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弗贝克的感人画作

在海伦•谢弗贝克150周年诞辰之际,芬兰的博物馆纷纷展出其画作,以纪念这位走在时代前列的大胆的艺术家。

阅读文章

在海伦•谢弗贝克(Helene Schjerfbeck)150周年诞辰之际,芬兰的一些博物馆纷纷展出其画作,以纪念这位走在时代前列的大胆的艺术家。如今,她的作品动辄价值数百万欧元。

海伦•谢弗贝克(1862-1946)虽已去世了六十多年,她的作品却越来越展现出蓬勃的生命力。她的创作生涯反映并预示了现代主义的到来,从19世纪80年代法国和康沃耳郡的写实主义乡村风光开始,直至二战期间以那些令人难忘的、漫画般的自画像作品而达到巅峰。

自从20年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纽约画展之后,谢弗贝克的国际知名度开始逐渐提高。她的画作的拍卖价也开创了芬兰艺术家前所未有的纪录。比如说,她的一幅名为《舞鞋》的画作在伦敦苏富比拍出了4百万欧元的高价。

2012年,好几个芬兰博物馆都将先后举办谢弗贝克画展,以纪念她150周年的诞辰。其中,在赫尔辛基阿黛浓美术馆举办的画展规模最大。另外,南部海岸小城塔米沙里(Tammisaari)和位于西部海岸的瓦萨(Vaasa)将举办她的画展。

重新发现她的独创性

谢弗贝克一生共创作了约1000幅画作。在阿黛浓美术馆举办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谢弗贝克回顾展上,可以欣赏到其中将近三分之一的作品。展览也将包括一些曾激发过她灵感的艺术家的画作。比如,16世纪西班牙画家埃尔·格列柯(El Greco)的作品也将首次与她的作品一同展出。

“当然,谢弗贝克也曾受到过其他艺术家的影响。但是他们的影响很难确切界定,因为谢弗贝克将她从其它作品中得到的印象消化吸收,而后得出了自己的艺术成果。”西乌西马省博物馆(缩写为EKTA)馆长维萨•季里约(Vesa Kiljo)如是说。这座博物馆在南部海岸小镇塔米沙里举办了一个较为低调和私密的谢弗贝克永久性画展。1918至1941年间,谢弗贝克曾在此小镇居住。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中央艺术档案 / Kari Lehtinen       海伦•谢弗贝克: 《舞鞋》 (1939或1940年), 私人收藏。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海伦•谢弗贝克: 《红苹果》(1915年)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海伦•谢弗贝克: 《恢复期的病人》(1888年)

海伦•谢弗贝克: 《舞鞋》 (1939或1940年), 私人收藏。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中央艺术档案 / Kari Lehtinen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中央艺术档案 / Kari Lehtinen       海伦•谢弗贝克: 《舞鞋》 (1939或1940年), 私人收藏。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海伦•谢弗贝克: 《红苹果》(1915年)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海伦•谢弗贝克: 《恢复期的病人》(1888年)

海伦•谢弗贝克: 《红苹果》(1915年)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中央艺术档案 / Kari Lehtinen       海伦•谢弗贝克: 《舞鞋》 (1939或1940年), 私人收藏。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海伦•谢弗贝克: 《红苹果》(1915年) 		 		 		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海伦•谢弗贝克: 《恢复期的病人》(1888年)

海伦•谢弗贝克: 《恢复期的病人》(1888年)照片: 芬兰国家美术馆, 中央艺术档案 / Hannu Aaltonen 

“国内国外对她作为一位艺术家的尊敬与日俱增,其原因就在于对于她的独创性的认同。”季里约说道。

博物馆重建了她过去画室的一部分。那里陈列着曾出现在许多画作中的她的画架和摇椅。而那些电影,照片和信件也能让你一窥谢弗贝克的世界。当地演员和讲解员安内•英格曼(Anne Ingman)将饰演谢弗贝克。她也会出席2012年7月12日博物馆为画家诞辰举办的庆祝活动。届时,公众可以免费入内参观,并可品尝生日蛋糕。

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 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和谢弗贝克”

4540-schjerfbeck2_550px-jpg

1937年,海伦•谢弗贝克在塔米萨里的家中作画。照片: H. Holmström FNG/CAA/Coll. Gösta Stenman

那样的喧闹无疑会让谢弗贝克觉得惊恐不安。她的邻居们曾说过她是个害羞、内向的人。《独立报》曾这样描写她:“想象一下,弗里达·卡罗的写实作品从爱德华·蒙克的眼睛里投射出来,你就会开始明白这些作品了。

谢弗贝克的生活虽然不像卡罗那么富于戏剧性,却也历经坎坷。在童年的一次事故中,她摔伤了髋骨。从此,她便成了一个瘸着走路,并且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与疾病抗争的隐居者。她从未结婚,尽管曾经订婚,并且有过一段长时间的无果的友谊。她长年照顾自己生病的母亲——除了自己,母亲是她绘画的另一个主要模特。

谢弗贝克以自画像闻名。EKTA博物馆陈列了她在1878至1945年间的36幅绘画的复制品。“如今,我很少有力气作画,我开始画一幅自画像了。”她1921年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写道。“这样,不用担心找不到模特,虽然自己审视自己并不见得那么让人愉快。””

虽然她早期的自画像都是自然主义的,后期的那些却只是寥寥几笔风格化的挥毫。在另外一些人像作品中,比如《加利福尼亚人》和《吉普赛人》,人物的视线低垂或是转向旁边,似是而非地揭示了主人公的很多故事。

“她想要捕捉的是人的内在,而不仅仅是外表。”季里约说。
 

维弗•斯丹格(Wif Stenger)撰写,2012年6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