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设计的国度——芬兰

赫尔辛基是2012年世界设计之都,芬兰人和设计一向非常亲近。一起来加入我们的芬兰设计之旅吧!

阅读文章

芬兰人和设计非常亲近,设计已经成为大家日常生活中一个熟悉的部分。还在幼儿园里的时候,孩子们每天就会用到碗橱里摆着的那些阿拉比亚(Arabia)的餐具和依塔拉(Iittala)玻璃杯。芬兰人对这些设计品的来龙去脉都已了如指掌。在一些特殊的场合,餐桌上则常常会摆上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的萨沃伊(Savoy)花瓶。

真正的设计随处可见  

从建筑到城市规划到公共交通,乃至标示系统,设计无处不在。我们用玛丽梅科(Marimekko)的纺织品和阿泰克(Artek)的家具来布置家居。我们穿伊瓦纳赫尔辛基(IvanaHelsinki)、里尔(Ril’s) 或是蒂婀•万哈塔皮奥(Tiia Vanhatapio)设计的衣服,还有哈提(Halti)或鲁卡(Rukka)的休闲装。 在芬兰, 设计随处可见,然而通常只有在它缺失了,从而使日常生活变得不那么方便的时候,我们才会注意到它的重要。

芬兰是一个真正的设计国度,设计在芬兰已有很长的历史和传承。自1875年以来,芬兰设计就已在国际上有了知名度。上世纪五十和六十年代的芬兰设计大师们成功的要素又传给了为国际著名品牌工作的那些有创意,有热情的年轻一代的设计师们。

玛丽梅科设计的大胆的图案和环保的布料。玛丽梅科每年都会推出几十种新的纺织品设计。设计师们事先不会受到任何限制。相反,他们可以自由地创造,并把他们的经验和对时尚的理解反映到图案设计当中。© 2010 玛丽梅科公司

对于芬兰设计重要性的认识既是机构性的,也是全球性的。赫尔辛基商学院、赫尔辛基工业大学和赫尔辛基艺术与设计大学于2010年合并成了一个崭新的创新大学——阿尔托大学。2012年,赫尔辛基又将成为世界设计之都。新的创意不断在设计领域内涌现,并扩展到市场营销、传媒、服务、数字设计和社交媒体。

设计是一项高质量的文化输出。对于芬兰产品和希望在国际上脱颖而出的芬兰公司来说,设计也是一个日益重要的有竞争力的因素。国内和国外用户期待并信任芬兰原材料和产品的纯净和正宗,这些要素也为芬兰设计和产业的未来搭建了一个良好的起点。来看看我们很酷的北国之地,并感受一下我们对设计的热情吧!

2012年世界设计之都-将设计融入生活

2012年,赫尔辛基戴上了世界设计之都的桂冠。除了赫尔辛基、埃斯波、考尼艾宁、万塔和拉赫蒂也是今年设计之都活动的协办城市。国际工业设计协会每两年都会将世界设计之都的称号授予一个以设计作为其社会、金融和文化发展资源的城市。继意大利的都灵(2008年)和韩国的首尔(2010年)之后,赫尔辛基是第三个得到这一荣誉的城市。

2012年的活动日程包括了约300个项目,其中半数都是试图改善城市居民生活条件的长期发展型项目。“将设计融入生活”指的是将设计范畴从单一的产品扩展到各种系统和公共服务,比如保健。融入式设计也非常强调从规划和设计的最初阶段就注重用户的需求。

设计之都年活动汇集了从部委到大学,从私营企业到公共博物馆的广泛参与者。其目的是在芬兰和全球增加对于芬兰设计的需求,并改善那些参与城市居民的居住环境。

赫尔辛基设计区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是创意的聚集地。在一个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聚集了180多家设计商店、画廊、工作室、时尚酒吧、餐馆,以及设计型酒店。在一张特殊的赫尔辛基设计区地图上,你还可以找到设计博物馆,芬兰建筑博物馆和芬兰设计论坛的标记。

每年秋季,赫尔辛基设计周会吸引公众对于创意产业的关注,推广新的创意,并引导讨论。每年春天,由赫尔辛基艺术和设计大学组织的“艺术大师”活动会展示近届毕业生的作品。八月底的“艺术之夜”活动则吸引了全城居民前来观看表演艺术、展览、免费音乐会和许多其它活动。

链接:

