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最大的财富: 研发工程人才

《这就是芬兰》杂志 2016

阅读文章

芬兰电信产业的结构性剧变为寻觅高级工程人才的公司创造了千载难逢的良机。今天,芬兰已成为设立研发机构的热土。

1990年至2009年,芬兰电信产业持续发展壮大,成为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ICT产也已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在那个年代,诺基亚无疑是ICT产业皇冠上的明珠,是全体芬兰人的骄傲。

诺基亚手机的兴亡史

然而在之后的十年里,随着电信产业日渐成熟、新公司纷纷崛起、全球竞争版图和市场份额格局的不断变迁,芬兰电信行业发生了大规模重组。2009年,诺基亚开始大幅削减手机业务,大批人才成为冗员。因销售数据直线跳水,2013年诺基亚终于作出了将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的决定。诺基亚就此分崩离析。

2015年夏,又有坏消息传来,微软宣布自己的手机业务也要缩水,在芬兰的2300名员工被迫下岗。设在萨洛(Salo)的研发基地关门打烊,芬兰其他地方的基地也都将大面积裁员。

成功的故事即将画上句号?芬兰ICT产业从此将一蹶不振?不,芬兰人从不轻易认输。新的史诗从这里开始谱写,崭新的愿景业已明确,义无反顾的复兴之旅就此启程。

“赫尔辛基是全球五大科技都市之一。”

新起点

大规模的、快速的变革是痛苦的,但也是重获新生的强力驱动器。在今日芬兰ICT版图中,大牌手机厂商已退出历史舞台,新兴能量却在源源注入,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人人志在必得的心态。

电信、无线电技术和移动技术仍是强项;ICT分包产业充满竞争力、十分精干;而芬兰游戏产业则在迅猛发展中。成百上千新兴技术创业公司构成了一幅充满活力的创业图景。英特尔、华为、LG、Zalando等企业纷纷入驻芬兰,设立研发中心,充分利用本地人才库,开采技术群体资源。在最近的一项首都城市创新能力的研究中,赫尔辛基被评为全球五大科技都市之一。

跨国企业入驻芬兰的另一个优势是:芬兰员工跳槽率很低,职场文化推崇坦诚沟通。图片提供:Jussi Hellsten

“这种迅速变革为利用芬兰世界级的研发专业人才队伍创造了绝无仅有的机遇。可以说,芬兰的工程人才是芬兰最宝贵的财富之一。”芬兰投资促进署客户流程总监Minna Matinaho表示。

“芬兰技术专业人才的性价比超高。研发工程师创新能力强,善于解决问题,专心致志,勤奋敬业。”Matinaho总结道。

孜孜以求的芬兰人

Creoir是一家提供设计与工程服务的芬兰创业公司,曾荣获2015年度 iF设计奖。Creoir专长于为消费品品牌设计用户界面,代表作有Marshall London智能手机和Ibis智能手表的设计。Creoir的大部分员工都具有诺基亚背景。Creoir的CEO Pekka Väyrynen深信,正是芬兰人的工作风格令这一切成为可能。

“我2012年年底加入Creoir之前,曾在奥卢担任诺基亚N9 Meego手机的产品开发负责人。我经常出差世界各地,见识过各种职场文化。我发现,芬兰员工积极主动、孜孜以求的态度简直就是天性使然。”Väyrynen说道。

“你或许可以把工作以低廉的价格向海外外包,但是芬兰员工的灵活性极高。假如你觉得品质和严格遵守时间进度很重要,那就请选择芬兰。”他强调说。

专业关系网,外语能力强

诺基亚和微软留下的遗产之一就是在那些年里建立起来的专业人才关系网。

“回顾以往,我觉得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我们在诺基亚工作时培养起来的专业能力。新公司之所以成功,旧的关系网至关重要。这些关系网让我们得以扩大生产规模。而且也让潜在的合作伙伴能够了解我们。”Väyrynen说。

另一份宝贵的遗产就是我们以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的能力。

“芬兰人英语说得相当流利。我们习惯于在国际化的多基地环境中工作,联系网遍布世界各地。这意味着任何问题一旦出现,我们总能找到解决方案。”

跨国企业入驻芬兰的另一个优势是:芬兰员工跳槽率很低,职场文化推崇坦诚沟通。

“员工队伍不会像在某些国家那样,过了半年就全是生面孔了。这意味着不必耗费大量宝贵的工作时间用于培训新员工,也不必自己跑去新公司重头学起。而且芬兰人勇于承认错误。假如不存在‘面子’问题的话,那也就没什么问题不能很快解决的了。”

Leena Koskenlaakso 撰稿, 2016年9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