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臭虫,游戏:上百家初创企业进驻赫尔辛基的“玛利亚01”

“玛利亚01”曾经是一家医院,新近改建成为初创企业孵化基地,并且仍在不断发展壮大中。我们采访了三家公司:第一家设计专供女性的在线游戏,第二家制作训练小狗的app,第三家专门消灭臭虫。

阅读文章

玛利亚医院于1886年开业,是赫尔辛基最老的医院。2014年这家医院结束营业,原址经过翻新改建,成了“玛利亚01”(Maria 01)——初创企业的孵化基地。

现在他们正在扩建园区,计划将其打造成为欧洲最大的初创企业中心。

入驻这个非盈利组织的有初创公司、投资人和商业加速器。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年轻公司进驻,到2023年扩建完工时,这个数字将膨胀到超过650家。以下介绍的是在撰稿时已在这里安家的三家公司。

特定的目标受众

在波点工作室的第一款游戏《时尚造型师》中,游戏玩家设计造型,吸引粉丝关注,将时装与社交媒体相结合。
摄影:波点工作室

奥莱斯雅·玛雅拉科索(Olesja Marjalaakso)在游戏产业中工作的时候,不能不注意到一个问题。

“游戏公司里全是男性,他们制作的游戏都是给男人玩的。”她说,“我希望制作给女人玩的游戏。”

波点工作室(Polka Dot Studio)以一个很好的创意吸引到了“愤怒的小鸟”之父彼得·维斯特巴卡(Peter Vesterbacka)等重量级投资人。波点工作室的第一款游戏《时尚造型师》(Trendy Stylist)将时装与社交媒体相结合。游戏玩家设计造型,吸引粉丝关注,很像社交媒体上的大咖。

他们的下一款游戏《闲置猫咪》(Idle Kitty)是一款闲置游戏,玩家将专注于打造虚拟收入流。玩家经营一家精品小店,争取顾客的青睐:顾客全都是动物。

“我们的玩家遍布世界各地,但是我们最大的市场是美国和俄罗斯。”玛雅拉科索说,“我们的目标是为女性打造独一无二的全新游戏体验。”

听话的狗:Mind the app

“关键在于狗是怎样学习、它们是怎样看你的,包括你的肢体语言。”OneMind Dogs公司的CEO诺拉·凯斯基瓦里说。
摄影:OneMindDogs

OneMind Dogs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亚妮塔·莱诺宁(Janita Leinonen)曾经有一条在敏捷性比赛中得到冠军的狗,后来它耳朵聋了。莱诺宁要么只能让这条名叫泰科拉(Tekla)的边境牧羊犬退休,要么就开发出一种与它沟通的新方法。她选择了后者。结果她的新方法太有效了,她于是决定将这个方法用到其他狗狗身上。

“我们的训练理念是从狗的视角出发的。”OneMind Dogs公司的CEO诺拉·凯斯基瓦里(Noora Keskievari)表示,“关键在于狗是怎样学习、它们是怎样看你的,包括你的肢体语言。犬类训练中一个常见的错误就是从人类的视角出发。这对狗而言是不合逻辑的,所以不会很有效,于是人们就放弃了训练,结果狗就有了行为问题。”

OneMind Dogs通过在线服务提供犬类敏捷性训练和幼犬训练。他们约70%的顾客来自北美,但是公司很高兴能以赫尔辛基的“玛利亚01”为基地。

“我们从创建至今一直驻扎在‘玛利亚01’。”凯斯基瓦里说,“‘玛利亚’为初创企业开发了一套很好的模式,对赫尔辛基市和‘玛利亚01’取得的成就我感到很自豪。我曾经去过世界各地许多相似的地方,而‘玛利亚’是最好的之一。顺便一提,你每次来到这片街区,一定要试试这家餐厅。超赞的!”

防臭虫于未咬

没错:这不是臭虫的照片。没有人希望看到臭虫,连照片也不想看。这个心形手势中是又一条可爱的乖狗狗为OneMindDogs摆pose拍照。
摄影:OneMindDogs

马丁·高斯(Martim Gois)曾去东南亚进行了一次此生难忘的旅行——直到他在印度尼西亚一家酒店里遭遇了臭虫。

“那次经历让我对虫害控制感到沮丧。”他说,“等酒店员工看到臭虫,已经太晚了。对付臭虫的传统方法就是杀虫剂,但是臭虫已经发展出了抗药性。这些都是事后的措施,我想要的是预防性的办法。”

他和其他人联合创立了瓦尔帕斯酒店(Valpas Hotels),并设计了一个解决方案:床脚里暗藏一种环保的臭虫“陷阱”。酒店用瓦尔帕斯的设备替换了原有的床脚。

当有臭虫落入陷阱,无线设备将会通知酒店员工。其设计初衷是:臭虫一出现就立即处理,防止它们常驻。

“瓦尔帕斯”(Valpas)是芬兰语单词,意思是“警惕”或“警报”。“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欧洲11座城市的40余家酒店。我们希望为旅客提供真正的价值,确保酒店和客人的安全。我们的目标是:客人和场所的状态将比我们刚发现他们的时候更好。”

撰稿:David J. Cord,2019年11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