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享有选举权的那一天

芬兰在1906年就立法实现了普选,成为第一个赋予女性选举权的欧洲国家。

阅读文章

1907年3月15日和16日这两天在芬兰大小城镇和乡村中发生的事情,被载入了欧洲的史册。所有年满24周岁的公民,包括身份地位最卑微的女佣和佃农在内,统统都有了投票权。

在这两天里,人们纷纷涌向最近的村子——许多人在早春冰冻三尺的积雪上划雪前往——为的就是在选票上自己选择的候选人框框里勾上红线。

芬兰从1809年起沦为沙俄帝国辖下的大公国。在沙俄统治时期芬兰设有立法会议,即Diet,但是权力十分有限,而且议员清一色是来自社会上层的男性,召开的时间也不定期。。

俄国在日俄战争中战败之后,国内反对沙皇帝国主义统治的势力逐渐得势。这种政治动荡波及到了芬兰,1905年十月底芬兰发生了大罢工。这场风波的结果之一是,俄国沙皇颁布了一纸诏书,下旨在芬兰建立由普选产生的议会,芬兰政府制定的政策经议会通过方才合法。

议会改革的准备工作立即紧锣密鼓地展开,男女一律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原则从一开始就获得批准。1906年6月1日召开的芬兰立法会议批准了改革方案,规定选举在翌春举行。

“芬兰妇女支持涉及良知的大事”

筹备工作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议会改革在整个芬兰政治舞台上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时芬兰的那些所谓政党无异于“辩论学会”或“研讨小组”,不过此时都开始纷纷重组,为逐鹿问鼎做好准备。若干新的政党也组建了起来。

组织投票站和选举委员会、制定唱票程序和候选人提名方法、向公民宣传如何行使投票权等工作,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妇女尤其有必要受到启蒙,让她们意识到新机遇的到来。

姐妹们!

选举投票的日子就要到来了。

芬兰是欧洲第一个赋予妇女选举权的国家。我们要光荣地履行这项义务。姐妹们!在芬兰第一届真正民主的议会即将选举产生的时刻,所有的妇女同胞都不能缺席!责任重大,没有正当理由不参加选举投票的女性难辞其咎。

芬兰妇女所重视的涉及良知的首要事项为:

  • 支持国教
  • 改善社会风气
  • 厉行禁酒法令
  • 提高妇女地位

所有这些议题都将在议会中充分讨论。因此,姐妹们,大家都要挺身而出为社会除残去秽,先齐家后治国。

摘自Hedwig Gebhard夫人的竞选宣言

首届选举大获成功。投票率达到70.7%,未发生任何意外或骚乱事件。当时芬兰人大多达到了中等文化程度,近几年来已经在全国如火如荼的民族觉醒运动也促成了意识形态团体和政治组织的创建。

1907年大选:赫尔辛基市内的一座投票站。

1907年大选:赫尔辛基市内的一座投票站。照片提供:
国家文物委员会

选举结果在几周时间里逐渐明朗。社会民主党成为第一大党,赢得了议会200席中的80席。中间偏保守的“老芬兰人”党获得59席,而原先的那些执政党则全部一败涂地。进步的资产阶级政党“青年芬兰人”党赢得26个席位,瑞典党斩获24席。农民党——今日芬兰中间党的前身——获9个席位,剩下的2个席位为基督教工人党摘得。

在全部62位女性候选人中,19位(9.5%)当选第一届议会议员,其中大多数是社民党成员。女性在首届议会选举中的成绩堪称良好,因为二战爆发前的年月中有好几届议会当选的女性议员人数尚不及第一届。

新当选的代表们1907年5月底首次召集在赫尔辛基。议会于1907年5月25日在 Hakasalmenkatu街(如今更名为Keskuskatu)上的消防队大礼堂内隆重开幕。此后不久这栋建筑便被拆除了。

人们对新议会充满期待。空气中充斥着民族认同与民族自决的气氛,群情沸腾。重组后的议会工作从一位议员的演讲开始了,这样的人物在过去的执政机构里也是前所未见的。

这个人就是第一届议会中最年长的议员I. Hoikka先生——一位来自拉普兰的佃农。他的演讲是这样开场的:“身为来自拉普兰最偏远地区的一介农夫……”他的演讲号召议员之间求同存异,党派之间寻求包容,让竞选中的亢奋情绪尽快缓和下来。

1907年大选:芬兰西部Ylihärmä的一座农村投票站。

1907年大选:芬兰西部Ylihärmä的一座农村投票站。照片提供:国家文物委员会

第一届议会会议持续了三个月时间,所取得的重要成就包括限定面包店工人工作小时的法案,以及禁止酒精饮料的法律,这些都得到了工人运动和妇女团体的大力支持。然而禁酒令实际上一直到十多年以后才真正执行。

许多提案未能在议会获得通过,例如关于土地租赁、商业规范、残疾人与养老保险、义务教育等的法律。很多关键领域内的立法改革直到1917年芬兰赢得独立之后方才得以实施。

俄国沙皇仍手握批准法律的大权,他将芬兰越来越活跃的政治活动视为威胁,因此拒绝批准某些法律。此时鼓吹将自治地区俄国化的保守派在俄国正重新掌权。

1908年沙皇下诏,令关系到芬兰的事务的裁处程序愈加对芬兰不利。芬兰国内顿时抗议声浪高涨,结果沙皇不得不解散了芬兰议会,下令重新选举。

原本任期三年的首届议会仅维持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在芬兰仍是大公国的时期,这样的事情又重复上演了多次。几乎年年都在搞新的议会选举,这种情况直到芬兰独立之后方才结束。

 

Salla Korpela撰写,2006年4月,2011年更新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