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芬兰议会大选深度解析

《赫尔辛基日报》的政治新闻记者深入浅出地解析了2015芬兰议会大选走势。

阅读文章

2015芬兰议会大选期间和选举结束后,将会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热点?芬兰最大的日报《赫尔辛基日报》的政治新闻记者Unto Hämäläinen发表了深入浅出的评述。

芬兰议会大选将于2015年4月19日举行。大选结束之后,各党派将立即着手谈判组织联合政府,新一届政府最早将在五月份正式开始执政。 

芬兰每四年选举新的一届议会,依照惯例,新组建的联合政府在之后的四年期间将不再重组。尽管有此传统,分别在距离大选尚有一年时间的2010年和2014年,芬兰政坛还是发生了变局。不过在这两次重组之后,新政府还是继续延续了原有的政治路线,直至这一届期满。 

在2015年大选进行之前,芬兰政府由偏保守的民族联合党领袖亚历山大·斯图布(Alexander Stubb)总理领衔, 由两个大党(民族联合党和社会民主党)联手两个小党(瑞典族人民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这四个党派组成的联盟其实是一个相当微弱的多数:在200席的芬兰议会中仅占102席。 

寻求合作

社会民主党主席安蒂·林内(左)和司法部长安娜-玛雅·亨里克森(Anna-Maja Henriksson,右,瑞典族人民党)在最近举办的教育展会上与一只“大公鸡”(中,所属政治党派不明)合影。

社会民主党主席安蒂·林内(左)和司法部长安娜-玛雅·亨里克森(Anna-Maja Henriksson,右,瑞典族人民党)在最近举办的教育展会上与一只“大公鸡”(中,所属政治党派不明)合影。摄影:Vesa Moilanen/Lehtikuva

现在看来,民族联合党和社会民主党之间的合作在新一届政府中显然将难以为继。两党之间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尤其是在大选之前的这一年中。社民党主席、2015年大选前这一届政府的财政部长安蒂·林内(Antti Rinne)已经公开表示,他认为两党在本次大选后组成的新政府中将不大可能继续共事。 

芬兰国家广播公司Yle发起的民意调查表明,上述两个大党的支持率都在下滑。这次调查的结果显示,2015年最大的赢家将很有可能是保守的中间党,预计该党将有可能获得56个议会席位,比上届增加21席。中间力量党在2011年的大选中损失了16席,因此从2011至2015年间,该党一直是在野联盟的一份子。

中间党在在野党中的同盟军是走平民路线的“芬兰人”党,2011年大选中后者从5个席位的小党一跃而赢得39个议席,从而成为当年大选日的最大赢家。尽管选举结果大获全胜,但因为芬兰人党强烈反对欧盟援助希腊和葡萄牙,因此站在了反对党的行列中。 

就2015年大选,芬兰人党及其党派主席蒂莫·索伊尼(Timo Soini)都曾宣布说该党已经做好了肩负起组建新一届联合政府的责任的准备。假如该党能够保持住上届选举中的支持率的话,此次入阁将大有希望。民意调查显示,芬兰人党的支持率仅略微有所下降。 

政治联姻朝秦暮楚

2015年1月,各党派领袖蒂莫·索伊尼(左,芬兰人党)、亚历山大·斯图布(民族联合党)、安蒂·林内(社会民主党)和尤哈·西皮莱(中间党)在芬兰工商业联合会举办的论坛上上演群英会。

2015年1月,各党派领袖蒂莫·索伊尼(左,芬兰人党)、亚历山大·斯图布(民族联合党)、安蒂·林内(社会民主党)和尤哈·西皮莱(中间党)在芬兰工商业联合会举办的论坛上上演群英会。摄影:Markku Ulander/Lehtikuva

芬兰将有可能出现三大党派联手组建新政府的局面,这个多数派将占据120个左右的席位。假如民意调查结果可信,芬兰的下一届总理将会是中间党的尤哈·西皮莱(Juha Sipilä),这将是芬兰政坛上的新面孔。西皮莱于2011年首次当选议员,翌年成为党派主席。这位现年54岁的议员曾经是IT行业内的企业家和公司总经理。 

中间党将不得不从另外三个较大的党派中挑选两家结盟,这三个党派分别是芬兰人党、社会民主党和民族联合党。落选的那一家将成为在野党。小党派也有机会加入政府,这在过去几十年来的芬兰政坛上并不鲜见。例如,瑞典族人民党36年来一直是芬兰联合政府中的一员,虽然这个党在议会中的席位不过十个而已。

新一届政府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是经济。根据芬兰财政部的说法,芬兰国民经济正处于“极其困难的局面”中。在本届政府执政的2015–2019年间,经济增长速度预计将十分缓慢。

由于俄罗斯经济状况的疲软,未来数年中芬兰的出口将很有可能受到影响。芬兰银行估计,假如油价不变的话,2015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将缩水4.4%。

位于芬兰东部的拉彭兰塔(Lappeenranta)理工大学的佩卡·苏戴拉(Pekka Sutela)教授是研究俄罗斯经济的芬兰专家。他估计芬兰对俄出口额将会减半。近年来俄罗斯占到芬兰出口总额的8%左右。 

预算削减在意料之中

基督教民主党主席派依维·拉萨宁(Päivi Räsänen)(右)和社会民主党主席安蒂·林内2015年3月在赫尔辛基大学出席多党派辩论会。

基督教民主党主席派依维·拉萨宁(Päivi Räsänen)(右)和社会民主党主席安蒂·林内2015年3月在赫尔辛基大学出席多党派辩论会。摄影:Martti Kainulainen/Lehtikuva

经济增长疲软,意味着芬兰财政在下一届议会的整个任期内仍将出现赤字。芬兰国债余额将继续增加。据估计到2019年,国债余额将增加到1240亿欧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3%。在此次大选之前,预算赤字已逼近1千亿欧元。

新一届政府必须实现财政支出的大幅削减。教育、社会计划和医保构成了芬兰国家预算支出中的大头。各大党派均已宣布他们已经准备好削减数十亿欧元的预算开支。 

民族联合党在预算开支削减之外还提出了减税的动议。这一想法得到了芬兰工商业联合会的支持。中间党、社民党和芬兰人党均不支持大规模减税,而是希望维持税率不变。 

新政府很有可能在任期一开始就必须作出关于预算开支削减的决策,不过可能要到任期届满之前的2018年和2019年方能实施。许多经济问题专家都建议延后预算削减的实施,以免国内需求因此不振。

是否加入北约?

芬兰八个政党的领导人在后台等候电视直播。

芬兰八个政党的领导人在后台等候电视直播。摄影;Markku Ulander/Lehtikuva

只有一个领域肯定不会削减预算。各党派均认为国防开支在未来几年里应当大幅增加。 

“我们国家安全政策的执行环境发生了变化。”亚历山大·斯图布总理在2015年3月24日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我们必须保持警惕。”

芬兰正在就国防合作与瑞典展开谈判。其目的不是要建立军事同盟,而是寻求协同,发展和平年代的合作关系。

在新政府制定的执政方针当中,一定会提及与北约的合作。芬兰自1994年起成为北约的和平伙伴,正寻求继续与北约开展积极合作。

但是,至少在近期内,芬兰尚不会争取成为北约成员国。在较大的党派中,中间党、社民党和芬兰人党均不支持加入北约,而民族联合党对此投赞成票。在较小的政党中,左翼联盟、绿色联盟和基督教民主党反对加入北约,瑞典族人民党则表示赞成。 

• 评论专稿 •

Unto Hämäläinen撰写,2015年4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