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芬兰人而言,“法国电影”意味着音乐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界定芬兰摇滚乐组合“法国电影”的话,这个词就是“清新”。

阅读文章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界定芬兰摇滚乐组合“法国电影”的话,这个词就是“清新”。

在赫尔辛基最著名的独立音乐节上,他们在舞台上表现得自信满满:欢快、蹦蹦跳跳、开怀大笑,玩起吉他来就好像是一群美国中学生在庆祝自己终于毕业了。他们制造的狂野和欢庆的气氛并不见得符合芬兰音乐的总体基调,有时候芬兰音乐是以强烈的节奏感和一种特定的怀旧乡愁情调为特征的。

“假如你生活在芬兰,要想听不见忧愁的歌词是几乎不可能的。”戴着墨镜的主唱约翰内斯·莱普(Johannes Lepp)在演唱会后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对我们说。这位22岁的主唱一脸无忧无虑的样子,而自信也溢于言表,他自己承认能登台献艺本身就已经是一种特权:“几年之前,我连来参加音乐节的路费都凑不齐。我曾经和朋友们说,有一天我会来这里表演的。瞧!今年就梦想成真了!”

“电影”的未来

3592-french-films-1-_550-jpg

2011年8月,他们在Flow音乐节上露了一手。图:Antonio Díaz

尽管演出时间被安排在一大早,尽管组织者把开门时间推迟了,尽管有一把吉他坏了,“法国电影”还是成功地凭借半小时的吉他即兴演奏、青春活力和超酷的氛围让观众雀跃了起来。

这支组合一炮打响不是没有原因的。芬兰专业媒体认为他们是当今活跃在舞台上的最具潜力的组合,具备未来畅销榜冠军的潜质。乐队成员约翰内斯、耀尼(Joni)、麦寇(Mikael)、桑都(Santtu) 和安迪(Antti)已经取得了一些令很多其它新组合望尘莫及的成就——距发表首张细碟《金色大海》(Golden Sea)仅仅一年时间,他们已经名声在外了。

“网上的宣传的确帮了我们大忙。”约翰内斯说道。“早个十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Facebook、MySpace还有所有的博客都在顶我们。有时候粉丝们会给我们发一些评论,提及他们喜爱的法国电影或者其它一些事儿。对法国电影我其实不在行的——我们组合的名字是我和吉他手耀尼在一次交谈中想出来的。不过,既然他们是粉丝,聊什么都行啊!”

下一站——日本

3592-flow_french-films-128e-_550-jpg

展望未来:2011年下半年,“法国电影”曾经在“日出之国”日本演出。图:Flow Festival

目前,这支组合正在忙着向全世界证明,“法国电影”不仅仅只有杜鲁福(Truffaut)和高达(Godard)之流在撑市面。组合的首张专辑《想象中的未来》(Imaginary Future)于2011年9月问世,然后他们继续在欧洲巡演,并于年底访问日本。

“对于日本之旅,我感到很兴奋。”约翰内斯热情洋溢地说道。“日本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我从没去过。我们的音乐把我们带到了那样的地方,能够有这种机会,真是奇妙。”

尽管“法国电影”的音乐让你心情放松、在派对氛围中如梦如幻,但这几个芬兰人其实是很脚踏实地的:“我们想要感谢公众,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这是约翰内斯想要对观众说的话。“希望你们喜欢我们的音乐会,购买我们的新专辑,还有不要理睬法西斯主义,因为法西斯永远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喊道,脸上带着调皮的笑容,这算是他的临别赠言。

安东尼奥·迪亚兹(Antonio Díaz)撰写,2011年9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