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芬兰探戈音乐舞动

芬兰探戈音乐超级组合——温铎探戈乐队迎来其成立15周年纪念,他们将在美国和欧洲举办多次音乐会。

阅读文章

一个多世纪以来,芬兰人一直在致力于创作独具一格的探戈音乐。超级组合温铎探戈乐队(Tango-orkesteri Unto)为观众献上了融合经典与现代、民谣与学院元素的流畅音乐。

1913年2月7日,芬兰的首场探戈音乐会在赫尔辛基爱斯普拉纳提(Esplanade)大街的阿波罗剧院上演,这栋建筑如今是芬兰司法部的办公楼。而探戈也成了芬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百年后的今天,这一传统在温铎探戈乐队那里得到了最优美的演绎。这支组合由六名经验丰富的专业乐手组成,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音乐领域,每个人可圈可点的成就几乎就象爱斯普拉纳提大街那么长。2013年是这支组合成立的15周年。

浪漫的表述

3602-unto_flyygeli_550px-jpg

主唱比勒约·阿依多麦基(左)、钢琴手兼编曲蒂莫·阿拉考帝拉和另外四位音乐家将温铎探戈乐队打造成了当今舞台上最多才多艺的探戈组合之一。 图:Sinimaaria Kangas

“真的已经有15年了吗?哇!”在赫尔辛基音乐中心的咖啡厅里,性格活泼的主唱比勒约·阿依多麦基(Pirjo Aittomäki)一边品着咖啡一边说道。“我还记得我们的第一场音乐会,是在98年里斯本世博会上。演出结束后一个葡萄牙小伙子来到我跟前说,这是他听到过的最浪漫的音乐。”

自那以后,乐队巡演欧洲,受到观众的热捧。英国唱片公司ARC Music已推出了两张该组合的专辑,第三张也即将在今年夏天新鲜出炉。如今,温铎又把视野投向了新市场,计划在美国举办其首场音乐会。

美洲大陆对于乐队中的钢琴手兼编曲蒂莫·阿拉考帝拉(Timo Alakotila)来说并不陌生,这位轻声细语的音乐家是芬兰西贝柳斯音乐学院的教师。他曾经与民谣组合JPP 和 Troka在美国巡演,温铎的小提琴手毛诺·亚乐维拉(Mauno Järvelä)和手风琴手约翰娜·尤霍拉(Johanna Juhola)也曾参与巡演。在温铎首演的几周之前,Troka受邀现身Garrison Keillor主持的明尼苏达老牌广播节目“草原之家伴侣”中,略带紧张地接受了采访。

于此同时,阿依多麦基随同英国流行合唱组合Adiemus在世界各地巡演,并在《悲惨世界》等音乐剧中担纲角色。凭借这一背景,必要的时候她可以把观众的情绪带入高潮,或者,她也可以让这一刻温馨感人,让时间在这一瞬间凝固。

如此宽泛的表现形式组合在一起,使得温铎演绎的音乐素材非常丰富——涵盖了从芬兰探戈黄金时代的经典作品,一直到继承了这一传统并在21世纪发扬光大的原创新作。

永恒经典曲调

3602-unto_unto_550px-jpg

“温铎探戈乐队”的名字来源于温铎·莫诺宁——一位活跃于二十世纪中期芬兰探戈音乐黄金时代的作曲家。 图: Lehtikuva

芬兰探戈的黄金时代——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是作曲家多依沃·卡勒基(Toivo Kärki)和温铎·莫诺宁(Unto Mononen)两位作曲家的天下,温铎组合的名字就是取自后一位作曲家。

“从一开始,我们做的就是传统探戈,但设法让它们听上去具有现代感。” 阿拉考帝拉说道。“一首佳作,是经受得住以各种不同曲风演绎的,也是经受得住不同年代的重新诠释的。莫诺宁和卡勒基创作了很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曲调,至少是可以与经典阿根廷探戈相提并论的!你能从他们的作品中听得出那种激情和忧伤。”

他们演奏这些音乐的方式是典雅的、成熟的、原声的——与你在塞伊奈约基(Seinäjoki)探戈音乐节上,或是波罗的海游轮上到处能听到的那种华而不实的商业化风格截然不同。同时,温铎组合的作品更加讲究歌词的优美性,常常以芬兰现代主义诗歌作为歌词。

“但我不认为这是附庸风雅。” 阿依多麦基表示。“因为这些诗歌其实都很朴实,但又有内涵。我不想说它们很深刻,只不过诗歌的词句和一般流行音乐的歌词所用的词句是不一样的。”

尽可随着音乐起舞

3602-unto_jalat_550px-jpg

在温铎探戈乐队的音乐会上,你可能会发现自己情不自禁地踩着步点摇摆了起来,甚至已经开始跳舞了。 图:Riku Isohella/Lehtikuva

温铎奉献给观众的是六位大师级音乐家炉火纯青的演绎,他们是芬兰音乐界各种不同风格中的精英组合。

是什么让他们的音乐如此动人?有什么“秘方”吗?这或许多少与一种乐器的缺失有关:组合里没有鼓手。

阿依多麦基解释道:“这使得我们的节奏非常灵活。与传统的芬兰探戈直来直去、甚至于有点僵硬的表达方式相比,我们的表现更加激情四溢。”

温铎不用鼓,而是依赖于贝斯手哈努·让塔宁(Hannu Rantanen)(来自世界音乐组合瓦勒蒂那Värttinä)和吉他手兼曼陀林手贝德利·哈卡拉(Petri Hakala)两人定下的切分音节奏。这两位都是乐坛老将,曾经加盟过多个芬兰、爱尔兰和美国民谣组合。

“在我们的音乐会上,人们很少会随着音乐起舞,当然跳舞是允许的!我们的音乐更适合音乐会欣赏之用。” 阿拉考帝拉说。

尽管如此,当音乐让你浮想联翩的时候,你很有可能发现自己已经情不自禁地踩着步点摇摆起来了。

 

维弗斯丹格(Wif Stenger)撰写,2013年2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