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u 精神,桑拿,西贝柳斯,以及重金属

正值西贝柳斯150周年诞辰之际,让我们一起听听作曲家本人用过的钢琴有着怎样美妙的声音,看看他和重金属音乐到底有些什么共同之处吧。

阅读文章

2015年是芬兰民族音乐家让·西贝柳斯150周年诞辰纪念,芬兰和世界各地都将举办多场特殊纪念活动和音乐演出。我们特向两位业内人士请教了如何参与这一盛事的贴士。结果发现,西贝柳斯与重金属,其实共同之处还真不少。

芬兰钢琴家佛克·格拉斯贝克(Folke Gräsbeck)对西贝柳斯情有独钟,后者600余部作品中他曾经演奏过其中的三分之二,包括新近发现的90部遗稿的首演。

4月份,格拉斯贝克将发行一张专辑,其中录制的是在西贝柳斯故居——坐落于赫尔辛基以北40公里处的小镇耶尔文佩(Järvenpää)的阿伊诺拉(Ainola)别墅——用西贝柳斯曾经用过的钢琴来演奏的曲目。这台施坦威钢琴是作曲家50岁时收到的生日礼物,如今已经是“百年老琴”了。

“弹奏这架钢琴是一种纯粹的乐趣,音质温暖、细腻,富有诗意。”格拉斯贝克说道。“想来在这间老屋里,空气中必有音乐家的灵魂在与琴音共振吧。”

BIS Records 唱片公司新近录制了西贝柳斯所有传世作品的全集,其中包括格拉斯贝克与指挥家奥斯莫·万斯卡(Osmo Vänskä)和拉赫蒂(Lahti)交响乐团合作演奏的多部作品。

浓缩于68张CD之中的50年音乐历程

“西贝柳斯所有作品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旋律感非常强。”钢琴家兼西贝柳斯研究专家佛克·格拉斯贝克说道。

“西贝柳斯所有作品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旋律感非常强。”钢琴家兼西贝柳斯研究专家佛克·格拉斯贝克说道。摄影: Sinimaaria Kangas

“现在我们有了这套68片CD盒装,终于能够聆听西贝柳斯在1883年到1931年间创作的全部曲目了。”格拉斯贝克说道。“这些作品的一个主要共同点就是旋律感非常强。即便从西贝柳斯年轻时的作品中,你也能听到动人心魄的旋律。当时,他尚未谱写出在《库列弗交响曲》(Kullervo)和《莱明凯宁组曲》(Lemminkäinen)中那样的《卡勒瓦拉》浪漫主义音乐语汇,也还未达到之后他那些大型交响乐作品中的高度。但是那种强烈的旋律感,这是他从一开始就具备了的。”

格拉斯贝克力推西贝柳斯那些比较鲜为人知的作品,他认为其中许多作品能够给听众带去真正的愉悦享受,能够在少数那几部“巨作”——如《芬兰颂》(Finlandia)、《悲伤圆舞曲》(Valse triste)、小提琴协奏曲以及七部交响乐作品——之外拓展听众的视角和理解深度。

钢琴家格拉斯贝克将在芬兰西南部的考尔伯(Korpo)岛上举办自己的音乐节,届时既打算演奏脍炙人口的作品,也将向世人展现那些沧海遗珠的魅力。此次活动安排在2015年7月举办,并特邀来自澳大利亚的弗林德四重奏(Flinders Quartet)担任嘉宾。2015年,格拉斯贝克还将前往德国柏林、以色列特拉维夫以及芬兰拉赫蒂演出,拉赫蒂的西贝柳斯音乐厅是“迄今为止聆听西贝柳斯作品的最佳场所”,格拉斯贝克表示。“这里的音响效果堪称完美。”

在拉赫蒂举行的西贝柳斯音乐节上,将有BBC交响乐团与芬兰明星指挥家万斯卡、莱夫(Leif Segerstam)、尤卡佩卡·萨拉斯特(Jukka-Pekka Saraste)以及萨卡利·奥拉莫(Sakari Oramo)的联袂演出。

格拉斯贝克还曾经录制过与西贝柳斯的外孙女萨图·亚拉斯(Satu Jalas)的合作演奏。萨图·亚拉斯继承了西贝柳斯本人曾经用过的小提琴,这把琴是作曲家当远洋船长的叔叔让(Jean)买来的。年轻的约翰·尤李乌斯·克里斯·西贝柳斯(Johan Julius Christian Sibelius)——昵称亚内(Janne)——后来索性改用了他叔叔的那个响当当的名字Jean(让),而且就此名垂千史。亚拉斯的姊妹阿伊诺(Aino)是专业的双簧管演奏者,她的儿子劳里·波拉(Lauri Porra)则是芬兰最顶尖的电影音乐作曲家兼贝斯手之一,在流行、爵士和摇滚之间皆得心应手。

西贝柳斯是重金属教父?

