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新一届政府初次试水

赫尔辛基的一名政治新闻记者对芬兰新一届联合政府未来可能的成败得失作了一番预判。

阅读文章

芬兰最大的日报《赫尔辛基日报》的政治新闻记者Unto Hämäläinen对芬兰新一届联合政府未来可能的成败得失作了一番预判。

4月19日,芬兰议会举行了大选。选举的大幕方才落下,各党派之间便立即开始进行新一届政府组建的协商。三党鼎力的新政府格局终于在5月29日敲定。新政府由在议会中占最多席位的三个中间及右翼政党组成:保守的中间党,民粹主义的“芬兰人”党以及偏保守的民族联合党。

中间党和民族联盟党都是芬兰的传统大党,在芬兰政坛起起落落多年,而芬兰人党则是初次进入政府内阁。本届政府在议会中占据强大的多数席位,组阁的各党派在200个席位的芬兰议会中占124席。

权力的游戏

新内阁的成员们在前往新闻发布会的途中,路经一艘黄色的赫尔辛基观光游船。

新内阁的成员们在前往新闻发布会的途中,路经一艘黄色的赫尔辛基观光游船。摄影:Antti Aimo-Koivisto/Lehtikuva

新任总理、中间党主席尤哈·西皮莱(Juha Sipilä)是芬兰政府的新面孔。54岁的西皮莱于2011年首次当选国会议员, 翌年成为党主席。从政前,他曾经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并曾担任一家重要的IT公司的总裁。

中间党是本次大选的最大赢家,议席一举从之前的35个增加到49席。该党曾在2011年大选中损失惨重,丢掉16个席位,被迫下野。

过去四年中,芬兰人党是中间党在在野阵营中的主要盟友。在2011年的议会大选中,芬兰人党一举从原先的5个席位跃升至39个席位,创造了芬兰选举史的空前记录。 尽管如此,由于该党强烈反对芬兰和其他欧元成员国援助希腊和葡萄牙,因而自愿退居在野党行列。

在今春大选中,芬兰人党成功保持了选民支持率,获得38个席位。在该党担任领袖已有18年之久的蒂莫·索伊尼(Timo Soini)出任新政府的外交部长。

新政府内阁第三大党——民族联合党曾是上届议会和政府中的第一大党。该党在今春大选中惨遭失败,痛失七席,如今在议会中仅剩37个席位。虽然受挫,该党仍在新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党主席、前总理亚历山大·斯图布(Alexander Stubb)降职为财政部长。

谨慎行事

总理尤哈·西皮莱(中)宣布新内阁组建,站在他左右的分别是外交部长蒂莫·索伊尼(右)和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斯图布。

总理尤哈·西皮莱(中)宣布新内阁组建,站在他左右的分别是外交部长蒂莫·索伊尼(右)和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斯图布。摄影:Antti Aimo-Koivisto/Lehtikuva

西皮莱政府旨在强调外交与安全政策的延续性。芬兰仍将保持其不结盟国家的地位,但希望保留申请加入北约的可能选项。芬兰和瑞典之间的军事合作将继续推进。

芬兰希望维持与俄罗斯的良好关系,但也将继续支持欧盟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的举措。正因为如此,新政府在施政案中阐述道:“政府将制定芬兰安全与国防政策报告,制定过程中将同时评估若加入北约对芬兰可能产生的影响。除此之外,亦将制定国防报告,报告中将规定涉及防御能力的维护、完善和运作方面的国防政策指导方针。”

新政府施政案中有关欧洲政策的部分包括三大关键要点:

1)欧盟应着眼于最为切身相关的问题,而没有必要在所有政策领域齐头并进。

2)政府不赞成增加芬兰处理欧元区危机的责任负担。

3)对于芬兰而言,欧盟是一个重要的安全共同体。芬兰支持加强欧盟共同安全和防御政策并改革欧盟安全战略。

计划大幅节支

14位新任部长拾掇妥帖,准备微笑合影。

14位新任部长拾掇妥帖,准备微笑合影。摄影:Antti Aimo-Koivisto/Lehtikuva

就在芬兰政府组阁谈判期间,从欧盟委员会传来了坏消息。委员会预测,芬兰经济明年将仅增长一个百分点,而欧元区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将为1.9%。进入芬兰的投资将连续第四年继续减少。

欧盟委员会认为芬兰将无法保持《稳定与增长公约》中规定的债务和赤字标准。预算赤字预计将超过3%的警戒线。此外,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将超过60%。

新政府计划大力削减政府财政开支,已经列入削减计划的开支已达40亿欧元。这一举措将影响到除国防之外的整个公共部门,其中社会福利、医疗保健、教育以及企业补助等方面受到的冲击将尤为显著。

除了以上这些节流措施之外,政府还警告说,若无法在2015年夏季与劳工组织达成社会契约,将再削减15亿欧元的开支。政府希望说服劳工组织同意在不增加工资的情况下延长工作时间等条件,其实质就是降低工资水平。

据芬兰政府估计,与主要竞争对手国家相比,芬兰的竞争力下降了10%-15%。这一现象也已影响到了芬兰产品在全球的销售。

劳工组织指责政府是在借机讹诈,议会中的“红绿”在野党联盟对此表示声援,这个联盟中包括社会民主党、左翼联盟和绿色联盟在内。

长夏漫漫

新总理尤哈·西皮莱避开几名记者的围追堵截,露出一丝微笑。

新总理尤哈·西皮莱避开几名记者的围追堵截,露出一丝微笑。摄影:Martti Kainulainen/Lehtikuva

社会民主党领袖安蒂·林纳(Antti Rinne)曾任上届政府的财政部长。在新政府组建谈判期间他曾指责尤哈·西皮莱政府,他指出若工会不同意减薪或延长工时,新政府就威胁将削减预算的大斧砍向家庭、学生、退休人员和失业人员,这样的做法将危及社会安定。

绿色联盟党主席、前环境部长维莱·尼尼斯托(Ville Niinistö),以及左翼联盟主席、前文化与体育部长帕沃·阿辛麦基(Paavo Arhinmäki),均批评各执政党背弃大选时的承诺。所有政党在选举前都曾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削减教育预算。如今教育开支却赫然列入了被削减的首批名单。

芬兰的经济困境也已引起学术界的热议。五月底和六月初,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纽约时报上先后发表了两篇有关芬兰经济情势的文章。

克鲁格曼将芬兰经济困难的主要原因归咎于通用货币欧元。它已成为芬兰的“紧箍咒”,使得芬兰无法以货币贬值的方式寻回其竞争力。克鲁格曼在文中回顾说,20世纪90年代初,芬兰曾通过将马克贬值的方式,成功地一举提高了竞争力。如今,失去了自己的主权货币,克鲁格曼预言,芬兰恢复竞争力的唯一途径将唯有通过减薪来实现内部贬值。

新政府在上任后的第一个长夏里将备受煎熬。政府已经设定了在8月21日之前达成社会契约的目标。从六月初本文撰写之际的情况看,这项协议的达成绝非易事。

 

Unto Hämäläinen撰写,2015年6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