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摄影师最懂金属乐

以拍摄金属乐和摇滚文化见长(参见图片集锦)的摄影师蒂娜·考尔霍宁(Tina Korhonen)来自于金属乐重地芬兰,这或许是再正常不过的。她获得了2018金属音乐奖最佳摄影师奖的提名。

阅读文章

拍摄乐队和音乐人,是蒂娜·考尔霍宁的谋生职业。“我上周刚刚去拍了滚石乐队的演唱会。”她轻描淡写地说道。

追溯她的职业生涯故事,要从她的故乡、位于赫尔辛基东北方向600公里处的芬兰小村镇索特卡莫(Sotkamo)说起。她目前定居在伦敦。

她最爱的音乐一开始是朋克,后来迷上了重金属。她从来没想到过要当专门拍摄金属音乐人的摄影师,这纯粹是机缘巧合。

在金属音乐文化中,形象包装十分重要,化妆和行头是锦上添花。或许正因为如此,“捕捉重金属音乐的视觉场景是非常有趣的。”考尔霍宁说。

职业生涯发展

若论摄影,考尔霍宁可谓“女承父业”。她的父亲是风景摄影师出身,后来老爸的佳能AE-1相机被女儿“占为己有”了。首家发表考尔霍宁摄影作品的杂志是芬兰亚文化杂志《另一种可能》(Toinen vaihtoehto)。

“我连一分钱稿费都没拿到,但是我还是很兴奋。”她说,“哇哦,他们刊登了我拍的照片!”

后来,芬兰音乐杂志《伦巴》(Rumba)聘用了她,从此音乐摄影正式成为了她的专业。最终,她为了职业生涯的发展搬到伦敦定居。她的作品发表在了英国最大的一些报刊上,如《NME》和《观察家》(Observer)等。

考尔霍宁说:“假如要我在曾经拍过的作品当中挑一张我最喜欢的的话,那或许就是Motörhead的Lemmy Kilmister那张。他极具人格魅力,尽管他话很少,每次见到我总是很友好。而且他会记得你。”

她还毫不犹豫地选出了她最喜欢拍摄的芬兰人:Ville Valo。这位HIM的主唱长相英俊,考尔霍宁说拍他的肖像总是很让人开心。

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装扮起来!2004年,HIM主唱Ville Valo(左)在伦敦Hammersmith Apollo剧院为万圣节演唱会做准备。
摄影:蒂娜·考尔霍宁

经年累月,考尔霍宁曾经拍摄过的对象罗列出来已经相当令人印象深刻:包括在国际上粉丝无数的芬兰乐队夜愿(Nightwish),以及Metallica来自丹麦的鼓手Lars Ulrich,后来考尔霍宁与后者因共同的北欧背景而成了好朋友。她曾经拍摄过的还有传奇芬兰乐队Hanoi Rocks等。

“我拍那些大牌明星,从来没遇到过什么问题。”考尔霍宁说,“我发现名气越大的人越是专业。”

有一位音乐人是她特别希望能够用镜头去表现的。“假如我能任选拍摄对象的话,我会选Iggy Pop。”她说,“到目前为止,我只拍过他在舞台上现场演出的照片。他的演出就好像有今天没有明天一样,他把一切都给了观众,我特别喜欢他的音乐,从Stooges乐队时期到他的个人专辑。

在工作现场,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有一次,拍摄澳大利亚死亡金属乐队Thy Art Is Murder时,原本约好扮演尸体的那位放了他们的鸽子。最后考尔霍宁的助手硬着头皮救场,客串了那个角色。

“照片里只会出现她的脚。”考尔霍宁说,“但她还是一百个不情愿出演这个角色,因为她碰巧最不喜欢自己的脚。”

金属乐魅力何在

2014年在伦敦布里斯顿学院(Brixton Academy)演唱会上,美国金属乐队Mastodon的贝斯手Troy Sanders走向芬兰摄影师蒂娜·考尔霍宁,主动与她握手。
摄影:Giora Hirsch

如果要听音乐的话,考尔霍宁可能会挑Mastodon、Monster Magnet,或Black Sabbath的某些经典曲目。在芬兰金属乐队中,Moonsorrow和HIM最合她的口味。

“我认为金属乐的魅力在于它的能量和力度。”她说,“对听众来说,要么热爱这种音乐,要么对它避之不及。”

金属乐盛行的国家,不但非常多样,而且天南海北都有,如尼泊尔、伊朗、印尼、巴西等等。不过,按人均计算金属乐队数量最多的国家,当芬兰莫属。

“金属乐无处不在。”考尔霍宁说,“但我想芬兰大概是唯一把金属乐当主流的国家。”

撰稿:Mari Storpellinen,2018年6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