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语在芬兰仍具活力,已成芬兰文化组成部分

我们采访了一些帮助萨米语在芬兰保持活力的人士,以了解这一语言的重要性。提示:这关系到沟通、文化和身份认同。

阅读文章

萨普米(Sápmi)是萨米人的故土,萨米人是欧盟地区内唯一被承认的原住民。芬兰、瑞典、挪威和俄罗斯四个国家的边界将萨普米分成四个部分。

在萨普米的不同地区,人们讲的是不同的萨米语言。地理上距离遥远的两地,虽然讲的都是萨米语,却可能相互听不懂对方的方言。

如今,萨米人是怎样传承这些语言的,他们的这些努力又对萨米文化和身份认同的保护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今天仍在使用的萨米语方言已不到十种,其中芬兰有三种:北萨米语,斯科尔特萨米语,伊纳里萨米语。

确保延续

一年一度的Skábmagovat原住民电影节在芬兰北部城镇伊纳里举办,其中部分电影在户外剧场上映,这里的座椅和屏幕都是用雪砌成的。摄影:Terhi Tuovinen/Lapland Material Bank

芬兰有超过2500人讲北萨米语,在挪威和瑞典还有25000多人,而讲斯科尔特萨米语和伊纳里萨米语的各有数百人。进入20世纪,斯科尔特萨米语和伊纳里萨米语已经近乎消亡,但是民间活跃人士和志愿者不懈努力,向年轻一代传授,确保了人们继续使用这两种方言。

有些萨米人不讲萨米语,或居住在萨普米以外的地方。对这些萨米人的人数有各种不同的估计,但根据芬兰萨米议会公布的信息,居住在芬兰的萨米人大约有1万人,萨米人的总人口超过75000人。

“许多家长希望他们的孩子最好不要学萨米语,而是集中精力只学芬兰语。”企业并购顾问、萨米人权利保护倡导者比莉塔·纳卡拉雅威(Pirita Näkkäläjärvi)说。在本文撰稿时,她刚刚当选萨米议会2020–2023届议员。“直到八十年代的时候,部分家长真的相信假如孩子不必肩负身为萨米人的重担的话,他们的生活将更轻松一些。”

今天情况已经不同了。芬兰北部城镇伊纳里(Inari)自1999年起每年举办名为“Skábmagovat”的原住民电影节,自2004年开始每年举办名为“Ijahis Idja”的原住民音乐节。前者意为“无尽之夜的思考”,在冬季举办;后者意为“无夜之夜”,在夏季举办。伊纳里是2012年落成开放的萨约斯(Sajos)萨米文化中心所在地,这里还有一座1998年建成开放的希达(Siida)萨米博物馆兼自然中心。

芬兰国家电视台Yle设有萨米语部,名为Yle Sápmi,以全部三种萨米语方言提供节目内容,包括三语版儿童电视剧集《Unna Junná》,以及广播节目、电视新闻、在线新闻等。类似Netflix的Sápmifilm服务则播放配英语字幕的萨米语电影。

活的语言

萨约斯萨米文化中心2012年在芬兰北方城镇伊纳里落成开放,这里也是萨米议会的会议场所。摄影:Terhi Tuovinen/Lapland Material Bank

节庆活动和媒体为保持萨米语言和文化的活力作出了贡献,但仅仅这些是不够的。“为保持语言的活力,我们需要结构性的支持和官方的支持。”纳卡拉雅威说,“但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我们这些能讲这种语言的人使用这种语言。”

这正是芬兰各地正在进行的萨米语言振兴工作所需要的支持。

在八十年代,年龄在三十岁以下、以伊纳里萨米语为第一语言的只有四个人。

1986年,伊纳里萨米语协会成立,以推广伊纳里萨米语。协会出版了书籍和杂志,还开办了三个“语言巢”:两个在伊纳里,一个在伊瓦洛。

语言巢是浸入式语言振兴的一个范例。教职员工全天使用特定的少数民族语言,从第一天就开始。“这个理念其实来自新西兰,在那里年长的毛利人对儿童讲【毛利语】,以振兴这种语言。”伊纳里萨米语协会负责媒体工作的佩特·莫罗塔亚(Petter Morottaja)介绍说。

