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林业系列之一

林业——芬兰贸易的主干

假如没有了森林,芬兰的富强又将从何谈起呢?解读芬兰林业的历史和未来。

阅读文章

假如没有了森林,芬兰的富强又将从何谈起呢?在过去的十年中,全球化进程及社会变迁对芬兰的森林产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们将通过三篇系列文章,详细考察芬兰林业的历史及未来。

芬兰的富强源自其所拥有的森林——更准确地说,是源自其木材加工行业。林业在芬兰工业化的进程中无疑扮演了最为重要的角色,对贸易和出口的贡献居功至伟。自1917年芬兰取得独立以来,以林业为生计的芬兰人数比以其它任何行业为生计的人数都要多。

全球化和社会的结构性变迁对芬兰森林产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过去十年中这种冲击尤为重大。全球化对芬兰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较小的企业纷纷与最大的企业合并;相当比例的工业生产迁移到了国外。

2419-1001_sunila_from_air_7473_9204-550px-jpg

位于芬兰东南部高德卡(Kotka)市的苏尼拉(Sunila)工厂由世界闻名的芬兰建筑大师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设计,1938年投产运营。 图:斯道拉恩索

在林木采伐和重新造林的过程中,现代林业能够更好地兼顾环保和生物多样性因素。

生物能源、生物油以及其他创新是林业这一传统产业新细分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与这个新细分市场并驾齐驱的是原有的传统细分市场,例如造纸、纸浆、木材和木制品。

对芬兰人而言,森林同时还是度假和休闲的胜地,“归隐山林”——其中蕴含着情感和心理的价值。现代林业将经济、环境与休闲三种要素完美融合。

从头细述芬兰林业故事

2419-metsatukinuitto-t-kaivola-550px-jpg

数个世纪以来,芬兰人便以森林为生,但木材加工业真正的蓬勃发展是在19世纪。(照片拍摄于20世纪60年代,具体时间不详)。 图:T. Kaivola

早在中世纪时,芬兰人就已经在向瑞典斯德哥尔摩、爱沙尼亚塔林等地供应木柴了。芬兰向邻国出口圆木的历史也相当悠久。在17世纪,以木材为原料制成的焦油成为芬兰的主要出口产品。欧洲各地的探险家们在旅程中均需要使用焦油。焦油生意在芬兰催生出了一个全新的资产阶级——焦油商人阶层。

16世纪,芬兰建起了历史上第一座水力锯木厂。一个世纪之后,也就是在1667年,第一家手工作业的造纸厂也随之问世。

木材加工产业的真正蓬勃兴起是在19世纪中期,蒸汽机的大规模引入为其快速增长提供了动力。蒸汽动力使锯木和造纸行业蒸蒸日上,截止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芬兰全国共有锯木厂约600家,造纸厂25家,纸浆厂17家,胶合板生产厂3家。

截止芬兰获得独立的1917年,芬兰出口额的约75%来自于林业。

战争赔款和全球化的市场使林业出现重大转折

在20世纪初叶,林业为芬兰带来了滚滚的财富,成为了其他工业部门发展的催化剂。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芬兰林业带来重大的转折。芬兰被迫在1944年至1952年间向苏联支付巨额战争赔款。

2419-hakkuutyot_upm_550-jpg

北欧松树和云杉是最耐用的造纸原料,它们只生长在北方高纬度地区,因此,森林产业将始终是芬兰不可或缺的产业之一。(冬季的林木采伐作业。) 图:芬欧汇川 UPM

苏联希望赔款的大部分以金属工业产品的形式缴付,如轮船、火车头、发动机、机械、工具等,外加30座装备齐全的工厂。芬兰因此被迫加快发展金属工业,以至于到1949年时,芬兰的船坞和铸造车间在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技术水平最为先进。结果,在20世纪80年代时,金属和化工产业在销售和出口额上均赶超了林业。到了20世纪90年代后期,电子产业傲视群雄。

自2000年以来,全球贸易和社会的结构性变迁对芬兰的林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近几年中,芬兰国内的三大林业公司——斯道拉恩索(Stora Eso)、芬欧汇川(UPM)和Metsä集团——已经将一半以上的生产能力搬到了国外,最初是在90年代向中欧转移,之后是在21世纪初以美国为目的地,到21世纪初,则开始向拉美和中国进军。

尽管纸浆和造纸产业的约60%已经转移到了国外,但锯木行业仍有约95%留在了芬兰国内。研发机构和新兴的生物燃料产业也大多留在芬兰国内。全球最大的造纸机械制造商美卓(Metso),还有全球最大的林业机械制造商之一庞赛(Ponsse),都是芬兰企业。

目前,林业约占芬兰出口总额的20%——是仅次于电子和金属的第三大分支产业。同样,林业在芬兰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为20%左右,在林业的就业人口占国内工业就业人口的16%。

原材料和市场在哪里,工厂就设在哪里

2419-nursery-2-in-guangx550-jpg

在广西的苗圃中搬运树苗:芬兰林业公司开始进军中国。 图:斯道拉恩索

芬兰林业企业之所以把大部分造纸和纸浆生产能力转移到了中国和拉美等遥远的地方,有两大顺理成章的理由。

这两大原因分别为桉树和市场。中国和拉美都有桉树,因此可提供生长迅速且廉价的木纤维。与此同时,这两个地方都是未来最大的纸制品市场,因此,在此设厂可降低运输成本。

然而,造纸和纸浆产业是不会在芬兰完全消失的。北欧松树和云杉坚韧的纤维是最耐用的造纸原料,它们只生长在北方高纬度地区。

敬请留意本系列中的下一篇文章,此文将详述森林的非工业性价值,以及木材和木制品最新的创新用途。 

维萨·局德奥亚(Vesa Kytöoja)撰写,2012年11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