World Design Capital Helsinki 2012
Design District Helsinki
Design Museum
Museum of Finnish Architecture
Design Forum Finland
Helsinki Design Week

将设计融入生活是赫尔辛基作为2012年世界设计之都一系列活动的的首要主题。赫尔辛基从一个广阔的视角来看待设计,设计贯穿于社会、经济和文化进步的所有进程当中。为了拍摄2012年世界设计之都的录像,大家聚集在赫尔辛基大教堂前。©2012年世界设计之都赫尔辛基

芬兰设计业

由设计师哈努•卡霍宁(Hannu Kähönen)领衔的Creadesign公司为图利基维(Tulikivi)集团设计了一系列新的壁炉。这些具有现代感,线条干净明快的滑石壁炉使用的是标准尺寸的模块滑石,并且符合最严格的微粒释放标准。

由设计师哈努•卡霍宁(Hannu Kähönen)领衔的Creadesign公司为图利基维(Tulikivi)集团设计了一系列新的壁炉。这些具有现代感、线条干净明快的滑石壁炉使用的是标准尺寸的模块滑石,并且符合最严格的微粒释放标准。照片:Creadesign

芬兰设计论坛(Design Forum Finland) 在芬兰和海外推广宣传芬兰设计,其职能包括举办展览、制作出版物、经营设计论坛商店、发送信息并且颁布奖项。芬兰设计论坛由1875年成立的芬兰手工与设计协会管理。这一协会在全球同类设计协会的历史悠久性上名列第二。

设计博物馆(即以前的艺术和设计博物馆)记载了设计的历史,管理着众多展品,并举办包括国际巡展在内的一系列展览。博物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它于1873年购进第一批展品,如今已拥有了3万5千件物品、4万幅画作和10万幅图片。位于赫尔辛基的侧重瓷器收藏的阿拉比亚(Arabia)博物馆,以及位于依塔拉(Iittala)和努塔亚勒维(Nuutajärvi)的玻璃博物馆也是设计博物馆的一部分。

芬兰玻璃博物馆位于赫尔辛基以北50公里处的里希迈基(Riihimäki),是一所侧重玻璃设计和介质历史的博物馆。其它收藏了芬兰手工艺和应用艺术的博物馆包括:位于首都以北270公里处的于韦斯屈拉市(Jyväskylä)的芬兰手工艺博物馆,以及在同一个城市的阿尔瓦•阿尔托博物馆。这位著名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事务所和住宅则位于赫尔辛基。赫尔辛基以西100公里处的菲斯卡斯(Fiskars)村是艺术和设计的中心,那里也会举办展览和活动。

芬兰拥有众多与设计有关的教育机构。成立于1871年的赫尔辛基艺术和设计大学是欧洲最好的设计学校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受尊崇的设计学校之一。如今,它已成为新合并的阿尔托大学的一部分。拉普兰大学的艺术和设计系则是芬兰北部设计教育的中心。在专业学院当中,最广为人知的是位于赫尔辛基以北100公里的拉赫蒂设计学院。

成立于1911年的芬兰设计师协会奥勒纳默(Ornamo)致力于推广芬兰设计师的作品。大约有2400名设计方面的专业人士都属于这一协会,其中包括工业和室内设计师,手工和织物艺术家,以及时装设计师。平面设计师们则有自己的协会,那便是成立于1933年的格拉菲亚(Grafia)。

链接:

Design Forum Finland
Design Museum
Aalto Universíty / School of Art & Design
Craft Museum of Finland
The Finnish Glass Museum
Alvar Aalto Foundation
Museum of Finnish Architecture
The Finnish Association of Designers Ornamo
Grafia,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Graphic Designers in Finland

哈努•盖霍宁(Hannu Kähönen): 重量级设计

工业设计师哈努•盖霍宁被芬兰艺术委员会授予艺术教授的称号。他也是Creadesign公司的创始人和总裁。卡霍宁以多才多艺而闻名,他的设计涵盖了从战略设计、企业形象到产品设计的各个领域。2009年,他获得了芬兰设计论坛颁发的卡伊•弗兰克(Kaj Franck)设计奖。

盖霍宁的作品包括阿博洛伊(Abloy)的门锁和钥匙、埃克塞尔(Excel)的运动杆和在赫尔辛基市内行驶的低底板有轨电车和公共汽车。盖霍宁喜欢运用设计为人人的概念,将易接近性和环保结合在设计过程当中。我们如何保证老年人能在自己家中生活得尽可能久一些?家庭护理服务需要些什么设备?高质量的设计为用户的安全和安康均作出了贡献。

