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童装的自由时尚

芬兰的童装设计不仅注重美观舒适,而且生产方式符合道德良知,长久耐穿,无性别歧视,因此将对整个行业的潮流走向产生影响。

阅读文章

在男女平等呼声日渐高涨的今天,以颜色和图案区分男女童装的传统方式已经无可救药地过时了。

男孩喜欢蓝色的汽车,女孩最爱粉色的公主娃娃,这种乾坤两分的公式不适用了。父母越来越愿意给孩子们穿中性款的童装。而且,他们情愿寻觅小公司的个性化设计,不喜欢巨头制衣连锁品牌的产品。

“当前童装趋势的核心是对价值观越来越高的认同,尽可能追求道德良知和环保。”HarakanpesäShop(喜鹊窝商店)创始人玛丽卡·韦斯特伦德(Marika Westerlund)表示。“喜鹊窝”是总部设在赫尔辛基的芬兰设计零售商,其主要产品是童装。

“这种基于道德良知生产以及中性风童装设计的新浪潮方兴未艾,各品牌一时难以满足顾客需求。”她说道。“如今网店上的人气款往往在几小时之内就被抢购一空。”

图案大胆,都市态度

Wildkind Kids(野孩子)的中性童装图案奔放,让孩子们可以穿着尽情“野”,真是名副其实。
摄影:Johanna Laitanen

Wildkind Kids(“野孩子”)是一个国际成长前景看好的品牌,这个品牌的核心理念是彻底的中性化。

“一开始我们想设计一个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服装系列,然而弄出来的图案有点太过疯狂了,现在我们索性就以大胆的图案和色彩为风格了。”Wildkind Kids的联合创始人姐妹俩之一艾米莉亚·莱塔宁(Emilia Laitanen)表示。

品牌名称可谓名副其实。“图案很‘野’,服装设计也让孩子们穿在身上可以到处‘野’。”莱塔宁介绍说,“我们从滑板文化中获得很多灵感,因为我们自己小时候就经常玩滑板,和其他玩滑板的孩子们‘野’在一起。”

产生影响,抛砖引玉

Papu在设计中采用了鬼魂和动物造型。Papu是以道德良知原则为基础创建的芬兰童装品牌之一。
摄影:Mikko Ovaska

和许多国家的经历相似,芬兰一度繁荣的纺织业也因来自低生产成本国家的进口产品占领市场而急剧萎缩。但是,一家相对新生的纺织品公司Nokian Neulomo却一再获得成功。

当芬兰服装品牌Nanso决定在西南部城市诺基亚(对的,就是“那个”诺基亚)的工厂全线停产的时候,Nokian Neulomo介入进来,继续生产,而且继续招工。Nokian Neulomo坚持可持续的、符合道德良知的生产。公司拥有自有产品系列——Neulomo,同时也为另几个芬兰品牌制造服装,包括Papu、Uhana Design和TAUKO。

2012年创建的童装品牌Papu(芬兰语意思是“豆子”)是市场上首批以道德良知原则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品牌之一。“从品牌创始,我就希望能产生影响,抛砖引玉。”Papu创始人、设计师安娜·古勒盖拉(Anna Kurkela)说道。

最初,对于是否要留在一个因人权问题和环境污染而声誉不佳的行业里,古勒盖拉曾经犹豫过。“我很快就发现,要影响这个行业,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行业内着手,改变做法。”她说。她和丈夫尤西·古勒盖拉(Jussi Kurkela)都持有Nokian Neulomo公司的少数股权。

自由思考,消除成见

HarakanpesäShop(喜鹊窝)创始人玛丽卡·韦斯特伦德介绍说,芬兰最受欢迎的童装品牌之一是Vimma。图中的宝宝衬衫是Vimma的Braid系列设计中的一款,这个系列如今已经成为现代经典。
摄影: Mari Storpellinen

如今,中性服装已经大行其道。传统的童装设计历来重在方便孩子自如活动,现在则还要鼓励他们自由思考。这一点家长们是欢迎的。

“孩子一生下来就被预设为某种角色,我不希望给自己的女儿套上这样的框框。”时装设计师、R/H品牌联合创始人之一艾米莉亚·赫内斯涅米(Emilia Hernesniemi)表示。她是多丽丝(Doris)的母亲,撰稿时多丽丝一岁。

“我希望多丽丝舒服自在,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多丽丝的爸爸汉努·希勒斯蒂奥(Hannu Hirstiö)说道,“我了解女儿,知道她喜欢做什么,所以我给她挑的衣服都是能让她做回自己的。”

儿童并不是中性服装的唯一受益人群。Papu公司的安娜·古勒盖拉讲了这么个故事:“我很高兴地发现,一位男顾客有一次买了我们的Kanto裙子,回去当睡衣穿。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撰稿:Mari Storpellinen,2018年4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