“假如你对芬兰重金属感兴趣的话,那你绝对应该听一听西贝柳斯。“西贝柳斯的曾外孙劳里·波拉如是说。

“假如你对芬兰重金属感兴趣的话,那你绝对应该听一听西贝柳斯。“西贝柳斯的曾外孙劳里·波拉如是说。摄影:Sinimaaria Kangas

当波拉在极受欢迎的重金属组合灵云乐队(Stratovarius)中表演贝斯独奏时,有时候会演绎曾外祖父的名作《芬兰颂》中的一些段落。

“假如你对芬兰重金属感兴趣的话,那你绝对应该听一听西贝柳斯。”他说。“他的风格对所有的芬兰音乐都产生了影响——尤其是重金属,因为他曲风很和谐,而且带有民族浪漫主义元素。重金属和古典音乐实际上是相当接近的。西贝柳斯从芬兰东部的卡累利阿民乐中大量采风,还把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写进了作品中。而像 Amorphis 那样的芬兰重金属组合也是这样做的。”

“在芬兰,每个音乐人都在研究这种北欧古风传统。这种风格调子比较平稳,略带忧伤。这正是你在西贝柳斯作品中能听出来的,而芬兰重金属中也有。 那些更加讲究旋律的组合,如灵云(Stratovarius)、Amorphis、夜愿(Nightwish)和“北极奏鸣曲”(Sonata Arctica)等较大型的金属乐队,无不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西贝柳斯的影响。大部分芬兰重金属音乐人都多少有一些古典音乐背景,当然也少不了演奏西贝柳斯。”

波拉的母亲对自己的外祖父非常了解,她目前主持着西贝柳斯家族委员会,而后者负责监督2015年西贝柳斯诞辰纪念活动。

芬兰文化认同的支柱之一

“请务必来西贝柳斯故居阿伊诺拉走一遭,因为这是全世界保存最完好的故居博物馆之一。”波拉表示。

“请务必来西贝柳斯故居阿伊诺拉走一遭,因为这是全世界保存最完好的故居博物馆之一。”波拉表示。摄影:Sinimaaria Kangas

“在2015年庆典年期间,大家不仅仅只是简单地演奏西贝柳斯作品,这是件好事情。”波拉表示。“比如说,Avanti! 室内乐团以戏剧和芭蕾舞的形式重新演绎了西贝柳斯的一些音乐桥段。而我也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春季我会走访150所学校,演奏西贝柳斯的歌曲,并且即兴发挥。”

2015年2月12日,波拉将与拉赫蒂交响乐团在西贝柳斯音乐厅合作首演电声贝斯和管弦乐音乐会。差不多与此同时,他还将发行自己的第三张独奏专辑《天桥》(Flyover),这是一张由交响乐队伴奏的器乐作品专辑。

“即便你对西贝柳斯的音乐不感兴趣,也应该去阿伊诺拉瞻仰一番,因为这是全世界保存最完好的故居博物馆之一,而且在图苏拉(Tuusula)湖区周边还有很多其他艺术家的故居。”他说道。“我们仍然在这里举行家庭聚会,比如阿伊诺(Aino)的生日,或者就是来这里一起喝杯咖啡。”

波拉回忆起自己的祖母玛格莱塔(Margareta),情深意切溢于言表,祖母曾经跟他讲起过关于她父亲的“许多好玩的故事”。

“西贝柳斯对芬兰民族精神的影响不仅仅止于音乐。他和曾定居在此的其他艺术家们为芬兰民族认同感的营建发挥了作用。以至于有人说,芬兰人的秉性被三样东西界定了:‘桑拿、sisu 精神、西贝柳斯’。”

更多文章:

 

链接:

Wif Stenger 撰写,2015年1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