“我们的语言巢采用日托班的形式,在这里照顾孩子的人全都讲伊纳里萨米语,即便孩子的家长不讲。”

如今,芬兰讲伊纳里萨米语的人数已经达到了350至450人之间。

“保持语言的活力很重要,因为这让我们保持多元化。”莫罗塔亚表示,“每种语言都包含文化的方方面面。一种语言消亡了,我们也会很容易失去其中所包含的文化内容。”

“重振少数民族语言与平等有关,但对我而言促进多元化是最重要的事情。”

双语教育

Ravggon自称为“来自沃斯托的萨米民谣摇滚乐队”,沃措(Vuotso)是芬兰北部的一座城镇。乐队在赫尔辛基的巴希拉综合学校举办演唱会,这所学校开设用芬兰语和北萨米语教学的双语课程。(左起:Matti Naakka,吉他手兼歌手;Unna-Maari Pulska,键盘手;Milla Elmiina Pulska,主唱;Erno Karjalainen,贝斯;Panu Klemettilä,鼓手。)
摄影:Antti Aunula/Ravggon

芬兰已经开设了若干所萨米语学校,不过赫尔辛基的巴希拉(Pasila)综合学校提供的课程有些不一样:同时使用芬兰语和北萨米语的双语课堂教学。

在本文撰稿时,这所学校有五名学生在上用芬兰语和北萨米语教学的双语课程,他们分别在一年级和二年级(年龄在7至9岁)。这所学校将为这些学生提供双语教育直至九年级(15岁)。

“这些孩子的学校教育百分之八十以北萨米语进行,其余以芬兰语进行。”学校校长玛丽亚·乌塔涅米(Maria Uutaniemi)介绍道。

除了用北萨米语为学生提供教育,学校还致力于更广泛地弘扬萨米文化。例如,萨米摇滚乐团Ravggon每年为学校全体师生举办一次演唱会。

“我们还在走廊和教室里展示萨米艺术,并邀请斯科尔特萨米人艺术家来访。”乌塔涅米说。

“我希望我们能为芬兰其他城市和欧洲北部国家树立一个榜样,介绍如何组织萨米语课程和萨米语教育。我希望最终能看到此类教育在整个欧洲北部推广。”

不只是孩子需要语言学习

艾娃(左)和阿瓦在赫尔辛基学习北萨米语。据估计70%的萨米人居住在萨普米以外的地方,萨普米是萨米人的故土。摄影:Jussi Nukari/Lehtikuva

获得萨米语课程教育的不仅仅是儿童。伊纳里的萨米语教育学院(Sami Education Institute)提供为期一年的北萨米语、斯科尔特萨米语和伊纳里萨米语强化语言课程。

学院还提供一些以发展口语技能为重点的实用课程。部分课程为个人定制,例如在教育、医疗、服务等行业工作的人,这些学员的工作要求他们有很高的萨米语口语水平。

“明年我们将开设为护士提供的课程。”学院院长艾娃-莉莎·拉斯穆斯-莫拉宁(Eeva-Liisa Rasmus-Moilanen)表示。

“我们还开设萨米文化课程。这种价值观反映在了我们所提供的所有教育中。我们的教育是建立在文化敏感性和理解的核心价值观之上的。”

除了在伊纳里开班,学院还开设全部三种方言的网络学习课程。“百分之七十的萨米人不住在萨米地区。”拉斯穆斯-莫拉宁解释道,“提供虚拟课程能把他们也纳入进来。”

对学习更多萨米语言有兴趣?

请访问Say it in Saami(用萨米语说),这是Niillas Holmberg和Katri Koivula创立的项目。其中包含北萨米语、斯科尔特萨米语和伊纳里萨米语里的有用的短语,以及关于萨米历史文化的信息。

撰稿:Tabatha Leggett,2019年10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