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在芬兰制造智能机器

奥古桑·英乔鲁(Oğuzhan Gençoğlu)出生在土耳其,他来到芬兰研究机器学习,后来创立了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阅读文章

英乔鲁是一家与众不同的赫尔辛基初创公司的三名联合创始人之一。这家公司专门研发机器学习,他们的解决方案能分析数据并作出专业预测;应用范围覆盖从提高林业工厂产能到诊断前列腺癌等的各种领域。

英乔鲁出生在土耳其安卡拉,来到芬兰坦佩雷理工大学(Tamper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留学深造硕士学位,在这里他对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进行了广泛研究。

“机器学习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以算法分析数据,从中学习,然后把学到的东西应用于实际。”他介绍说,“深度学习是使用人工神经网络的机器学习的一个分支。”

英乔鲁解释说人工智能就是“模仿人类认知功能的机器”。他说:“AI一词经常被人滥用,他们说的其实是伪科学或科幻文学。”

机器学习能够识别图像中的物体,甚至可以识别个体。我们可以教机器玩游戏或与人聊天。英乔鲁的博士论文涉及使用机器学习来根据社交媒体上的帖子预测流感传染趋势。

多元优势

左起:Hung Ta、蒂莫·海基宁、奥古桑·英乔鲁在策划方案。
照片提供:Hoang Minh Trang/Top Data Science

2016年,英乔鲁与拥有生物技术学博士学位的越南数学家Hung Ta和拥有软件技术背景的芬兰企业家蒂莫·海基宁(Timo Heikkinen)合作,联合创建了专门从事机器学习研发的Top Data Science公司。现在这家公司有十名员工,分别来自六个不同国家,英乔鲁担任公司的数据科学负责人。

“多元绝对是一种优势。” 英乔鲁说道,“我们与许多国际公司有合作关系,所以假如要与一家中国企业谈业务的话,我们的团队中有能讲中文的员工就是一种优势。”

公司利用员工的多元文化背景推动团队建设。每个月都组织团队会议,形式包括活动、游戏、由员工讲述自己国家文化的故事,以及与大家分享来自家乡的美食。

“我们提供的AI是一种服务:是针对具体挑战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 英乔鲁说,“我们这个行业内的大公司通常提供的是即插即用的现成产品。我们会花时间了解客户和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Top Data Science公司与包括林业和成像在内的多个行业开展过合作。公司设在赫尔辛基的GE健康创新技术村(GE’s Health Innovation Village),这里集中着数十家医疗与健康创业公司。Top Data Science公司与医疗产业的联系是有回报的:赫尔辛基大学中央医院的医生希望最大限度地减少活组织检查,因此请公司开发一种软件用于核磁共振(MRI)诊断前列腺癌。

“我们使用来自MRI图像和活检的信息训练算法。现在,只要提供新数据,算法就能进行预测了。” 英乔鲁说。

公众有必要理解的事情

人不是机器——人的学习方式是不一样的。人需要业余爱好,工作与生活需要平衡。弹吉他是英乔鲁工作之余的兴趣之一。
照片提供:Tiina Hautamäki

另一个正在测试中的项目涉及辨别哪些患者的病情有可能恶化,哪些则可以离开重症监护室了。Top Data Science的解决方案可以成为帮助医生作决定的有用工具。

英乔鲁对机器学习技术在芬兰享有的地位感到高兴,但承认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芬兰稍稍落后于美国。” 英乔鲁鲁表示,“中国在这方面也很强。芬兰有很多AI人才,但企业大多太过保守,接受得太晚。有时候芬兰专家只好去硅谷工作,要么就待在学校里搞研究。”

不过近来的一些动向提高了机器学习在芬兰的地位。例如,赫尔辛基大学与咨询公司Reaktor合作开办了免费AI课程,名为“人工智能基础”(Elements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本文撰稿时这一课程在网上仍是开放的。

“人工智能基础课程是个好主意。” 英乔鲁表示,“让公众了解标记照片中的人像是怎样训练Facebook的人脸识别软件的,或者识别Gmail中的垃圾邮件是如何训练Google的算法的,这非常重要。公众有必要理解其中的原理,这样才能对公共政策产生影响。”

那么,英乔鲁是否担心社交媒体网站会怎样处理他的个人数据?

“我只有一个社交媒体账号,是LinkedIn的。”他说,“主要原因是我就是没兴趣,不过也许是因为我对隐私和个人数据的使用比别人更加敏感一些吧。”

撰稿:David J. Cord,2018年7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