在很长一段时期以来,盖霍宁的Creadesign公司致力于以设计为出发点的产品概念:为产业提供可以注册使用的未来品牌。其要素为可用性、可折叠性和回收性。盖霍宁的一项创新设计是用白桦胶合板制成的2F折叠椅。它可以从两个方向被折叠,每一面的颜色都不同。折叠后,椅子的厚度只有25毫米。一立方米的储藏空间里可以存放100张椅子。

他的另一项创新是格拉比(Klapi)桥。这种桥可以按长度(米)来购买,然后不用特殊工具就可以根据自己需要的宽度和长度在现场将一模一样的部件安装起来。格拉比桥的材料可以是石料、木料或塑料。这是一项真正具有环境可持续性的设计,使用的是经回收的或是当地的原材料,从而节省了不少用料。 (AK)

哈努•盖霍宁照片:丽萨•瓦罗宁(Liisa Valonen)

芬兰时尚:原创的和属于你的

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设计的阿尔托花瓶,亦称萨沃伊(Savoy)花瓶,是世界知名的玻璃设计品,也是芬兰设计的代表作。这个花瓶是为了参加1936年在卡勒胡拉-依塔拉(Karhula-Iittala)玻璃制品工厂举办的一次设计竞赛而设计的。2011年也是它诞辰75周年。之所以被称作萨沃伊花瓶,是因为它是阿尔瓦•阿尔托和阿伊诺(Aino)为1937年在赫尔辛基开张的萨沃伊餐厅设计的一系列设计品中的一件。

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设计的阿尔托花瓶,亦称萨沃伊(Savoy)花瓶,是世界知名的玻璃设计品,也是芬兰设计的代表作。这个花瓶是为了参加1936年在卡勒胡拉-依塔拉(Karhula-Iittala)玻璃制品工厂举办的一次设计竞赛而设计的。2011年也是它诞辰75周年。之所以被称作萨沃伊花瓶,是因为它是阿尔瓦•阿尔托和阿伊诺(Aino)为1937年在赫尔辛基开张的萨沃伊餐厅设计的一系列设计品中的一件。照片:依塔拉(Iittala)/阿拉比亚(Arabia)图库

芬兰的时装一向以其质量和原创性所著称。不用说,芬兰时装还具有功能性和抵御北欧严酷气候的作用。除此之外,芬兰的设计师们也喜欢尝试、创造与流行时尚无关的大胆设计。

芬兰的时装业正在经历一次迷人的转变。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新的设计师们推出了非常有意思的设计系列。而那些已经成名的设计师,比如沃奥谷•努麦斯聂米(Vuokko Nurmesniemi)、尤卡•林达拉(Jukka Rintala )、莉特娃-丽莎•伯赫亚来宁(Ritva-Liisa Pohjalainen)和莉特娃•法拉(Ritva Falla)等等也继续在时装舞台上大展宏图。

芬兰当代时装设计师的共同之处是,他们的设计并不是为了适应普罗大众的品位。相反,这些服装是为那些具有非常强烈的风格意识的人设计的,设计的重点可以是环境可持续性、街头时尚,或是经典雅致。

如今,回收利用已成为主流趋势。Globe Hope便是这一领域的领头企业。古董衣装饰品也给许多设计师和小品牌带来了灵感。崇尚经典设计的设计师包括:住在巴黎的安娜•若霍宁(Anna Ruohonen),派伊维和安娜•哈克西洛朵姐妹(Päivi and Anna Haaksiluoto)、纳奥拓•尼多米(Naoto Niidome)和他的独家设计、主攻男装设计的安西•杜柏宁(Anssi Tuupainen)。另外,具有与众不同的独特创意设计的设计师还包括:托马(Tuomas)和安娜•莱蒂宁(Anna Laitinen)兄妹 、林奈•尼倪考斯基(Rinne Niinikoski)组合、街头时尚的奇才达尼尔•巴里洛(Daniel Palillo)、汉娜•萨仁( Hanna Sarén)、蒂婀•万哈塔皮奥(Tiia Vanhatapio)、宝拉•苏霍宁(Paola Suhonen)的伊娃纳赫尔辛基以及玛丽梅科公司的米卡•比拉宁(Mika Piirainen)。

