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数据输入:我的数据我可以做主

芬兰是MyData(我的数据)运动发展的热土,该运动的目标是让人们能够掌控自己的个人信息数据。

阅读文章

你的任何一举一动都会留下数字足迹。你的浏览历史和在社交媒体上发的帖子都会产生关于你的数据,但是许多这样的数据收集是你完全不知情、或完全在你的控制之外的。

MyData(我的数据)大会是一场新运动的组成部分,宗旨是让你能够掌控自己的数据。第四届大会将于2019年9月25日至27日在赫尔辛基举办。

“MyData是一场涉及技术、商业、法律三方面的运动,为的是让人们能够拥有并掌控自己的数据。”住在纽约的技术记者、MyData大会主持人莫利·舒瓦茨(Molly Schwartz)解释道,“就个人数据而言,很明显,问题是广泛存在的,侵权规模巨大。”

欧盟制定了关于个人隐私数据的法规,例如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等,但对于世界各地生成的大多数数据的利用,在技术上和道德伦理上都不存在标准。MyData希望能够解决这个难题。

MyData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以实现以人为中心的数据管理的多个项目和计划的总称。MyData与“开放知识”(Open Knowledge)运动紧密关联,也信奉开放标准。除南极洲之外的各大洲都建立起了地区中心,不过MyData运动与芬兰的关系尤为密切。

根在芬兰

“MyData是一场涉及技术、商业、法律三方面的运动,为的是让人们能够拥有并掌控自己的数据。”住在纽约的技术记者、MyData大会主持人莫利·舒瓦茨表示。摄影:Juha Auvinen

“我是以富布莱特资助学者的身份来到芬兰阿尔托大学媒体实验室的。”舒尔茨说,“2015年我参加了一次关于数字积极行动的讨论,会上有人提到了MyData的概念。当时GDPR的制订还在初级阶段,对‘技术巨头公司’(Big Tech)的批评声音还不像现在那么强烈,所以我很有兴趣了解潜在的解决方案。”

芬兰的这项运动得到了芬兰交通与通讯部2014年委托实施的一项研究的支持。活动一直在进行,不过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一年一度在赫尔辛基举行的大会,有时候部分活动在波罗的海对岸的爱沙尼亚塔林进行。议题范围广泛,包括从数据可移植性的技术问题到个人数据市场等。

“芬兰是该运动蓬勃发展的热土。”舒尔茨说,“芬兰的消费者保护条款是与欧洲标准一致的。芬兰总是以解决方案为导向,而且拥有优秀的计算机科学工程人员。而且芬兰是个小国家,因此可以实施涉及社会多个领域的试点项目。”

我们想从技术当中获得什么?

明娜·萨里凯托(Minna Saariketo)是坦佩雷大学媒体研究专业博士研究员。她所做的研究涉及人们如何利用和看待数字技术,这也使得她对MyData产生了兴趣。

“Google、Facebook等巨头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她说,“人们通常会接受这样的想法,即他们使用这些服务的同时也会丢失自己的数据。MyData提供了另一条路,是对整个体制的形象重塑。”

MyData大会的多数与会者都是业内的商业、法律或技术专业人士。萨里凯托向他们展示了一般公众是怎样利用技术和看待数据的。

“MyData与政府和开发商打交道,但也应接触广大公众。”她说,“从起床到就寝,网络媒体技术已经是我们日常生活作息当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了。我工作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揭示我们可能建立怎样的不同体制。我们希望人们退后一步,想一想他们究竟想要从技术当中获得什么。”

我的数据我做主

MyData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以实现以人为中心的数据管理的多个项目和计划的总称。MyData与“开放知识”(Open Knowledge)运动紧密关联,也信奉开放标准。商标: MyData

技术为我们提供了有价值的服务,但我们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不仅仅是金钱,而且是我们的个人信息。MyData运动仍然任重道远,不过从今天起你我都可以采取行动,掌握知识,帮助保护自己的数据。

“我希望人们能够提高意识,了解他们的数据使用以及技术的发展情况。”舒瓦茨说,“阅读关于侵犯隐私的新闻,挑选记录优良的公司提供的服务。关注Data Ethics(数据伦理)和Personal Data(个人数据)等网站。另外还有工具能帮助你保证数据安全,如虚拟专用网(VPN)等。”

MyData原则

1) 个人可以访问和控制数据,并保护数据的隐私

2) 数据在技术上应易于以标准化格式访问和使用

3) 利用共享基础架构和分散管理打造开放型商业环境

撰稿:David J. Cord,2019年9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