也就是圣诞节的次日才会重新开始。

12月6日是芬兰的独立日,伴随有庄严的纪念仪式。芬兰于1917年获得独立。每年的独立日那天,人们都会纪念为捍卫芬兰独立而在战争中捐躯的烈士们。晚上,芬兰共和国总统会邀请2000名宾客参加独立日招待会,其中也包括驻芬兰的外交人员。收看招待会的电视转播则是芬兰全国喜爱的休闲节目。

冬天,忏悔星期二是唯一一个公众狂欢的节日场合,虽然它只不过是南部国家狂欢节的一个苍白的折射。符合逻辑的是,芬兰最为绚丽的年度庆典发生在一年里较为暖和的时候。五月一日在国际上是工人和学生的节日,可以被描述为北欧版的狂欢节。没有黑夜的夜晚-仲夏节-则是一个不受拘束的欢庆场合,因为对大多数芬兰人来说,它标志着夏季假日和乡间夏季别墅生活的开始。

桑拿

3990-customs9_b-jpg

五百万人,一百五十万所桑拿,这样的国家理应不需要正式的桑拿教育。芬兰人学习在桑拿里洗澡就像学习说话一样自然。访客可以在芬兰朋友或者熟人的陪伴下进行第一次桑拿体验,这可要比按照一套机械的指南,把桑拿变成一串沉闷的数字要有意思多了。

在芬兰,男人和女人都在桑拿里洗澡,但是除了家庭成员之外并不混浴。在芬兰也没有公共的混合桑拿。一个对桑拿犹豫不决的游客必须记得,桑拿是特地为他/她而加热的,对主人而言,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所以,只有因健康原因,才可以拒绝去尝试桑拿。

拥有桑拿对所有芬兰人来说都是非常自然的,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洗桑拿的方式。但是芬兰人从来不会对另一个人说他的方式是错的。只不过是个人喜好罢了。访客也应该遵照这一良好的传统,倾听你自己的身体,根据自己的节奏在加热的房间,淋浴房,户外,或是湖泊或海之间移动。效仿他人也会有所帮助,但是要避免极端。有些芬兰人觉得需要在烫人的桑拿里坐很长时间来显示他们的坚忍不拔。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明智的访客会悄悄走到外面,喝些饮料,并观赏风景。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用一种开放的心态来接受未知的仪式也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在热气蒸腾的房间里用一束柔软的白桦树叶拍打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也是非常令人愉悦并有治疗效果的体验。

桑拿不是为急匆匆的人准备的。洗浴结束之后,一般需要继续聊聊天,喝些饮料,也许吃一顿清淡的晚餐。大家也愿意听听客人对于桑拿体验的评论。不管怎么说,这是芬兰人永远不会厌倦的话题。

奥利•阿尔霍(Olli Alho)教授撰写,2002年11月,2010年3月更新
插图: 米卡•劳尼斯(Mika Laun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