芬兰也有不少致力于鞋子和配件的设计师。亚内•拉克斯(Janne Lax)的St Vacant鞋子品牌尊崇手工艺的传统。位于伦敦的朱丽娅•伦德斯坦(Julia Lundsten)是一位国际知名的鞋子设计师,并于2007年获得了芬兰设计论坛的年度青年设计师大奖。明娜•巴黎卡(Minna Parikka)则以其充满了上世纪50年代魅力的鞋子和皮包著称。萨娜•刚朵拉(Sanna Kantola) 和布鲁诺•布格兰德(Bruno Beaugrand)为路觅配饰(Lumi Accessories)设计皮包和配件。维勒娃•劳诺(Virva Launo)为玛丽梅科设计翻新的包袋系列。维勒•莱贺蒂宁(Ville Lehtinen)则打造了Outo Wear品牌手工编织的帽子和包袋。叶妮•阿赫提爱宁(Jenni Ahtiainen) 为gTIE系列所设计的男式围巾、宽领带、衣领和领圈配饰均是不同寻常的设计作品。(AV)

伊娃纳赫尔辛基 (IVANAhelsini)注重有关企业道德方面的考虑,而且服装都在芬兰制造。从左至右:奈莉(Nelly),佩格(Paige) 和莉丝(Reese)正在展示2010年的设计系列。©伊娃纳赫尔辛基 (IVANAhelsini)

宝拉•苏霍宁:符合企业道德和生态需要的选择

芬兰的时装品牌伊娃纳赫尔辛基(IVANAhelsinki)是一个家族企业,由时装设计师宝拉•苏霍宁管理,妹妹比勒约(Pirjo)做市场营销。这一品牌是一个具有洞察力的混合体,它结合了斯拉夫式的忧郁、浪漫的民族风、抽象派还原艺术家的北欧传统风格、引人注目的印染图案以及对传统的尊崇。

伊娃纳赫尔辛基重视符合企业道德和生态的选择。衣服和配饰采用天然原料,是在芬兰手工制作的设计工作室的作品。伊娃纳赫尔辛基也是第一个在2007年巴黎时装周上崭露头角的新一代芬兰时装品牌。2011年,它又成了第一个以自己的时装秀参加纽约奔驰时装周的芬兰时装品牌。作为一名设计师,宝拉•苏霍宁的品牌标志是独创、强劲、形象的视觉元素和摄影般的表现方式。 (AK)

宝拉•苏霍宁’©伊娃纳 赫尔辛基

应用艺术和工业设计

使不可能变为可能:哈里•考斯基宁(Harri Koskinen)的获奖作品冰块灯看上去就象是一个安置在冰块中的灯,1996年刚一问世就立刻成了设计经典。200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将其纳入馆藏当中。

使不可能变为可能:哈里•考斯基宁(Harri Koskinen)的获奖作品冰块灯看上去就象是一个安置在冰块中的灯,1996年刚一问世就立刻成了设计经典。200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将其纳入馆藏当中。照片:依塔拉/阿拉比亚图库

芬兰应用艺术扎根于强大的本国传统和实体文化。1875年成立的芬兰手工和设计协会积极地在全球的展会和重要竞赛中提供了一个处理教育和国际事务的平台。

上世纪30年代的世界博览会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展会后,阿尔瓦•阿尔托在国际媒体中成了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米兰三年展则推出了国家级偶像塔皮奥•维卡拉(Tapio Wirkkala)、蒂莫•萨勒拔内瓦(Timo Sarpaneva)、安帝•努勒迈斯涅米(Antti Nurmesniemi)和 奈尼•斯蒂尔(Nanny Still)。玻璃设计也赢得了特别引人注目的国际知名度。如今,这一传统仍由依塔拉等公司传承延续着。

50年过去了,时光流逝,人们的需求也发生了改变。然而,对这一特殊历史的回忆能让我们更容易理解为何芬兰人依然与设计有着如此紧密的联系。仅仅在赫尔辛基大区就有着约1万名设计专业人士,设计密集型的公司则有11万至20万家之多(其数量根据定义不同而有所变化)。

工业设计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了一个不被注意,却又无所不在的角色。有人设计了我们使用的手机和电梯,有人设计了我们看得见的公共交通标志牌。未来,设计师们面临的挑战将不仅仅与可持续的发展有关,而且将与服务设计密切相关。

