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汤传统成为芬兰每周四的新热门

每逢周四,芬兰各地的餐馆午餐一律供应豌豆汤,甜点配的是用烤箱焙烤的煎饼。本文将回答人人都在问的那个问题: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阅读文章

在芬兰,常去餐馆的人都知道礼拜四饭店里会有什么:豌豆汤。汤看上去很浓,稠乎乎的,坦白说并不那么让人觉得有胃口。然而这种貌不惊人的菜肴却据说是大有来头的。豌豆汤大受欢迎的秘密来自于芬兰的民族传统。

豌豆汤在芬兰烹饪史上可谓源远流长。成立于1899年的芬兰家庭经济学研究组织Martat的发展经理阿乐雅·霍普苏·奈沃宁(Arja Hopsu-Neuvonen)介绍说,豌豆汤自中世纪起已经在北欧料理中扮演重要角色了。

“在对古希腊的考古发现当中就有类似豌豆汤的菜肴。”霍普苏·奈沃宁说道。“以后各种各样的汤在欧洲各地分别发展,口味不同,风格各异。豌豆汤和其他许多菜色一样,配方和做法是从瑞典传入芬兰的。”(做法的链接可在文章末尾找到。)

四旬斋前的果腹浓汤

芬兰人就爱这一口:(左起)抹着黄油的黑麦面包;加火腿、洋葱和芥末的豌豆汤;怕你嫌口味还不够重,再给你一支备份的芬兰芥末。摄影:Mari Storpellinen

传统的豌豆汤里除了豌豆,还有猪蹄髈、洋葱和芥末,版本不止一种。有的厨师喜欢加胡萝卜,还有人喜欢放奶油和肉糜。芬兰人喝豌豆汤时常常配抹黄油的芬兰黑麦面包。说起豌豆汤总是想到星期四,至少午餐餐馆有这个传统。但在自己家里,豌豆汤不一定非要等到周四才能做。

“周一至周五,实际上周一才是超市里豌豆汤销量最大的一天。”SOK公司品类经理尤西·曼尼拉(Jussi Mannila)表示。SOK是一家零售合作形式的公司。

“就季节而言,一月和二月是一年当中豌豆汤销量明显比较高的时段。”曼尼拉说。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四旬斋(复活节前的46天,其中除去6个周日,其余40天为斋戒日。开始的一天称“圣灰星期三”,通常在每年的2月初至3月初之间。——译者注)快要到了。豌豆汤在芬兰的发展史与基督教的传入密不可分。

霍普苏·奈沃宁介绍说:“星期四做豌豆汤的传统,起源于中世纪天主教教会的斋戒令。天主教徒为了周五能挨得过禁食,周四总要吃得丰盛一点才行。”

寒冷冬日的人气料理

1965年时,无论在餐馆还是学校食堂(如上图),周四午餐喝豌豆汤早已是长盛不衰的芬兰传统了。摄影:Pertti Jenytin/Lehtikuva

S集团(SOK公司的母公司)、Martat和芬兰文学社正在联合编纂一部关于芬兰烹饪的专著,为2017年芬兰独立一百周年献礼。以《饮食卡勒瓦拉》(Ruoka-Kalevala)为书名,是在向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致敬。书中自然少不了豌豆汤——毕竟这是芬兰到处都能见到的基本菜色之一。

不过,在芬兰的某些地区,豌豆汤的人气甚至比其他地方还要高。

“豌豆汤在芬兰东部和北部销量尤其大,而在南部和西部却不见得那么受欢迎。”曼尼拉说道。“但是总而言之,豌豆汤的人气长盛不衰。”

芬兰的冬季十分寒冷,这可以解释豌豆汤的热销。在冰天雪地的冬日里谁不想喝上一碗热腾腾的浓汤呢?

汤后甜点

以烤箱中新鲜出炉的厚煎饼当甜点,再抹上草莓酱。(这款茶巾芬兰语叫做“Metsäpolku”,意为林中小径,是由Marja Rautiainen为Lapuan Kankurit品牌设计的。)

以烤箱中新鲜出炉的厚煎饼当甜点,再抹上草莓酱。(这款茶巾芬兰语叫做“Metsäpolku”,意为林中小径,是由Marja Rautiainen为Lapuan Kankurit品牌设计的。)摄影:Mari Storpellinen

豌豆汤之后通常要配以烤箱烤制的厚厚的煎饼,并抹上果酱。煎饼面团放在烤盘上送进烤箱,出炉后切成长方形——为一顿美餐留下“甜蜜”的回味。

霍普苏·奈沃宁肯定了这种主菜加甜点的搭配是符合当今营养饮食指导方针的。

“不过,考虑到这两样都富含高蛋白,假如豌豆汤能搭配稍稍清淡一点的甜点就更理想了。”她说。“如果煎饼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的话,那么不如用新鲜或冷冻浆果取代草莓酱吧。”

Mari Storpellinen 撰写,2016年12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