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辛基 Slush 大会

Slush大会上的创业者——芬兰未来命运的主人翁

高技术创业者运动Slush已经在芬兰和海外产生了重大影响。是的,Slush已经超越了普通展会的疆域,已然成了一种运动: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赫尔辛基会场的与会人数从300人飙升到了16000人。

阅读文章

Slush是一场高科技公司创业者的盛会,每年11月在赫尔辛基举办(2016年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举行),这已经广为人知。不过Slush的CEO玛丽安内·维谷拉(Marianne Vikkula)却坚持认为Slush不是简单的展会,而是一场运动。

Slush始于2008年里阴暗的日子,最初只不过300来人聚在赫尔辛基探讨创业与技术的事情。芬兰的冬季并非“阴暗”的唯一原因:全球金融危机正在加重,许多国家都已经陷入到了严重的萧条之中。

参与 Slush的这些年轻人——其中许多还是在校学生——想要的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们不要过传统白领在大公司朝九晚五上班的日子,他们要自己创业。这个想法从那时至今一直都很有吸引力:最近的一届Slush赫尔辛基年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6000名与会者,包括创业者、投资人、学生、媒体记者等。此外,Slush还远赴新加坡、上海、纽约等地组织了多场活动。

创业的文化

Slush在许多国家组织了活动;生意与娱乐两不误,正如新加坡Slush活动中的这场“激光剑比武”所示。

Slush在许多国家组织了活动;生意与娱乐两不误,正如新加坡Slush活动中的这场“激光剑比武”所示。图片:Melvin/Slush

“我们产生的最大影响无疑是文化上的。”维谷拉说道。“只要看看今日的媒体是怎样看待创业的就知道了。在年轻人当中这种影响更大。年轻人都想自己创办公司。”

阿尔托大学(Aalto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佩卡·伊尔马谷纳斯(Pekka Ilmakunnas)对这种说法表示同意。他认为芬兰政府和草根运动都在鼓励自主创业,这是好事情。尽管如此,变革的发生是渐进的,我们不能指望奇迹在一夜之间发生。

“Slush和其他举措都在鼓励建立创业公司,但许多这样的公司是很短命的。”伊尔马谷纳斯说道。“而那些生存下来的当中,只有极少数迅速壮大而成为了大的雇主。有许多创业公司是很重要的,但是不能指望因此而迅速解决失业问题。”

资本、人才与良好的教育

Slush大会上,伟大创意满天飞,在大家的头顶盘旋,就像卡通片里的电灯泡那样。

Slush大会上,伟大创意满天飞,在大家的头顶盘旋,就像卡通片里的电灯泡那样。图片:Jussi Hellsten

芬兰创业公司受到了全世界的瞩目:游戏产业的生力军Supercell、物联网专业公司Enevo、医疗技术先驱企业Blueprint Genetics等仅仅是少数几个范例而已。现在全球投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芬兰的新兴公司。2015年约十亿欧元风险资本投向了芬兰创业公司。

“目前在整个欧洲范围来看,芬兰的早期风险投资额占GDP的比重最高。”维谷拉介绍说。“其中有许多协议就是在Slush大会上签订的。2013至2015年间,Slush的投资人见面会为创业公司筹集到了超过5亿欧元的资金,其中芬兰公司获得了约2亿欧元的投资。”

尽管Slush在吸引风险投资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维谷拉认为现在出现了更多的挑战亟需应对。首当其冲的问题之一是创业公司如何招募到一流的人才。她解释说Slush希望鼓励年轻的芬兰人接受良好的教育,同时吸引高技能移民来芬兰工作。

伊尔马谷纳斯强调说,为确保芬兰经济未来的健康活力,必须多种措施多管齐下。

“有外国公司在芬兰开展创业活动。”伊尔马谷纳斯表示。“但是从长远看,国内新公司的发展和就业岗位的增加也很重要。竞争力归根结底靠的是研发和良好的教育。”

来自诺基亚的惊喜备受期待

看一看未来的模样:在诺基亚展馆前,一名Slush与会者正在试用一件三星的产品。

看一看未来的模样:在诺基亚展馆前,一名Slush与会者正在试用一件三星的产品。图片:Jussi Ratilainen

从长远来看,Slush一类的运动将对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但就单个公司的层面而言Slush同样极其重要。Slush已经成为这些公司发布新产品的一个重要论坛。这些重大发布活动既来自于小创业公司,也有来自于大公司的。2016年所有人的目光都将投向诺基亚。

诺基亚在2014年的Slush上发布了N1平板电脑,从而宣布重返消费电子产品市场。现在诺基亚又通过与芬兰公司HMD Global达成许可协议而重新进入手机市场。业界普遍猜测在2016年的Slush上诺基亚将会揭开其新款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面纱。成千上万的创业人士将会为新公司和新创意的涌现而欢欣鼓舞,但他们也渴望了解曾经的巨人诺基亚是否能够再次推出伟大的创新。

David J. Cord撰稿,2016年11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