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芬兰独立日

让我们来了解下芬兰最为鼓舞人心的庆典之一:独立日(12月6日)!试着用芬兰语念:Itsenäisyyspäivä。

阅读文章

每年12月6日的芬兰独立日庆祝是最为鼓舞人心的节庆活动之一。 (试着用芬兰语念“独立日”这个词:Itsenäisyyspäivä)。芬兰于1917年获得独立。我们的美国记者记述了他在芬兰独立日的所见所闻。

我觉得芬兰独立日的有趣之处在于庄严与娱乐两不误。比方说,严肃庄重的这一面体现在爱国主义演讲、瞻仰烈士公墓、参观战争纪念馆、教堂的特别仪式等等。赫尔辛基的青年学生们头戴传统的白色学生帽,手持火炬,从希塔涅米(Hietaniemi)墓地出发,游行至参议院广场,然后在广场上聆听演讲和音乐演奏。芬兰总统在这一天要为数千人颁发奖章和奖状,以表彰他们的杰出成就。

而轻松活泼的这一面呢,你会看到人们用蓝白两色的蜡烛装点窗户,面包房会特别制作蓝白两色的甜点,商店也换上蓝白两色的装饰,到处都能看到蓝白两色的芬兰国旗。电视上播放着爱国主义的乐曲,生动的谈话节目,以及经典影片《无名战士》(The Unknown Soldier),这是根据芬兰作家瓦伊诺·利纳(Väinö Linna)关于二战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作品。

人人喜气洋洋

在2015年芬兰总统独立日招待会上,九十高龄的老兵维科·朗达(Veikko Ranta)与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握手。总统夫人叶妮·郝季沃(Jenni Haukio)在一旁陪同。朗达曾在二次大战中服役。

在2015年芬兰总统独立日招待会上,九十高龄的老兵维科·朗达(Veikko Ranta)与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握手。总统夫人叶妮·郝季沃(Jenni Haukio)在一旁陪同。朗达曾在二次大战中服役。照片:芬兰总统办公室

芬兰人在这一天大多心情舒畅,喜欢与家人或亲朋一起聚餐。在我度过的第一个芬兰独立日里,我和几个同学去了一家不错的餐馆,享用了一顿可口的芬兰料理。

席间我们谈论起自由的意义和芬兰的历史。在赢得独立之前,芬兰作为俄罗斯帝国版图内的一个自治公国达108年之久;而在这之前,芬兰则是瑞典王国的一部分。在二次大战期间,芬兰人不得不为了捍卫自由而战。

我们也聊起了不那么沉重的话题,并且品味美酒和佳肴。我发现这样的小聚既清雅又让人兴奋,应该经常这样聚聚才好。

在独立日这一天,芬兰全国各地纷纷举办各种正式的和非正式的社会活动。不过,独立日傍晚才是庆祝的高潮。芬兰总统亲自主持独立日招待会,邀请嘉宾贵客出席这场盛大庆典。受邀者包括军队高官、政要、警界精英、外交人士以及著名运动员、艺人和社会活动家等。国家电视台现场直播招待会盛况,芬兰半数人口都会兴致勃勃地坐在电视机前收看。

2千余位嘉宾列队依次入场,逐一与总统夫妇握手,电视台记者在一旁做现场转播评述。在家中观看电视转播的芬兰百姓们也不时发表自己的高见:“她这件晚礼服真赞啊!”或者“他怎么连领结都不戴呢!”又或者“她好像瘦身挺成功的嘛!”抑或是“和某某在一起的那位女士是谁啊?”

激动人心的时刻和围观的人群

Foto: Oficina del Presidente de Finlandia Un par de miles de invitados charlan, beben, bailan y posan para los medios de comunicación en el Palacio Presidencial, durante la recepción anual del Día de la Independencia.

在一年一度的独立日招待会上,两千余名贵宾齐聚总统府,交谈、宴饮、起舞、接受媒体采访照相。图:芬兰总统办公室

之后,乐队开始奏乐,观众们将看到嘉宾们翩翩起舞和享用餐饮的场面。记者们在现场四处走动,采访名人贤达,让他们发表对独立的想法。受访者们的回答往往中规中矩,鲜有惊天动地之语。

到了一定的时点,转播镜头就必须关闭了,媒体记者撤场收队。之后发生了什么,将成为全国民众热议的话题,而之后一周内出版的小报将连篇累牍地把舞会上传出的各种小道消息传递给读者。其中往往不乏精彩的爆料,足够公众消化一阵的。

我一位朋友的妻子对总统独立日招待会很感兴趣。有一次,她坚持要求尽可能靠近总统府,以便看到那些名人们从车里走出来。

她说:“这样不是很带劲吗?”他回答道:“好吧,假如天不是那么冷、雪不是下得那么大的话,还可以。”她反驳道:“哦,你就别再抱怨了!哇!快看!那谁谁谁从车子里出来了耶!”于是,这天傍晚他们夫妻二人就是这样度过的。

其它庆祝形式

Con sus tradicionales gorras blancas y portando las antorchas, los estudiantes de Helsinki marchan desde el cementerio de Hietaniemi hasta la Plaza del Senado, donde habrá discursos y música.

赫尔辛基的青年学生们头戴传统的白色学生帽,手持火炬,从希塔涅米墓地出发,游行至参议院广场,然后在广场上聆听演讲和音乐演奏。图:Pauli Antero/Flickr, cc by nc nd 2.0

而另一方面,也有人对招待会不怎么满意。他们在总统府对面集会,打着标语,高呼社会不公和其它当下热门的政治口号。不过抗议者的人数通常寥寥无几。

还有一些好事者自行组织民间招待会和舞会。有些人还在自己家里举办独立日晚宴,宾客个个穿戴整齐,享用美酒佳肴,将电视上正在直播的总统招待会当作晚宴背景。

芬兰学童们也有机会参加专门为他们举办独立日庆祝会。赫尔辛基市长会邀请全市的小学四年级学生齐聚芬兰大厦(Finlandia Hall),这是由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设计的地标建筑之一。我的女儿们为了参加这个盛会,穿得有模有样,还去做了头发。所有出席这个派对的女孩们都有自己的“男伴”——有些男孩子这一天大概是一生中第一次戴领结。十来岁大的小孩子们这一天算是见到大场面了!

人人都有自己庆祝芬兰独立日的方式。其主要意义在于,芬兰赢得自由来之不易,为了捍卫自由也历经了浴血奋战。芬兰人自幼就受到这样的教育,即民族独立自由并非从天而降 。每年12月6日这一天,每个人都会回忆起这段历史。

 

Russell Snyder 撰写,2014年11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