主要的工业设计潮流先锋包括诺基亚、通力电梯、美卓(Metso)、菲斯卡斯(Fiskars)、依塔拉(Iittala)、罗科拉(Rocla)、颂拓(Suunto)以及维萨拉(Vaisala)。芬兰公司不断地在将设计整合进他们的经营当中。从芬兰最重要的设计竞赛-两年一度的芬尼亚(Fennia)设计大奖赛中就可以看出端倪。参赛的有活跃的工业设计公司,比方说Creadesign、ED-Design、Linja-design和 Muotohiomo,也有公司内部的设计部门,比如Palodex、罗科拉和颂拓的工作人员。

设计奖使得工业设计师们更为知名。不然的话,他们也许会一直默默无闻。这里有几个典型的例子:获得2009年卡伊•弗兰科设计奖的艺术教授哈努•卡霍宁,芬兰设计师协会奥勒纳默评选出来的2010年工业设计师奖获得者——五角设计公司(Pentagon Design)的阿勒尼•阿若马(Arni Aromaa)和绍立•索美拉(Sauli Suomela)。

手工和应用艺术在芬兰也是深受尊敬的传统。艺术上的实验和探索通常是先于工业创新和批量生产的一个重要阶段。芬兰的陶瓷和玻璃艺术具有很强的当代性。陶瓷艺术家包括基勒希•吉维未塔(Kirsi Kivivirta)、娜塔丽•拉赫登麦基(Nathalie Lahdenmäki)、海尼•里塔呼贺塔(Heini Riitahuhta)和奇姆•西蒙森(Kim Simonsson)。玻璃设计师则包括阿努•彭地宁(Anu Penttinen)、哈利•考斯基宁、马勒古•萨罗(Markku Salo)和奥伊瓦•托伊卡(Oiva Toikka)。

作为阿拉比亚艺术部门社团,1793年成立的著名的努塔亚勒维玻璃吹制村,以及1881年成立的依塔拉公司的成员,一群充满活力的陶瓷艺术家们依旧在用手工制作日常使用的器皿和玻璃制品。除此之外,芬兰各地还有不计其数的小型设计工坊,就连最北面的拉普兰地区也有分布。

延续当地传统和注重选材是手工专业人士的特点,比如那些从属于奥勒纳默和芬兰艺术家及设计师协会TAIKO的艺术家们。特别是年轻设计师们,他们在保留传统的同时,也在探索大胆新颖的方式和途径。比如MIE,一群在罗瓦涅米的纺织品艺术家们,还有Anteeksi和Design Migration等设计师团体。各种年龄层次的芬兰设计师们在深深扎根于本国文化的同时,都在积极地寻找新的影响力,并且频繁地出现在诸如东京和纽约设计周活动等国际舞台上。(AK)

设计领域的世界公民:哈里•考斯基宁

Friends of Industry有限公司的创始人 - 工业设计师哈里•考斯基宁以他为一些著名品牌所设计的流线型产品而闻名。这些品牌包括三宅一生、Magis、Montina、Venini、Oluce和Design House Stockholm。他最早期的设计作品之一 ——1996年设计的冰块灯已经被纽约现代美术馆收藏。为Montina设计的Muu椅子使得他赢得了2004年意大利的金罗盘(Compasso D’Oro)设计大奖。考斯基宁为真力(Genelec)设计的低音音箱获得了2009年的芬兰最高设计奖项芬尼亚设计大奖。2009年11月,考斯基宁又凭借他在设计领域内的成就获得了全球最大的设计奖——Torsten and Wanja Söderberg设计奖,奖金额高达1百万瑞典克朗。

这一系列荣耀后面的设计师到底是何方人士呢?哈里•考斯基宁出生于芬兰中部乡村一个名叫卡勒斯图拉(Karstula)的地方。当他还是拉赫蒂设计学院的一名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在设计竞赛中第一次获奖。1996年,他前往以玻璃制品著称的努塔亚勒维村担任夏季实习生。这也是他和芬兰依塔拉公司合作的开端。他最新的吹制玻璃系列制品Artworks九月份在伦敦100%Design和2009年东京设计周上进行展出。然而,玻璃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多产而多才多艺的考斯基宁也用塑料、钢材和纺织品来挑战自己。比方说,他为玛莉美歌设计的得奖图案也被用来制作墙纸。考斯基宁的鲜明特色便是独特、功能性和通常是极简主义的设计。他将日常生活中的审美发挥到极致,并且加入了永不过时的高雅风格。(AK)

哈里•考斯基宁照片:依塔拉/阿拉比亚图库

商业艺术和平面设计

亚宁•瑞维尔(Janine Rewell)是Agent Pekka插画公司中许多名出色的芬兰年轻平面设计师中的一员。这一为阿德里亚公司(Atria)设计的作品名为“感觉很棒的图案”。

亚宁•瑞维尔(Janine Rewell)是Agent Pekka插画公司中许多名出色的芬兰年轻平面设计师中的一员。这一为阿德里亚公司(Atria)设计的作品名为“感觉很棒的图案”。照片:Agent Pekka

芬兰正在经历平面设计的繁荣时期。插画、字体设计、数字领域和公司形象都是平面设计施展才华的领域。平面设计可以很容易地以互联网进行推广,网站和博客使得平面设计公司得以接触到全球的受众。许多芬兰的平面设计师们都居住在国外。

芬兰平面设计风格通常融合了东方和西方的文化传承,如今已经开始有所突破。克劳斯•哈拔聂米(Klaus Haapaniemi)的插画具有瑰丽的想象力和富有装饰感的细节,在国际上已经颇有知名度。同样, 萨娜•阿努卡(Sanna Annukka)则回溯到芬兰的民族史诗《卡勒瓦拉》和芬兰民间传说中寻找灵感。居住在阿姆斯特丹的古斯塔•萨克西(Kustaa Saksi)和住在巴塞罗那的皮埃塔力•波斯蒂(Pietari Posti)均是将强劲线条和奔放色彩运用得得心应手的大师。萨米•高勒代麦基(Sami Kortemäki)是字体设计专业公司Underware的创始人之一。插画公司Agent Pekka内则涌现了许多芬兰平面设计的高手。

高品质的商业艺术公司有致力于公司形象的Dog Design和Hahmo Design。Tango Helsinki则涉猎从包装设计、品牌形象到战略设计的各项领域。泰姆•苏维阿拉(Teemu Suviala)和安帝•辛古拉(Antti Hinkula)的Kokoro&Moi公司则同时吸引了来自芬兰国内外的客户。(AV)

游戏还在继续

阿兰•维克(Alan Wake)是一个心理惊怵动作冒险电子游戏,它由Remedy Entertainment公司设计,由微软游戏工作室专为Xbox 360发布。

阿兰•维克(Alan Wake)是一个心理惊怵动作冒险电子游戏,它由Remedy Entertainment公司设计,由微软游戏工作室专为Xbox 360发布。

芬兰游戏业的历史较短,然而却非常精彩。芬兰第一家游戏公司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其它大多数现存的游戏公司直到2000年之后才陆续成立起来。如今,芬兰有50多家积极参与游戏开发的公司。2008年,游戏业的营业额约为8千7百万欧元。

游戏业内富有才华的设计师们不断地推出独特的创新。取得过国际性的突破有诸如Remedy Enterprise的Max Payne系列动作游戏,也有象Sulake公司制作的哈宝旅馆(Habbo Hotel)之类的互动游戏。芬兰人也以3D方面的设计技能而闻名世界。

而未来的游戏经典目前正在设计阶段。行业人士不断在猜测下一个芬兰的经典游戏会出自何处。除了之前提到的那些公司外,以下这些公司也是值得关注的:Bugbear、Digital Chocolate、Frozen Byte、Housemarque、Mr Goodliving、RedLynx、Rovio Mobile(设计愤怒的小鸟的公司)和Sula Labs。

当然,芬兰也是诺基亚的故乡。手机游戏的制作量几乎和电脑游戏以及游戏机游戏在整个游戏业中占的比重相等。网上游戏的市场份额较小,但也在增长当中。最为关键的是,游戏业和它的各种分支行业是芬兰逐渐增长的服务设计行业的一个重要部分。

比如,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资助包括游戏业公司在内的创新型公司的产品开发活动。而Neogames则组织培训,研究,国际交流和宣传。(AK)

Sulake集团的Habbo Hotel是世界上最大的青少年虚拟社区。每周,全球数以百万计的青少年们都会去访问当地的Habbo社区。© Habbo Hotel

链接:

Play Finland

强大的家具设计领域

 艾洛•阿尼奥于1963年设计了球椅,并于1966年在科隆的国际家具展上进行展示。他的设计获得了巨大成功,标志了艾洛•阿尼奥进入国际市场的起点,也是他的纤维玻璃设计品系列的开端。球椅最近的改良版则添加了一些辅助功能,比如音乐和MP3播放器的结合。

艾洛•阿尼奥于1963年设计了球椅,并于1966年在科隆的国际家具展上进行展示。他的设计获得了巨大成功,标志了艾洛•阿尼奥进入国际市场的起点,也是他的纤维玻璃设计品系列的开端。球椅最近的改良版则添加了一些辅助功能,比如音乐和MP3播放器的结合。 照片:艾洛•阿尼奥设计公司

家具是芬兰设计最强的领域之一:艾洛•阿尼奥的球椅和糖果椅、阿尔瓦•阿尔托的三脚凳和Paimio椅子都是在海外享有盛誉的芬兰家具代表作。芬兰设计的优势在家具设计上也显而易见,比如对材料的熟知和掌握、功能性,以及清晰正规的设计语汇。阿尔托在20世纪30年代的那些设计作品依然受到欢迎。依勒马里•塔皮奥瓦拉(Ilmari Tapiovaara)和其他设计师们在20世纪50和60年代所设计的家具也仍在被继续制造和销售。

然而,芬兰也涌现了正在创造21世纪家具的富有才华的新一代设计师们,比如蒂莫•黎巴帝(Timo Ripatti)、安帝•高帝莱宁(Antti Kotilainen)、米高•拉克宁(Mikko Laakkonen)、以勒卡•素帕宁(Ilkka Suppanen)和泰勒西•杜奥米宁(Terhi Tuominen)。哈利•考斯基宁的Muu椅子几年前获得了享有盛誉的金罗盘设计奖。

木材依旧是重要的原料。同时,技术上的创新也带来了结构和样式上的新的可能性。胶合板可以用新的方法进行压制和弯折。用薄层制作的结构既坚固又几乎透明,比如约谷•卡勒卡伊宁(Jouko Kärkkäinen)设计的声学墙壁部件。经过热处理之后,芬兰的木材可以被强化,并且防潮。

环保现在也成了家具设计中的一个考虑因素。原材料来自当地,这样可以更为生态化地管理制造环节,并且也考虑到产品的生命周期。杜阿特(Durat)以回收塑料制造的材料适合用来制作薄层结构,比如爱娃•利索维乌斯(Eeva Lithovius)设计的桌子和凳子。快速生长的竹子也在当地木材当中占了一席之地。一个环境设计方面的极端例子是萨姆里•纳曼卡(Samuli Naamanka)的Compos椅子,它是用从亚麻和玉米糖浆中聚合的100%可生物降解的天然纤维制成的。椅腿用的是可重复利用的钢。 (AV)

艾洛•阿尼奥——形式的大师

出生于1932年的艾洛•阿尼奥是芬兰最著名的仍在工作的设计师之一。每个人都记得球椅、糖果椅和小狗椅。它们都具有醒目的形状、具有冲击力的色彩、玻璃纤维、丙烯酸塑料和原创的构思。1963年推出的球椅标志了阿尼奥的第一次国际性成功。2008年,当他获得了芬兰的卡伊•弗兰科设计奖和意大利的金罗盘设计奖之后,知名度也随之大幅提高。他也是第三个获得意大利金罗盘奖的芬兰人。

阿尼奥的作品留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典型的斯堪的纳维亚设计风格。他的设计具有不同寻常的丰富的形状、色彩和惊奇。然而,在这些设计的背后却埋藏着深厚的北欧功能主义和实用主义的风格。糖果椅的形状极其适合坐着。泡泡椅看上去就象一个吹出来的肥皂泡,就是这样巧妙的简单。形状和材料并肩齐驱,木头、塑料、丙烯酸塑料和纤维玻璃类的材料使得这样的形状成为可能。反过来,形状也决定了何种材料可以被用于生产制造。

步入老年的阿尼奥依然充满了创意。他的设计过程很迅捷,能够为每次展览都提供新的产品。近年来,阿尼奥注重于照明设计,通过在形状方面的创意给大家带来令人惊喜的创新。阿尼奥了解生产技术方面的新老方法,尤其是塑料的生产。并且,他了解如何才能用尽可能节约,而又不降低质量或是牺牲形状的方式来制造一件产品。 (AV)

埃拉•考莱麦能(Aila Kolehmainen)和安耐•维伊诺拉(Anne Veinola)撰写于2010年,2012年2月更新